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動天國的樂音--懷念侯龍國老師

有人問我當指揮有何條件?我的回答是「瘋狂」,你看看我是怎麼瘋狂的!

侯龍國老師
侯龍國老師

傳唱永恆美妙樂音

◎陳治仁

去年11月24日感恩節當晚,在台北中山長老教會擔任超過33年聖歌隊指揮的侯龍國老師,結束在世間的任務,進入與神同在完全的上帝國。
2016年12月1日上午,中山教會擠滿了感念他的朋友,榮光聖樂合唱團、空大合唱團台北中心都以無指揮的方式,以猶如老師同在的默契,將詩歌化為馨香的祭,獻給侯老師所愛的主。禮拜中,教會特別贈送家屬「如鷹展翅」的雕塑,表彰侯老師在

中山教會的服事,雕像引人想起老師指揮時的英姿。
對我來說,侯龍國老師幾乎和榮光聖樂合唱團畫上等號。我和侯老師接觸,可以從台灣1980年代的頌音合唱團開始說起。榮光合唱團未成立前,台北教會界有兩個跨教會的YMCA合唱團,一是鄭錦榮牧師指揮的彌賽亞合唱團,一是許斌碩牧師在濟南教會青少年團契培養的「小頌音」發展而成的頌音合唱團。彌賽亞合唱團以年底唱韓德爾神劇《彌賽亞》聞名,頌音合唱團則是以和聲細緻的聖詩著稱。
一次侯老師邀請頌音和榮光一起辦音樂會,我初次和他接觸。接著他便邀請我在國家音樂廳演唱孟德爾頌神劇《以利亞》中男生重唱的角色。
侯老師的指揮人生得從台南神學院說起。他原就讀輔大哲學系,大一時到南神參加為期10天的「指揮司琴音樂營」,就在這個音樂營,他的生命經歷徹底的改變。
畢德生說得好:「恩賜,是上帝給的任務。」門徒生命由神掌權,什麼都是神所賞賜,藉著事奉發揮恩賜。。
上主透過侯老師的生命清楚顯現神帶領人的方式。一粒麥子死了,才有成千上萬的麥子生成,因為侯老師順服聖靈帶領,如炭火般燃燒,他的生命帶來的影響,讓我們看到萬事互相效力,要讓愛神的人得益處。聖靈藉著帶領侯老師這種「被動的主動」,讓教會在敬拜上建立敬畏的服事態度,以他舞動的雙手在社區中傳揚聖樂的豐富。
告別禮拜裡,好朋友王大闢牧師說到侯龍國老師的軼事。1987年10月24日禮拜六,琳恩颱風造成台北民生社區大淹水,第二天10點開始禮拜時,侯老師還沒到,當時王牧師心裡想,可能要由他指揮獻詩了。沒想到10點5分,看到侯老師走進會堂,身上穿了一件運動服,脖子之下都濕掉了,西裝則放在頭上,「原來他是游泳來的。」那次以後,聖歌隊沒有任何人再抱怨他練唱時那種不盡人情的嚴格要求。
侯龍國老師從哲學領域走上指揮之路,帶領台灣認識聖樂的豐富。30多年來,侯老師指揮過許多合唱團體,獻唱大約80部合唱曲,以聖樂為主要,曲目從彌撒曲、清唱劇、感恩曲、頌歌、安魂曲、經文歌、尊主頌、詩篇到神劇,神劇占了10部,都是指揮榮光聖樂合唱團。
侯老師曾自白當指揮要「瘋狂」,那種「瘋狂」我真是心有戚戚焉。大二的時候,我每週唱3個聖歌隊、指揮4個合唱團,這些團體有一週需要練兩次、三次。製作台語聖詩全集的時候,連三個月,每個月20天,從早上十點錄音到半夜兩點,真的,就像使徒行傳裡所說的聖靈像火焰般充滿我心,讓我持續努力了一輩子。
侯龍國老師的心,在我們這個時代的舞台,在中山教會的禮拜當中;侯龍國老師的手,繼續舞動著,讓聖靈帶領你我邁向天國,傳唱那永恆美妙的樂音。

瘋狂指揮家

口述◎侯龍國

記錄◎張景峰

有人問我當指揮有何條件?我的回答是「瘋狂」,你看看我是怎麼瘋狂的!
1.「瘋狂」蒐集合唱譜
買的、要的、送的、借的,臉皮很厚,累積好多箱,至今買譜仍是最大樂趣,可以給不同團體不同曲目而不太會重複。為了買一套英文音樂套裝字典(Groove’s Dictionary),縮衣節食存了1400元,錢匯去公司卻倒了。生氣又無奈,又再花了一年重買一套,現在還很好用。在威斯敏特合唱學院(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上指揮課時,還讓圖書館的影印機因大量影印而過熱當機。最後一天,在晚上10點最後一個走出大門時,迎向我的就是滿天的星星。
2.「瘋狂」參加唱歌團體
教會聖歌隊、校園團契、校內外合唱團等平均4個團,輔大4年都住校,家人不知道我每天都在弄合唱和指揮,也在國內外繼續進修指揮的課程。有時回想起來,真是對不起哲學系系主任。
3.「瘋狂」聽音樂會
很多是免費的,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中壢演奏廳大阪少年少女合唱團的演出。因為贈票被索光,門房關上鐵柵門,我只好垂頭離開,可是覺得不甘願也不死心,又再返回入口,進寶山豈可空手而回?拿出跪求少林寺大師收徒的精神跟門房纏上了。我說我從新莊來中壢,從車站走到這裡,不知道是索票進場所以沒有提前預備,可是我真的喜歡這場音樂會,一定要聽,也會認真聽,就是不走。隔著鐵門柵欄,表現萬丈豪氣,再不開門我就真的要跪了。後來門真的開了,我也認真聽完整場,感受來自日本關西綠油油的大阪風光。從此養成每一場音樂會筆記有關指揮、詮釋的感受與心得,未曾改變。
4.「瘋狂」練習視唱(Sight-Reading)和音準(Pitch)
從小沒機會接觸音樂,除了現在還記得的日本兒歌,就是教會的少青團契,唱唱聖歌、康樂歌曲、台語聖詩等,一下子要擔任指揮,看譜、讀譜、拍子、音準不好怎麼成?我就用兩個禮拜時間把台語聖詩523首從頭到尾四部都唱一遍,等於唱了2000首的歌。為了要快,把一首歌定位3個基本音Do、Mi、Sol的首調唱法的位置另加8度,基本上四聲部每一聲部差不多是一個8度的音程,差距大,特殊的多留意幾次即可,所以短時間進步很快。「吃碗內看碗外」,視唱就要這樣,指揮亦同,嘴還在唱第一個音,眼睛就向後幾個音去了,至少以一小節為基本單位練習,不如此就做不好呼吸、拍長、節奏、強弱、線條及咬字。這些練習對後來的管弦樂、總譜的視譜有很大幫助。由此看來,大學才開始學習也不會太慢,學音樂Never Late!
如何才能確定我的音是準確的呢?我土法煉鋼,把會唱的歌全換成唱名,從〈造飛機〉到〈國歌〉,從〈滿江紅〉到〈祢真偉大〉,每一首歌都這樣子唱,一方面訓練耳朵聽力,一方面練拍子、練指擇、預備拍、速度、強弱等,一邊走一邊比一邊唱,還可以暫停在原地!
我跟鄭錦榮牧師曾經凌晨一點鐘在貴德街口比劃指揮,月光照耀著舞動的身影,星星閃爍著輕盈的節奏,橫飛的口沫飄灑在寧靜的夜裡!
5.「瘋狂」轉成大膽,臉皮增厚
在猶他州洛根讀州立大學時參加學校合唱團,只有我一個東方人。有一次聖誕節要唱《彌賽亞》,彩排時我很大膽跑去跟指揮請求讓我指揮一下哈利路亞大合唱,當時他沒有正面答覆我。一首接一首彩排下去,等到唱這首曲子時,他突然停下來,介紹我這個來自台灣的小伙子,然後把指揮台讓給我。這是一生中第一次面對管弦樂團和三個合唱團聯合的大合唱,我緊張興奮的心情全寫在臉上,我告訴他們我的期待,結束時,所有團員給的掌聲讓我感謝,在以後的日子裡,也不忘給其他指揮溫暖響亮的掌聲。
除了學校合唱團,自然也去教會詩班。我去的第二年,牧師忽然問我願不願意指揮詩班?我很快答應,也不管自己英文行不行(前3個月肢體語言比較有用),不管有沒有了解美國人的習慣、方式,不管自己指揮技術是否夠用,就上台了。之後才知道有好幾個團員是可以自組樂團巡迴演唱的高手,初生之犢去指揮美國人的詩班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漸漸也得到他們的認同與支持。完成聖誕節禮拜的《彌賽亞》時,全體會友送我一盆花,是用美鈔編成綠葉的錢樹及團員的個別照片卡,這份特別的聖誕禮物來自他們的愛和肯定。
(摘自〈樂府春秋──從哲學走向指揮──侯龍國〉,2005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