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是黑夜》 穿越318的靈性旅程

306

◎王貞文

我與梁家瑜是一個網路團契的成員,常透過他的文字認知他的關懷及靈性的深度。第一次正式見面,是在318運動如火如荼的時刻。記得2014年3月某日,我趕往溼冷的台北,與許多跨教派朋友擠在一個租來的小空間,分享身心所受的衝擊,彼此鼓勵。曾經只埋頭過自己日子、只知在教會教導敬虔的年輕基督徒與傳道人,現在把熱情投入街頭,向上帝詢問台灣的未來,在傍晚幽幽燭光中,比任何時刻都安靜在上帝的和平中。

梁家瑜匆匆地來,匆匆地走,只為了與大家見個面。我不曉得他那時幫忙許多攝影記錄的工作,也不知道他在「黑鳶小隊」輪值,幫忙盯住警方的動作,他疲憊的臉上有美好發光的笑容。

那時,每天都有新的拉扯,情勢將會如何,很難預料。「工作丟了可以再找,國家只有一個。」把工作放下來,一直奔跑在台北街頭的年輕人這樣說。另一位在醫院工作的朋友,自運動開始以來每天哭泣。我的父親也一直在流淚,並且執意北上一趟,親自到立法院前面,加入守望的人們。

2014年春天,為阻住政府不顧民意與中國完成服貿協定,為表達不願一步步被吞併的受挫心情,一場占領與對抗的行動展開了!梁家瑜參與、反省,以一個基督徒的自覺不斷思考,在兩年後凝聚成一本獨特的書。

《起初,是黑夜》,是一個基督徒的318運動之旅,是靈性之旅,是反芻聖經之旅,是靈魂終於定根台灣之旅。2014年3月18日晚,家瑜和妻子帶著相機隨群眾進入立法院。他們是影音記錄者,使命是在每個劍拔弩張的時刻,在每個不敢置信的時刻,把消息散布出去。特別是當手中毫無武器的人民面對國家暴力的毆打與驅趕時,他們要當無辜者的見證人。

他親眼目睹黑暗,也看見光。生平閱讀、關注的字句、景象、樂句在溼冷的台北3月街道,在許多年輕、年老、疲憊、帶著衝勁的靈魂聚集的奇妙意志裡被整合起來、賦予意義,突然,一切都變鮮活了。他的信念和盼望變得無比鮮活而具體。他是基督徒,一個追隨基督的人。我會把這本書當成是靈修的書。這是走過變遷年代的台灣人共同的靈修。

為家瑜寫推薦序的葉浩教授,提到了喬哀思的《尤里西斯》、《芬尼根守靈》。沒錯,這是一本把自己的內心抽絲剝繭、細細描繪的書。外在是一個個緊張的抗議之夜,是拒馬、警棍、立法院,內在卻飛往創世原初,傾聽著先知,尋找著基督走過的路。在按著時序進行的描述之河裡,不斷地去登上新的思想島嶼,思考與反省的小徑向許多方向伸展開來,織成寬闊豐富的心靈世界。每一個經歷318運動的人,因為所在的位置不同、考量不同,所觀所想也會相當不一樣。這本書把這台北街頭的23天寫成了一個誠懇的靈性之旅,也帶著我們在台北街頭做了真正的禮拜,讓我們與基督再次相遇。這本書從2014年3月17日晚上的心情開始寫,直到3月31日群眾退場。但是最激越的部分,就像事件本身,集中在群眾進占立法院議事廳,3月24日試圖占領行政院與其警察暴力的展現,以及作為紀錄片工作者為3月24日的暴力受害者留下見證的過程。

在這個過程裡,作者不斷反思、咀嚼著經文,思索自己作為一個「追隨基督」的人,是否為親情退縮,是否背叛了準備一起受苦的兄弟姊妹?是否偏離自己原來的信念?在這黑夜籠罩的時刻,上帝的話語以奇特的方式照亮了台灣。在覺醒起來的年輕基督徒身上,一種對聖經較整全的、與土地和人民親近的了解,化為對上帝真實的認識。

他在街頭真誠地禮拜著。不是為了讓人看見,不是要攻占山頭,不是要改變別人。而是在隱祕中,在不斷攝取新的挑戰與密集的工作之間,不斷反芻那些響在心中的字句,串連其中的光,直到黑夜逐漸被克服。而我們隨著他走過黑暗,走過整個台灣的掙扎,看見上帝的光隱隱而現。

《起初,是黑夜》

作者/梁家瑜
出版/主流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