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傳承

Photo credit: Ryan Somma / CC BY-SA

◎施壽全(馬偕紀念醫院院長)

血管瘤是肝臟最常見(平均盛行率3~5%)的良性腫瘤,絕大多數是先天異常,也就是胚胎形成過程中出現的一種增生。不過,由於不論體積多大,它對健康可說完全無礙,所以醫學專家對它興趣不大,絕少有人投入時間與精神對其進行深入研究。在健康檢查超音波掃描中經常有此發現,「腫瘤」一詞的報告有時不免引起恐慌,但交給有經驗的醫師一看便知,即刻可以安撫受檢者心情。

施壽全

相對於無害的肝血管瘤,也非少見的腦動脈瘤(平均盛行率1~2%,有一說達5%),卻是可能造成致命後果的問題。部分腦動脈瘤也是胚胎發生過程中出現差錯。腦動脈瘤可能在毫無先兆下突然破裂,視發生部位有30~50%死亡率。先天性腦動脈瘤,雖知可能與結締組織結構不良有關,但確實機轉不明。腦動脈瘤雖有機會在偶然發現時,及早予以處理,但我們無法將費用昂貴的腦部核磁共振當作常規檢查,所以一般人很難在無症狀時就都能診察出來。

因為肝血管瘤與腦動脈瘤,都是頗常見的「先天發生異常」,我們可以說,它們是從有人類以來,就一直在世代間傳承的。如果親屬長輩有,可以說遺傳;若是沒有,也可說是一種人類「共同的印記」。

這兩種「瘤」,是人類「異常生理結構」恆久傳承的具體例證。同樣道理,有不同組成成分的「心理與性格結構」,也一樣從不曾間斷地承繼了數千年。「人性」,或許可能因為群眾集社模式或政治制度規則的演變而有不同呈現,但其結構則從未改變。

人性是複雜的。誠實、憐憫與惻隱等,是好的組織;欺騙、貪婪與驕傲等,則是惡的器質。整體來看,文明是進步的,但人性則從未進步;良善組織,固然會在一些關鍵時刻,發揮效果而成就感人肺腑的事蹟,但不旋踵,又會被邪惡器質,無預警引爆的悽慘悲劇所掩蓋!如此週而復始,歷史巨輪,遂一直在「傳承」「善惡悲喜」的循環中前進……。

上帝造人,的確是不完美的。具備自由意志,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也無法改變有史以來這種不完美的「傳承」。那麼,上帝創造不完美人類的意義何在呢?有人說,如果人類本質全然是順服遵命的,那麼,「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呢?不完美人性的「傳承」,或許就是在「抑惡揚善」的挑戰中,造就上帝的旨意吧。

撒母耳記上2章3節:「人不要誇口說驕傲的話,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語,因耶和華是大有智識的神,人的行為被祂衡量。」箴言8章13節:「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那驕傲,狂妄,並惡道,以及乖謬的口,都為我所恨惡。」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