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大眾傳播復活了嗎?

113

在今年復活節前夕,台灣社會正發生幾個讓人注目的事件。

民間全民電視公司(簡稱民視)董事長郭倍宏在面臨內部權力爭執時,仍推出以台灣為主體性的「民視台灣學堂」,希望發揮大眾傳播的力量,在目前媒體界中國風中,為台灣媒體開出一條不一樣的路。雖然「台灣學堂」的收視率一開始並無如預期的好,但在郭倍宏及總經理王明玉的支持下,仍繼續開播。

在媒體的戰國時代,收視率往往決定一切,使得好節目常因收視率的問題而無法持續下去,而郭倍宏及王明玉堅持民視設立之初的精神,繼續在電子媒體界中走一條台灣路。

另一件事是在中國被失蹤的李明哲,經NGO團體的聲援後,其妻李凈瑜在4月10日準備前往中國救夫。在前往機場途中接到通知,其台胞證被中國當局註消,因此無法前去中國救夫。隨後李凈瑜發表一封公開信,信中寫著:「我會再站起來,絕不跟強權哀求,就像我曾經在台灣歷史中見識過的先賢先烈那樣,我必須戰鬥下去,我不會讓我先生為獲得自由而失去尊嚴,像狗一樣活未來的一生。中國再強大,也只能剝奪我們的生命與自由,但絕對粉碎不了我們的尊嚴。」這些事和復活有什麼關係?

耶穌如果隨著當時猶太人的期待,站出來成為一位政治的彌賽亞,相信祂在騎驢進城時,跟隨在後吶喊的那些人,不會高喊要將其釘在十字架上。耶穌也會風光地發動「革命」,隨時間的流逝而被遺忘。然而,耶穌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使命,堅持走自己的路,才會在群眾高喊釘十字架中受苦、犧牲,也因著不隨眾取嘩,以愛與苦難來實踐上主的拯救,復活才顯出特別的意義。復活,就是耶穌所說:「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的最佳的詮釋。

不論是郭倍宏或李凈瑜,在他們面對「利益」時所做的抉擇,與耶穌當時所做的抉擇,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他們不是選擇走一條容易走的道路,而是一條充滿艱辛眼淚之路。

4月第三主日是大眾傳播奉獻主日,回顧長老教會對大眾傳播的關注與投入,始終無法成氣候。在媒體專業分工中,我們的媒體宣教總是跟著別人的腳步東奔西跑,光是「媒體宣教」4字並不能走出自己的路,到頭來看始終看不到「復活的盼望」。

唯有再次檢討長老教會媒體宣教的目標、使命與政策,並讓眾教會認同、參與其中,才能看到媒體宣教的曙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