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吾

古今共鳴

使用音樂表現宗教信仰並非基督教獨有,但基督教對詩歌的重視是因為要藉由詩歌讚美神、闡揚人與神的關係,所以往往具深邃的信仰意涵。吟唱詩歌的脈絡可追溯至以色列人出埃及過紅海時,長遠的教會歷史中,無數的詩歌悠揚,在戰場、在囹圄、在殿堂,乃至於將來在寶座前(啟示錄5章9節),告白了他們所信,頌讚、歸榮耀給以血買贖罪人的上帝羔羊。

這意味著,欣賞一首聖詩與一般音樂最大的差異,乃是信息。因此我們欣賞一首詩歌,不只是欣賞旋律是否優雅雋永,不只是欣賞節奏是否激勵人心,不只是欣賞它的演出是否卓絕出眾,這些都很好,但我們欣賞一首聖詩,最重要的可能還是在於它是否傳達了對至高者的敬畏,是否切中福音真理,是否幫助我們了解聖經中的道理。

這共鳴的產生,並非智識上的共識,亦非只是價值的認同,乃是歷世歷代的基督徒的合一,合一的原因,不因血緣,不因國籍,不因思想,而是因為同在耶穌基督裡!

這些,都使得基督教詩歌與這世界的音韻有所區別,亦存在嚴肅的教導標準,因此我們可以看到,能經過歲月洗禮、汰換的經典詩歌,即或沒有太高深的神學要理,也有讓基督徒引發共鳴的特性。這共鳴的產生,並非智識上的共識,亦非只是價值的認同,乃是歷世歷代的基督徒的合一,合一的原因,不因血緣,不因國籍,不因思想,而是因為同在耶穌基督裡!

主裡合一

使徒在那個猶太人和外邦人仍互不往來的環境中,鏗鏘有力地指出:「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以弗所書4章4~6節)因為同有一位主,同樣領受救恩,同樣擁有來生的指望,所以我們在基督裡有相仿的經歷,同在基督裡,正是教會的根基,也是古今基督徒共鳴的源頭。

在基督裡,更是罪人得以重生、稱義、成聖的原因,沒有其他的路,如同詩歌〈唯獨在基督裡〉(In Christ Alone)所傳揚的信息。這首詩歌是北愛爾蘭基提.蓋迪(Keith Getty,1974年~)和英格蘭詞曲作者斯圖爾特.唐奈德(Stuart Townend,1963年~)兩人於2001年合作的作品,揉合了愛爾蘭民謠曲調及現代音樂的風格。殊為難得的是,這首十餘年前創作的詩歌歌詞,概略地勾勒了基督福音,自道成肉身起,陳明祂自取卑微、受苦擔罪、得勝死亡等關於福音的基本輪廓。

對華人基督徒而言,需稍加提醒的是,這首詩歌與約書亞樂團的同名歌曲〈耶穌基督〉(In Christ Alone)並不是同一首詩歌。

神的忿怒得到滿足

事實上,這首詩歌曾經存在若干未解的爭議,在2013年美國長老會(PC (USA))出版一本新的聖詩集《榮耀歸神》(Glory to God),便未收錄這首頗受歡迎的詩歌。原因是蓋迪和唐奈德拒絕更改第二段的歌詞「The wrath of God was satisfied.」(神的忿怒得到了滿足)。有人認為是因為「神的忿怒」這個觀念使這首詩歌成為遺珠之憾,然而編撰委員會表示,主要是「satisfied」牽涉贖罪的神學爭論。姑且不論真相如何、所涉及的論點為何,這種依據信仰內涵檢視詩歌的態度,其講究與嚴謹值得我們加以思考,我們對詩歌的接受,是否只是因為旋律動人,還是歌詞真的表明了對上帝的敬畏與信靠?

個人認為「將神忿怒全然挽回」最切合聖經對於救恩的見證。論及「神的忿怒」,在今日確實會造成反感,我們也聽到有人認為新約的神慈愛、舊約的神嚴厲,因而愛好前者而排斥後者;又有人以人的忿怒源於血氣,認為若將忿怒與神連結乃是大不敬。只是我們若依循聖經認識神,將會發現新舊兩約啟示的神都是既慈愛又公義、既嚴厲又憐憫,那盛滿神忿怒、將要傾倒在列國的杯,不只向先知曉諭(耶利米書25章17節),亦陳列在使徒眼前(啟示錄14章10節)。其實,神有忿怒並不難理解,若我們有幾分良善,看到時局罪惡滿盈,不義憤填膺嗎?若我們有幾分正直,看到世間是非顛倒,不怒火中燒嗎?若我們有幾分憐憫,看到人們情願墮落,不會憂心忡忡嗎?這就是聖經中至高者流露的性情。

個人認為「將神忿怒全然挽回」最切合聖經對於救恩的見證。論及「神的忿怒」,在今日確實會造成反感,只是我們若依循聖經認識神,將會發現新舊兩約啟示的神都是既慈愛又公義、既嚴厲又憐憫。

我們要省思的是,所謂惡貫滿盈、戀慕罪愆、直奔滅亡的,或許不是別人,正是你我自己,我們本該死在罪惡中承擔神的忿怒,這其實不難理解,只是難以接受。而我們唯一得以逃避至高者忿怒的活路,就是在基督裡!這正是〈唯獨在基督裡〉的歌詞所證,將福音傳給絕望的罪人:「我的罪孽祂全承擔,因基督之死我得生。」

唯靠恩典在基督裡

在舊約隱然若現、相對新約卻仍模糊的奧祕,即是道成肉身,住在人中間,承受了我們本應該受的鞭傷、刑罰。祂本是天上君王,卻取卑微軟弱之姿,替我們成為咒詛(加拉太書3章13節),被神定意壓傷(以賽亞書53章10節),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希伯來書2章17節、約翰一書4章10節)。我們受洗歸入祂的死,乃是因信那掛在木頭上的,是我們罪得赦免的贖罪祭,並傳揚歡呼:「榮耀救主全然得勝,從罪惡中將我釋放!」如此,我們可以坦然地向著世界、向著仇敵高歌:「無論生死坦蕩無懼,生命滿載基督能力。」

既然在基督裡是如此重要、關鍵,那麼,我們如何在基督裡呢?靠我們的努力、功勞與順從嗎?若是如此,我們就有可誇的,然而,聖經如此說:「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哥林多後書1章30節)所有可誇口的,都要誇耀我主耶穌基督,得榮耀的,都要將榮耀歸給耶穌基督,一切唯獨恩典,因此我們頌榮:「直到主來或召我去,靠基督能力我堅立。」

參考資料:《聖詩學—啟導本》(何守誠著)、維基百科、globaltm.org。

 

唯獨在基督裡

1.唯有基督是我盼望,是我光明力量頌讚。
歷經荒漠風暴錘煉,堅如磐石是我倚靠。
慈愛至高平安至深,驅散恐懼平息風浪!
我的安慰我的一切,在基督愛裡我站立。

2.唯有基督道成肉身,全權之神成為嬰孩!
從天賜下慈愛公義,受盡凌辱為救世人。
主在十架捨身受死,將神忿怒全然挽回!
我的罪孽祂全承擔,因基督之死我得生。

3.救主捨身受死埋葬,黑暗掩蓋世界之光;
榮耀之日衝破幽暗,脫離死亡救主復活。
榮耀救主全然得勝,從罪惡中將我釋放!
我在主裡主在我裡,蒙基督寶血我得贖。

4.無論生死坦蕩無懼,生命滿載基督能力。
一生一世無時無處,基督掌管人生道路。
陰間權勢惡人伎倆,無法將我與祂隔絕!
直到主來或召我去,靠基督能力我堅立。

 

 

In Christ Alone

 

In Christ Alone

1.In Christ alone my hope is found, He is my light, my strength, my song.
This cornerstone, this solid ground, firm through the fiercest drought and storm.
What heights of love, what depths of peace, when fears are stilled, when strivings cease.
My comforter, my all in all, here in the love of Christ I stand.
2.In Christ alone, who took on flesh, fullness of God in helpless babe.
This gift of love and righteousness, scorned by the ones He came to save.
‘Till on that cross as Jesus died, the wrath of God was satisfied.
For ev’ry sin on Him was laid, here in the death of Christ I live.
3.There in the ground His body lay, light of the world by darkness slain.
Then bursting forth in glorious day, up from the grave He rose again.
And as He stands in victory, sin’s curse has lost it’s grip on me.
For I am His and He is mine, bought with the precious blood of Christ.
4.No guilt in life, no fear in death, this is the power of Christ in me.
From life’s first cry to final breath, Jesus commands my destiny.
No power of hell, no scheme of man, can ever pluck me from His hand.
‘Till He returns or calls me home, here in the power of Christ I’ll stand.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