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朝聖7-6 走遠

3

他拎起公事包。又是「出差」。心理上像準備「朝聖」一般,他要朝漂亮的聖地、他心靈的休憩所、那個每次都讓他「重新得力」的地方去。一輩子循規蹈矩的他,有多少次好奇都沒能付諸行動,冒險完全停留在幻想中,生活一成不變。不,40歲將近,他想要改變,他要奪回自己的人生,他要實現自己。

今天的行程會很趕,有兩個客戶的約,地點相距頗遠,不知道能不能來得及,他這趟不是給她驚喜,而是必須。

他不必打電話告訴袁真,說不回家吃飯,她總是自己也忙到不回家吃飯。他真佩服自己記得關手機,他記得這種小事,暫時不接各種電話了。

方詠晴一副被心事困擾的樣子,她臉上像蒙著一層憂鬱的輕紗。他故意輕鬆取笑地說:「瞧,妳的英雄和拯救者來了!」

「耶穌來了?」

「祂無法拯救妳,我才能拯救妳,傻瓜。」他自豪地眼睛瞇成一條縫。

「匆匆地來,又匆匆地走,會像是個拯救者嗎?」

「妳還不知道?今天我特地關掉了手機,保證連一通電話都不接。」

「關了手機,你就成了拯救者了?」

「院子裡的薄荷長得如何?」這是張揚的習慣,不接話,不回答問題,他直接另開新話題。

「好多天不在家,我哪知道?」

護士走進來了,量血壓、體溫,「方小姐,明天就可以出院囉。請問這位是家屬嗎?明天麻煩你記得到櫃台辦出院手續喔。」

方詠晴含著溫度計,但張揚也像是含著溫度計似的,眼神閃爍不安,不能言語,只能「嗯,嗯」應著。

護士放下藥,走了。

「我必須走了!」他很緊張,只要有人看見他們在一起,他就緊張。

「你怕什麼?」方詠晴說。

「妳不知道我一直都很忙嗎?」他說:「我答應妳,等一下我們在電話裡好好多講一會兒……」

「呵,講電話……」方詠晴蹙著眉頭:「是呵,講電話……你走的時候順便把門帶上。」

「別這樣,詠晴。」

方詠晴目送著張揚走開,他還是老樣子,每一次仍然踩著輕鬆的步伐走遠,這景象刺痛著她最脆弱的地方。在她的想像中,他該是每一步都遲疑沉重,甚至該回頭再看一眼,但是張揚頭也不回,像個征人繼續他的戰役般,彷彿毫無眷戀地逐漸遠去。她目送他離開,假裝不在乎。但現在,身體的虛弱疼痛,讓她已經假裝不來了。一切繼續悄然改變,方詠晴悽楚地想著:「我只會輸。」她記得袁真清澈明亮的眼神。

走廊上輪椅被推著來來去去的聲音,壓不過張揚大步走遠的腳步聲,那聲音好緊急,像逃難。詠晴知道明天必須自己辦理出院,自己叫計程車,自己回家,自己煮食物餵飽自己,自己活下去。 (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