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彩卵,一段往事

18
Photo credit: Charlón/ CC BY-NC-ND

◎蘇嘉祺

猶 koh 到分 koh-活卵 ê 日子,逐年koh-活節 ê 前後,我 ê 心想起往事就淡薄仔艱苦。3年前 ê 彼一工,天猶未光 ê 禮拜日,翁婿接著一通電話,阮兩个人就緊張對台北一路無停駛車轉去彰化。
規路攏是車,阮 ê 心嘛若拍結,彼當時干焦知影大官 kap 大家(ta-ke)出車禍,煞 m̄ 知撞 kah 偌嚴重。到彰化 ê 病院門口,厝邊無張持共阮講,阮大家已經無效去矣、過身矣,彼時陣我 ê 心感覺像予刀割一痕,目屎㴙㴙滴,流袂停。
人過往以後 ê 日子才是現實 ê,大家過身了後,阮拄著誠濟無合理 ê 代誌,嘛加捌著人情冷暖,有時陣用講 ê 嘛無法度予我內心克虧 ê 代誌吐憐涎,尤其是彼當時翁婿 ê 工課定定愛值班,我常在是一个人 tī 厝,日頭落山 ê 希微駐 tī 我 ê 心肝底強欲袂喘氣。
3冬過去矣,時間講長無長,講短無短,猶-m̄ -koh 感受著人情世事已經有夠額。錢誠𠢕予人僥心,徛算講是上親 ê 人,嘛誠僫保證講會對咱好;雖然代誌已經過去矣,m̄ -koh 自3年前 ê 彼工開始,就已經改變我 ê 信仰 kap 誠濟想法。好佳哉我愛畫圖,會當逐工共我 ê 悲傷 kap 快樂,用畫筆攏吐吐出來,這嘛算是萬幸啦!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時間會替你濾出上真 ê 感情,年月日子會 chhōa 你體會上深 ê 世情,雖然 tī 落雨 ê 暗暝 koh 予我想起這段 m̄ 願想起 ê 記持,害我無眠,m̄ -koh 我猶原感恩上帝賞賜予我 ê 思典有夠額。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