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教會是全台第一間主日禮拜要信徒打卡的教會,就像在公司上班一樣,如果禮拜天來到教會,就會看見信徒魚貫打卡穿梭在大廳,這是前任牧師鄭正人因過去擔任私人企業CEO的經驗所獲得的靈感。而創立的E化點名系統;這不僅讓教會小組長能在第一時間了解出席不穩定的會友狀況,也在第一線撒下關懷種子,徹底展現都市教會快、狠、準的牧會觀。

為因應都市聚會人數眾多,迦南教會對內策略為推行小組,以居住地劃分小組,包含舉辦全教會讀經、聖經測驗等,讓彼此互動更緊密;對外策略則為向社區宣教,訓練志工投入為主軸,成立全人生命教育協會,由社區牧師許晟愷擔任總幹事。目前協會負責的食物銀行,不僅是桃園14個食物銀行中唯一的教會機構,更是政府機關視察時指定的觀摩機構,備受肯定。平常也會從醫生外診、提供愛餐、邀請街友進入教會提供聚會與愛餐。為拓展福音,迦南教會在2011年,差派陳柏志牧師開設迦光福音中心,今也已成為穩定的教會。

組織化凝聚信徒勤祈禱不忘宣教

打卡便於追蹤關懷

做禮拜需要打卡?這一幕如同企業上班的畫面,總是令頭一次到迦南教會的朋友大吃一驚,並疑惑是否有這個必要?教會牧師鄭正人原是企業CEO,中年才領受呼召進入神學院。鄭正人在牧會時積極善用企業管理的經驗,他笑著說,做禮拜要點名,迦南教會大概是全台灣第一間,起因是小組長為了針對出席狀況不穩定的兄姊提供更多關心,卻苦於無法得知確實掌握所屬組員的禮拜狀況,另一方面在社青中有許多資訊人員,在教會中並沒有服事的機會,於是促成了點名系統的開發。

全面E化的報到手續,不僅能夠讓教會確實掌握會友的出席狀況,能夠強化各小組的關懷功能,同時也克服一般中、大型教會在介紹新朋友時,有許多坐得較遠、後方、或副堂禮拜的會友,無法看清楚長相的問題,能夠方便全教會會友在第一時間認識新朋友,並於會後加以寒暄、關心。目前迦南教會每週有3場禮拜,均採打卡報到。

成敗在於會友意願

目前這套點名系統以刷條碼的方式進行,除了用於禮拜的報到,也延伸至每個人的奉獻袋上,都有專屬自己的條碼,每個禮拜整理奉獻也因此更為方便。鄭正人期待,未來能將系統作更廣泛的應用,整合更多功能,將能節省許多時間、人力的支出。

也許有人質疑,建置這套系統的成本所費不貲,其餘教會恐怕無法仿效。鄭正人也樂於與其他教會分享,他說:「教會需要的只是一台電腦,這套軟體迦南可以無償提供。」除了後續可能的軟硬體維護以外,有需要的教會其實不會有太大的負擔。

只是鄭正人提醒,最大的困難不在於設備,而是會友的意願。曾有教會試圖推廣點名系統,最後失敗的原因在於,會友根深蒂固的習慣,不覺得來做禮拜需要打卡,若是會友不配合,系統再好也無法發揮功能。迦南教會啟用點名系統近6年,目前使用率在90%以上,原因在於每個會友皆隸屬於小組,而小組長固定會收到小組員的出席狀況以供關心,因此會有較強的動力彼此約束使用點名系統。

聯絡資料才是關鍵

點名系統聽起來或許很特別,對牧養帶來許多好處,但是在言談中可以發現,鄭正人心中的格局更大,他關心的重點不在於「系統」本身,而是透過這個模式所留下的「個人資料」。現在談「個資」雖然有點敏感,但是唯有教會掌握了一個信徒的整體狀況,關心與牧養才能切中需要。

「本來想把隔壁補習班大樓的樓下買下來當咖啡廳,讓補習的學生、接送的家長免費在裡面休息喝咖啡,只需要留下聯絡方式即可。」這和坊間「提供試用品,只要留下電話」的方式類似,雖然最後沒能成功購入該地,但由此可見,鄭正人心中想的,已經不是「要用什麼活動傳福音」,而是「只要拿得到聯絡資料,教會就有辦法關心到你。」能夠做到這一點,要歸功於教會中健全的小組規模。

 

以小組關懷,培育信徒靈命

30年前,迦南教會開始推行小組,鄭正人進一步提升小組的功能,幾乎所有的會友都有歸屬的小組,並在週間有固定的小組聚會。以居住地區劃分的小組,除了在彼此互動、交通能更緊密,第一時間的關懷與照顧也能更直接。目前教會各項事務多以小組為單位執行,包括舉辦全教會讀經、聖經測驗等,也以小組為單位彼此有良性的競爭。

讀經禱告造就會友

所有的教會都希望信徒能夠重視讀經,迦南教會在2006年設教40週年時,全教會推動手抄聖經,讓每個會友實際動筆抄寫;目前則推動「全教會讀經」運動。教會推動的五年讀經計畫,目前有200多人參加,固定還有以小組為單位的考試。由於考試結果均公布於教會公佈欄上,為了求得更好的測驗成績,各個小組會互相要求、砥礪,無形中也讓會友的信仰因此獲得更深入的培育。

迦南教會也是十分重視禱告的教會,走進教會,1樓牆上便可以看見教會的異象「對內是禱告的教會,對外是宣教的教會」幾個大字。每個禮拜一、三、五、六的晚上都有查經、祈禱會;每年5月、10月各有1個月的「靈命操練」。鄭正人認為禱告能帶來力量,是教會的根基,必須重視,但是並非一味要求禱告、操練,在會友的造就上,不能夠逼得太緊,但也不應該放得太鬆。

迦南教會雖然全面推動小組,仍然保有許多團契,很多小組裡的會友,也會同時參加各個團契。相較於同質性較高的團契,鄭正人認為功能不同,而非優劣之分,最重要的還是會友在教會中有受到牧養。

簽署公約委身事奉

組織化是迦南教會很大的特色,也因此從事各項事工時,動員會友也相對容易。迦南教會每年11月都會舉辦「事奉博覽會」,鄭正人笑說,這就好像大學剛開學時,各個社團在拉人參加一樣。教會內有許多事工單位,這些單位會在事奉博覽會中開出需求,盼望符合需要的會友能夠加入該單位至少一年,一起事奉。身為迦南教會的會友,可能身兼多種身分,既是小組員、團契契友,也是事工單位的一員。

要怎麼留住這些在博覽會中決定參與事奉的會友?鄭正人說,每一項事工都有一份「委身公約」,內容詳述事工持續的時間、內容,有感動投入該向事工前,都必須簽署這份公約,以此要求委身的服事。
簽署一份委身公約看似容易,實則因為公約內需要概述該項事工的要求,因此背後若不是整個事工團隊已經對目標、分工、需求有完整的規劃,則無法擬出適當的委身公約。

向社區宣教,訓練志工投入

迦南教會為了對外宣教的需要,成立了全人生命教育協會,主要為了進入校園從事生命教育而成立,由社區牧師許晟愷擔任總幹事。許晟愷以大有國中為例,因為生命教育課程受到學校信賴,近年開始與學校溝通,採取包下一整個年級的生命教育,讓大有國中所有的學生在畢業前,都有機會上到迦南教會的課程。

設立協會拓展觸角

協會設立後,成為教會進入社區的窗口,除了進入學校以外,舉凡教會的夏令營、營會等,都透過協會辦理,不僅容易與社區結合,也能夠進一步發揮協會的價值。目前協會所進行的食物銀行,是桃園14個食物銀行中,唯一一間教會機構,且是14個據點中最受肯定、政府機關視察時指定觀摩的機構。

恩友關懷也是每個禮拜固定的事工,從醫生外診、提供愛餐開始,到現在每個禮拜天都邀請街友進教會,在地下室提供特別聚會與愛餐。除了上述固定事工,協會也積極扮演協調各方資源的角色,許多官方、民間資源,可透過協會引進教會,讓事工的的需要得到幫補。

這些事工需要大量的人力,因此迦南教會特別規劃了「志工大隊」,志工大隊也是事工團隊的一個類型,每年都會招募許多會友,甚至社區的朋友一同參與。參與志工大隊也能夠獲得相應的志工點數,對於有需要的學生也有一定的誘因。志工大隊不論在生命教育、食物銀行與恩友關懷中,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最近,協會更試著利用「社區報」、戲劇宣教的方式,希望能在社區內紮根。鄭正人說,生命教育協會先要努力「知名」,接著讓社區「認同」協會,才能進而「影響」人群。雖然迦南教會努力以協會拓展宣教觸角,不過鄭正人也說,有許多事工教會不一定能通通包下來自己做,但是可以藉由奉獻參與在這些事工中,迦南教會每年也會撥出10多%的經常費對外奉獻,支持弱小教會或其他機構事工的發展。

植堂喜迎設教半百

除了社區的宣教預工,迦南教會對領人歸主的大使命也有更積極的行動。2011年時值迦南教會設教46週年,在計畫設教50週年的願景時,便提出了開拓子會的異象。為了要能夠在4年後順利植堂,由陳柏志牧師受教會差派,開設了「迦光福音中心」。

對於開拓教會的第一步,陳柏志分享,首先是藉助迦南教會的力量,分組支援迦光福音中心的聚會,後來認為相對固定的老會友對新進慕道友的陪伴較有幫助,提出「為主當兵2年」的計畫,邀請迦南教會會友響應,固定前往福音中心聚會。

接著,陳柏志運用各種軟性的節目、活動,深入社區生活中,與社區建立關係,再以迦南教會的人力,經過訓練後分區進行邀請。此舉不但能動員全教會會友一同參與宣教活動,也幫助迦光福音中心有了好的開始。

不過陳柏志也提醒,牧師切記不要一個人跑在同工前面,一頭熱的做很多事,必須與同工同心,了解各自的想法,才能夠讓每個人保持火熱的心,持久經營下去。同時,初期重心是放在對外的邀請,但在慕道友逐漸進教會以後,必須要開始思考怎麼留住這些人,提供造就,幫助慕道友一步步進深,歸入主名。

新倍加運動,欣喜自家教材

陳柏志認為,迦南教會教勢成長還有個看不見的關鍵因素,就是團隊事奉,在主任牧師的帶領下,許多事工的推動都是透過牧師群的討論,形成共識,進而在各自扮演的角色上,朝著同一個異象努力。小組、事工群,都有分層負責的機制,讓教會牧養、事工推動,都能維持著高效率。

對於長老教會總會推動的「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鄭正人、陳柏志與許晟愷3人一致認為,終於等到長老教會自己的教材了。過去在信徒培育上,常常需要藉助其他教派的教材,如今有本宗完整的培訓計畫,實在值得鼓勵。

針對教材內容,陳柏志則希望能夠有「指南手冊」,提供SOP的進度參考,因為牧師要一口氣把所有教材都看過一遍,再自行安排進度,實在會多花許多時間與精神;許晟愷則代表迦南教會參與新倍加推動中心舉辦的「門徒培育種籽教會」營會,他覺得這套門訓教材內容豐富,但系統性的教導仍可再加強,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的教材問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