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擔憂

黃智鴻

6月10日打開《自由時報》,A6版半個版面刊載高雄中會和台南中會聯合聲明,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坦白說,我讀了之後心裡十分不平安。為什麼非要用這種激烈的手段來表達這兩個中委會的立場不可?(這還不是開秋季議會的時候),有種「相煎何太急」的倉促感。我把一些看法提出來就教於各位先進:

1.對於同性婚姻合法化,我們在神學上,還沒有充分的討論。在教會裡面有反對、贊成雙方的意見,都還沒有在「神學界」充分討論前,我們卻是在「法界」的範圍內,做這麼大的動作!我們沒有在神學充分討論卻是在法界的見解上出招,這有一種撈過界的感覺呢。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保羅不只反對同婚,還反對婦女講道,甚至還要蒙頭,這些我們在新的時代境況裡,做了新的思考,目前我們就有許多的女傳在教會服務啊!

2.高雄、台南兩中會的做法是十分激進的,當然引用「牧函」作為理論基礎。我從事二二八事件受難家屬的關心30年來,有許多牧函,其實都只有少數牧長真正重視。用這麼激烈的方式來表達,地方教會若有求於公部門,或民代幫忙時,坦白說,這些公部門或是民代,對於會刊報的團體在幫忙時會「心驚驚」。以後誰敢幫忙長老教會,就必須先算一下會不會被見報喔!

3.我在民雄牧會30年,一直納悶為何真耶穌教會比長老教會的教勢強過兩倍?研究後才知道,80多年前,當時民雄教會虔誠的望族,遇到妻子不能生育,為了傳宗接代,必須娶第二個妻子,當時長老教會要求「只能有一個妻子」,必須離婚,才能娶第二個妻子;但是當時女性沒有收入,離婚等於是將她陷於困境,這位兄弟覺得在遵守基督愛的道理不能棄元配於不顧,只好將元配留在家裡。為此,教會不給予洗禮,這位兄弟為了洗禮,只好求助於真耶穌教會。我們以為真耶穌教會比較保守,但真耶穌教會為這位兄弟施洗了。這位兄弟就在該教會熱心奉獻,教勢資源就流到真耶穌教會了。

當我們以為表達嚴正的信仰立場時,其實其他的教派正虎視眈眈地準備接收長老教會的青年。因為20歲至30歲的青年贊成同婚的有75%,30至40歲的青年贊成同婚的有65%。當我們正氣凜然的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時,另一個效果就是把青年拒於門外。

(作者為嘉義中會民雄教會牧師)

3 意見

  1. 一神教如果秉持這陳腐老舊思想
    那就等著被淘汰吧
    記住世界的真理
    長江後浪推前浪
    前浪死在沙灘上
    繼續跟年輕人作對沒關係呀
    你們會老
    年輕人會大
    準備捧著那本狗屁聖經死去吧
    看你們的耶穌會不會來接你們歐
    顆顆
    可笑的一神教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