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頌贊

他們指責我一言不發。群狼圍攻,我依舊沉默。可是祢的眾子卻正在拿起石子砸向我。
是否只有虎狼之性,才能為世人悅納?是否只有阿諛奉承,才能橫渡世俗的河流?
我的主,請祢回答迷惘之人的問題。有時,我也知道他們的憤怒是有道理的。
黃昏已逝,我主人歸來的消息已傳遍祂的故鄉。我將以勇氣來仰望祢──如火焰般的面孔。
我依舊捂上耳朵,拒絕他們的呼喚。我的主,我這樣做,祢看到了嗎?他們含怒而去,拋下褻瀆的話,但我依舊滿心歡喜。
我的主,為了祢,我已為世人咒詛。請祢回答我的問題。
子夜來臨,祢卻不發一言。

黃昏像金子一般散開。昏色的微光為我披上薄薄的紗衣。那些人在做什麼?他們擎著火把往林中走去……
所有人都向我呼喊:「哦,來吧!跟我們一起去西邊尋找那沒有盡頭的金子!來吧!到這來!」我不答覆,望著西邊的落日,深沉如夜。

山峰是困倦人低下的眼皮,河流像酒客手中緊握的醉釀。為何聽到我疲憊的呼喊,久久不肯作答——祢累了嗎?
我的世界已進入恐怖的夢鄉,祢為何還不顯現?
無限的疑問充斥著我的焦灼,祢為何還不回答?
也許,祢正悄悄而來。走過萬水千山,來到我面前,只為回答這個小小的問題。
也許,祢正緩緩而來。穿越森林與荒漠,來到喧囂繁華,只為這世界唱第一首黎明的歌。

那令人戰慄的幽輝越來越濃,我知道太陽的腳步已開始遠離。
然而,我的主,祢也狠心拋下我了嗎?
那無際的恐懼和夢鄉的誘惑,像窗外的月光在雲間忽隱忽現,一次次向我的心襲來。
然而,我的父,祢對我的愛,難道也是這般的捉摸不定嗎?

淩晨,我無限地盼望著我的新郎。
我盼望在這美好的時刻,祂揭開我的輕紗,讓我看到祂的面容。
然而,為這永恆的一瞬間,我卻擔心受怕。我怕自己還未做好準備。
因此,我願花費我的大半生,只為那一瞬間的相見。
我在黃昏的小路上等待我的新郎。
這曲折的小路勞累祂的雙足。為這永恆的相遇,我願花費一天的時光。候鳥飛去,春夏秋冬。我的新郎還在我的等待裡。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