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林東生

我常常去東北角海岸。它有嶔崎的海蝕地形,與東北季風交織的海天變幻。除了落日海景,我常常在颱風前後冒險去東北角拍攝,渴望拍到浪花拍岸,但因為浪不夠大,成功率太低,日子一久我也就把這個想法給忘了。

2月初過年後有一股冷氣團報到,北台灣降到10度以下,我記得那一天是2月10號,風又大又冷,這種天氣甚至不想出門拍照,更何況東北角?然而那一天,我竟意外破例去了一趟。

原因是一個曾兼任我助理的馬來西亞大學生,他期望回大馬工作之前,能到東北角海岸一遊。喜歡海的他,來台灣多年卻從未去過東北角,加上他過去看了不少我在那裡拍攝的海景,所以渴望能在離開台灣之前親睹東北角海岸的美麗。而且除了那一天,他已經沒有其他時間可選。

為了成全他小小的心願,我自費雇計程車載他同去。未料當天我的一顆牙齒蛀到牙神經,疼痛不已,趕緊找牙醫做了治療。手術後身體疲倦,可是為了完成大馬同學看海的心願,我毅然決定「捨命陪君子」。

那天傍晚,我們坐車到東北海岸的鼻頭角。烏雲密布、朔風冷冽,夕陽完全隱沒;我心想真不知還有什麼題材可欣賞,讓大馬同學不致失望而返?沒想到抵達後出乎意料,眼前大海竟出現罕見的巨浪,驚濤拍岸,浪花湧雪,令我們大喜過望!上帝給我一個意外的驚喜,就在看似最不湊巧的一天,讓我拍攝到東北角前所未見的巨浪。真是開心,感謝上帝!我趕緊捕捉祂的恩典。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