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至微小者的依靠

◎張嘉芳(樂山教養院院長)

「家」是一個人最初的記憶,生命開始的地方。過節期間,大家南來北往返鄉與家人團聚,許多人回到故鄉,或是出生地,找尋童年的記憶,搜尋成長的軌跡。隨著年紀漸長,歲月流逝,也有許多朋友,在長輩逐漸凋零的過程中,感慨再無娘家或婆家可回;映照著熱鬧的過節氣氛,難掩心中幾分孤單的失落。

在樂山,過年是大事,多數孩子會由家長帶返家,對長年在機構生活的孩子而言,是一年之中與家人共度最久的一個假期,意義非凡。因此,對大部分的院生來說,過年都是期待又快樂的一件事。然而,在130個院生之中,每年總仍有為數20多位院生,因為各種因素無法返家而留在樂山過年。其中有的是因為父母家人已年邁或行動困難;也不乏是雙親已離世而舉目無親者。當然,還包括幾位從小無依,設籍在樂山,由樂山照顧長大的孩子。小雅即是其中之一。

雖然沒有家,但這幾年小雅的生命持續不斷地進步,在樂山是有目共睹的。她擅長畫畫,從畫畫的過程中得到許多快樂與鼓勵,也逐漸有面對自己限制的勇氣與自信;匯集大家對她特別的關愛,她也善於關心別人;去年在高雄參加籃得好天天比賽中甚至得到女子組定點投籃冠軍。一連串的經驗與超越,都鼓勵著她日日朝成長與成熟的方向邁進。

孩子的心,單純而直接,有別於往年的是,今年,在過年前小雅首次主動表達了希望有人可以帶她回家過年的期待……,讓身為照顧者的我們不免驚訝!對於過去不曾發生的情況,雖然心中有許多的不解與疑問,與她細談溝通後才有了進一步的了解。確實,對多數較重度的心智障礙者而言,對這樣的氛圍沒有太強烈的感受與反應;但是,對於認知程度稍好一些的小雅而言,看著同伴們興奮返家,在院內過年,卻成為孤單無伴、興奮與冷清的強烈對比。幾經討論,樂山可愛又用心的工作人員,認真地計畫且回應了孩子最真實的想望,經過家人的同意後,安排了小雅數天的年節假期、輪流接待小雅到故鄉家中作客旅遊。一如聖經中所言:接待那至微小的客旅!

換個角度想,樂山,可以說是小雅最棒的家,不單單是院內的硬體房舍或院區設備;更重要的是有看著她一路成長與轉變,與其說是樂山的同仁,不如說是陪伴小雅成長,亦師亦友且總是給予支持和愛的老師們,從小教導支持她,更在她需要的時候,回應與幫助她。

感謝神賞賜如天使般的院生與工作同仁,讓人感動的故事,日日在此發生,因著愛與關懷,讓樂山成為最喜樂且值得令人驕傲的地方。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