【古韻仍新】願我能愈愛祢,我主基督

13

◎李粕

曾經有個人詢問耶穌,律法的誡命中何者為大?人子引用舊約回答:「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申命記6章5節)並在「愛人如己」之後,指明其中相當重要的意義:「這是律法和先知的總綱。」(馬太福音22章36~40節)這意味著向來讓人聯想起公義、教條的律法,最為核心的卻是人們朗朗上口的愛;使徒又加以補充,兩者不但不相悖,而且相合(羅馬書13章9節、加拉太書5章14節)。

◆兩個盲點

若有人認為律法和愛相悖相斥,那麼至少反映了兩個盲點,其一是我們對神藉著摩西所傳的律法並不熟悉,或因新約恩典的緣故持否定態度。我們當中少有人知道摩西律法蘊含了許多直到今日仍讓人嘆服、難以望其項背的要求,如對窮苦人的慈憐(利未記23章22節)以及新婚者的體恤(申命記24章5節),逃城本身更反映出對例外事件的處理原則(民數記35章),就是對今日政治不正確的奴隸,也有相當寬宥的規定(申命記15章),對王權的約制乃是對全民權益的保障(申命記17章14~20節),凡此種種,都顯出神向著屬祂子民的心意。是的,我們固然無法靠著律法得以稱義,但我們仍不能否定律法仍是聖潔、公義,是神藉著摩西傳給人的(約翰福音1章17節)。

另外一個盲點,是我們對「愛」這個主題的認識,並不是以聖經為基礎。這個極為重要的真理,已然被這個世界扭曲、誤用,雖然部分性質仍與聖經所論及的「愛」有些重疊,但整體來說,這世界宣揚的愛不僅在對象、範圍方面渺小得可悲可憐,人們對「愛」的認知與占有、放縱情慾其實沒有太大的差異。而遺憾的是,我們竟不假思索地以為彼此使用同樣的語彙,傳達的就是同樣的意涵。當然今日基督教也不只有這個主題遭到變更,犖犖大者如「信心」、「福音」,皆有了新的解釋,凡此種種都讓今日基督教有了截然不同的風格,迥異於臣服於古舊十架之下的基督身體,這新的樣貌無疑地將讓歷代聖徒感到陌生。

◆古老的詩歌

有些詩歌仍然本著聖經啟示、保留了純正的道理,堅守在詩歌本的一頁,等候著有人同感一靈,同頌共鳴。美國作家伊麗莎白.普羅蒂絲(Elizabeth Prentiss,1818~1878年)作詞、威廉.霍華德.杜安(William Howard Doane,1832~1916年)作曲的〈願我能愈愛祢,我主基督〉(More love to thee, O Christ)這首詩歌,激發我們省思這最大的誡命。

首先吸引我們的是「願我能愈疼祢,我主基督」,這不僅是對基督的愛慕,更提醒我們基督徒成聖的道路、生命乃是個過程,對真理的領略也是漸進的。

同樣地,對主的愛也有不同,相比於人子捨命的愛,我們的愛乃是會逐漸累積而深入,初信主的人與在基督裡成熟者對主的愛,有所差異誠屬自然,只是我們在基督裡蒙恩的,總盼望能夠「懇求無離,愈久能愈疼祢」。

◆愛大赦免也大?

論到我們對主的愛,和合本路加福音有個標題很感人「愛大赦免也大」,好像說我們多愛主,就多蒙赦免。然而就內文、順序、因果而言卻不是如此,這個標題剛好與內文是相反的,乃是「赦免多,愛多」。我們所以愛主,乃是因主先愛我們(約翰一書4章19節),先立下了赦罪之恩,不堪的我們得了這極大的愛、蒙了這不配的赦免,一如使徒深願我們所明白的(以弗所書3章18節)。所以我們雖然表明「早我擒住世間,安樂得意」,雖然同意「世間雖有艱苦、憂悶、煩擾」,雖然承認「氣力衰弱,吟詩細聲」,卻因所得的恩、所蒙的愛,藉〈願我能愈愛祢,我主基督〉這首詩歌表白愛主的心,且深願愛主更深。

 

〈願我能愈愛祢,我主基督〉

1.願我能愈愛祢,我主基督,

跪落祈禱謙卑,求祢賜福,

我心懇求無離,愈久能愈愛祢,

能愈愛祢,能愈愛祢。 

2.昔我擒住世間,安樂得意,

今我願放各項,專心尋祢,

儆醒祈禱無離,愈久能愈愛祢,

能愈愛祢,能愈愛祢。 

3.世間雖有艱苦,憂悶煩惱,

義人有主可靠,歡喜讚美,

我心吟詩無離,愈久能愈愛祢,

能愈愛祢,能愈愛祢。 

4.雖莽氣力衰弱,吟詩細聲,

我心猶原勇敢,跟祢來行,

迫切祈禱無離,愈久能愈愛祢,

能愈愛祢,能愈愛祢。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