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北美台灣人教會青少年事工的思維

26
Photo credit: Wootang01 / CC BY-ND

◎伍烱豪(多倫多台灣聯合教會牧師)

「爸!如果你的教會能這樣聚會,我就回你的教會。」念高中的兒子剛進門,拿著教會營會的影片給我看。或許你會覺得諷刺,牧師囝沒在自己的教會聚會,怎能去別的教會?事實上,北美很多台灣人教會,青少年幾乎是斷層的。原因在於我們的禮拜方式跟他們期待的完全不同。由於當代科技,很多青少年的禮拜運用許多聲光、視訊、樂團等,但回到傳統台語禮拜的環境,會發現那只是我們這一代熟悉的禮拜情境,而非青少年所熟悉與期待的。也因此,教會的青少年在禮拜情境的變遷中,漸漸尋找並轉移至他們想要的禮拜方式。

兒子又說:「那個牧師的講道幾乎跟你一樣,差別只是英文,還有他說的例子是我們能理解的。」至此我才知,北美台灣人教會慣用台語禮拜的方式,對青少年來說幾乎是一道文化圍牆。我們在台語禮拜中,強調對本土的詮釋與引用很多台灣本土例子,這對長輩來說是跟台灣零差距的,但對在北美長大的青少年來說,就顯得格格不入,因他們的生活情境是當地文化而非台灣文化,因此他們所能理解的聖經情境就必須跟當地文化有關聯。可惜,北美第二代出身的青年牧師稀少,且多半無法融入第1代的台語教會文化中。期待有更多第2代北美青年投身於上帝國事工,如此才能將第2代失落的環節補足。

「我有很多同學剛從台灣來念書,英文不太行,但華語都很溜。」兒子繼續說:「他們都很想來教會,但他們都聽不懂台語,如果我們有華語聚會,那他們會很願意來。」我回答他:「我們是台灣教會,若不講台語,那你們很可能會忘記自己來自台灣,也不會愛台灣。」兒子很認真的說:「可是他們都是在台灣長大又愛台灣的學生,只是不會講台語,教會是要跟他們傳福音,又不是傳台語,用華語是要讓他們認識耶穌,台語可以慢慢學,就好像我學英文一樣。」

對話至此,我漸漸發現北美台灣人教會的一個關鍵問題,是教會無法成長的一個主要因素,除了第2代失落的環節外,其實我們幾乎忘了現在從台灣來的新移民與留學生大多使用華語,這個關鍵也讓很多北美台語教會因為懼怕中國人加入台灣教會,而不願意採用華語禮拜,以至於也失去很多傳福音的機會,與教會再發展的可能性。

北美台灣人教會都稱青少年事工為第2代事工,其實它更應該要包含使用華語的第1.5代,以及即將大量出現的第3代。而且對於他們的生活情境、文化情境與語言情境,我們是否應該有更多的投入與投資、接納與認同,如果我們只是一味地劃圈圈給他們站立,或許你會很快發現他們早都已經跑到你自以為是的圈圈外面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