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幾副面具?

◎Ling

小姍是位中年婦人,先生是外科醫生,育有一對兒女。在教會裡,她總是看起來和氣,不與人競爭,說話時也都是口氣溫和,不會挑起什麼爭端。但她卻一直有人際關係的問題,不管在哪個團體,時間一久總是會與人產生嫌隙,她卻不願意去正視問題。身邊人只要一聊到小姍,會忍不住打冷顫,說她太陰沉了。

玲玲因著一個服事機會與小姍同工,在同工過程中,玲玲發現小姍看似溫柔的外表其實帶著欺騙。小姍會為了達到某些事工的目的,隱瞞玲玲該知道的資訊,好讓玲玲按著她心中盤算好的計畫去做。玲玲因此感到不受尊重,但想到小姍溝通時態度溫和,並沒有發怒或冒犯的口吻,心裡雖然受傷,卻也說不出所以然。

玲玲為此禱告了一段時間,求神賜下智慧幫助她面對這樣的處境。後來在另一次聚會中,玲玲與其他同工討論一些事情時,發現其他同工也有同樣的感受,她這才明白自己為何感覺小姍帶給她傷害,無法信任小姍。

原來小姍戴了很多副面具,叫人看不到她真實的一面。看似溫柔溝通,其實是戴著「溫柔的面具」,好隱藏想操控他人的心;看似和善配合團隊,其實是戴著「笑臉的面具」,好隱藏心中的不滿;看似為人著想,其實是戴著「偽善的面具」,好叫人讚揚她的好行為。這些看似無害的面具,因著心中的私慾,變成自私的工具。

我們在團體中是否也如此戴著面具?我們可以指認出自己有幾副面具嗎?我們可以叫出這些面具具體的名字嗎?我們戴上面具的那一刻心中平安嗎?在每副面具的背後,有著不同的故事情節、不同的動機,但都同樣傳達一個訊息──我想要隱瞞某些訊息不想讓人知道,這些訊息卻是他人應該要知道的。

誠然我們是活在墮落世界裡墮落的罪人,但這並不是生命的全貌,生命的全貌是我們需要救主。我們可能帶著各種動機戴上了面具,也許是害怕被拒絕、不被接納、想要操控、為了利益等,為什麼我們常需要戴著面具來面對人群呢?因為我們無法面對真實的自己,而面具後面的那個「我」卻常叫我們自覺羞愧。我們如何可以活得更自由,脫下面具呢?

當這些面具被掀開,內心的罪被揭露時,我們會面臨兩個選擇,不是自我辯護,就是再次回到福音裡,持續性地信靠基督的死足夠遮蓋我們所有的罪,緊緊地抓住我們在基督裡的新身分,因而能夠坦然面對我們的罪並悔改。「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2章20節)

我們需要將「面具的視角」轉向「十字架的視角」,信靠「活著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這個事實。我們不再需要戴上面具,為自己建立好名聲,而是能夠放手單單倚靠基督的義,「並且得以在祂裡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神而來的義。」(腓立比書3章9節)

唯有倚靠基督,我們才能以基督裡的這個新身分得著安息。這個新身分不需要「便利貼」,不懼怕別人寫下對我們的評價,這個新身分是我們被稱為義、我們是神的兒女、天國的後嗣。這個新身分也不需要躲藏在面具的後面,而是能夠承認我們的罪及無能為力,在每天的生活中都必須藉著信心倚靠神的兒子──為我們釘十架的基督,我們藉由祂來脫掉面具,在主裡得自由!願神賜我們謙卑的心,「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馬書8章37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