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論述世界中自我反詰

科技的日益更新、網路傳播的發達,為我們帶來資訊流通的便利;新型態的網路社群蓬勃發展,其中網路媒體更是如雨後春筍般興起,一般民眾若是想要發表意見,早已不像過往那般困難。
網路媒體的自由發聲、低成本發言、高效率傳播,無形中也成為了當代社會,不斷在說話(論述)的特色,這也反映在社群平台上因特定議題迅速聚集鉅量的資料。人們隨著不同議題,迅速聚集、迅速發言,然後再隨著一個個議題的發生與結束,留下鉅量資料。
最近世界各地因為假新聞和仇恨言論在社群網路的快速擴散,進而衍生許多社會問題。例如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就有民眾成立假新聞網站,結果靠著流量,賺進大筆現金、影響選情。許多國家政府正在研擬對策要立法規範網路的不當言論,台灣則是在3月20日由政務委員唐鳳提議,要與臉書等社群網站合作對抗假新聞。
社會開啟不斷說話的過程中,最重要的精神意涵在於我們開始找回個體存有的事實,毋須受到外力壓迫或政治正確說出符合官方立場的話語,某個程度這也是自由與自主的象徵。
無論是為了特定議題的公共發言,或單純僅為個人目的之日常生活書寫,網路上隨時隨地都有人在「說話」。一個個論述不斷的被製造,再經由複製及轉貼快速流竄至每個角落。回應與討論機制的帶動下,也讓「一個論述創造出更多的論述」。
網路簡化了發聲的複雜度,卻也產生出當代社會需要再次檢討思考之處。我們每個人都因為反覆訓練,而有機會成為論述專家,能夠以先決立場將片段性事實包裝成看似縝密、合法的真相,在網路與現實生活複雜交織,越來越不可分離的情況中,也造成了反智言論的猖獗,產生了「後真相」世界。
當人不再保有傾聽、溝通特質,或根本只看到符合自己想像的論述時,反而形成另一種暴力,讓論述失去它原有的純粹本質。網路言論,仍需要我們每個人來把關,願我們能以多點對話,取代只看見自己想看見的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