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教會內的青少年來說,這個時代到底面臨什麼樣的難關和挑戰呢?
面對基督信仰,他們又如何告白呢?

讓我們一窺這些青春背後的生命與信仰境界,
陪伴他們一起成長吧!

我只為祂活

李務/牧區副組長/16歲

我目前就讀台南一中一年級,同時也在教會小組裡擔任副組長。身為第一志願的高中生,除了需要兼顧課業成績、社團活動及暑假營會籌備外,在教會也開始參與一些服事。

感謝主,我的生活看似忙碌,但一切都還能兼顧,教會小組時間也從不缺席,雖然爸媽有時會要求我花更多時間在課業上,期望我的成績可以好上加好,但我在學校的表現也還算不錯,不至於讓他們擔心!但看似平穩成功的背後,其實我也曾經歷過一段極度黑暗的信仰低潮,甚至很想放棄自己的生命。

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聖潔及討神喜悅的想法老早就深植腦海。國小五年級時,我開始對異性產生好奇,跟著班上男性同學迷戀上看「愛情動作片」。當時的我知道這是上帝不喜悅的事,但慾望總是讓我沉陷在罪惡中無法逃離;

我不是不愛主,每當我沉溺在影片中無法自拔後,總是在痛心悔改、求主原諒的禱告中循環,因為我仍然控制不住想觀看的衝動,在追求聖潔的道路上一再狠摔,痛不欲生。

信仰上的跌倒與拉扯,讓我身心靈變得越來越空虛,如果當時有人問我活著的目標是什麼?我真的不知道。喜歡讀書嗎?一點也不!雖然成績還能維持在前段班,但一切的動力只為了滿足父母期待。戴著面具的我,覺得自己很失敗,無法控制自己慾望,只能一個人在徬徨的無力感中掙扎,自殺的想法不只一次浮現,只要進入地獄就能從這種無力的苦楚中解脫了吧……

漸漸地,我試著將我的禱告轉化成文字寫下來,所有的一切負面黑暗思緒有了出口;吟唱詩歌時,柔美的音符與歌詞也療癒了我那不能言喻的苦楚,感謝主的憐憫,因著信仰的力量,我逐漸地克服了內心的徬徨無助,那沉重又壓得我喘不過氣的無力感,神都知道且為我分擔。每個禮拜六的小組時間,也是我最敞開放鬆的時候,能將最真實的自己攤開在輔導、小組長以及其他朋友面前,請他們為我代禱,他們耐心的陪伴與傾聽,讓我感受到被接納安慰。然後,我也重新找回了活下去的動力──為主而活,課業的學習不再是為了迎合父母,透過現在所努力學習的一切知識,期盼自己將來成為榮耀主的器皿。

現在的我,不在意別人和父母的眼光了,不會因考試成績差就覺得自己沒價值,因上帝看我為寶貴,我一生都要榮耀祂的名。未來,我想跟爸爸一樣當個為主傳福音的使者,幫助更多失喪的靈魂,得著上帝的恩典與祝福。

 

祂是真的

高恩熙/青少年團契會長/16歲

我的祖居地是台東歷坵的魯拉克斯部落,爸爸是排灣族,媽媽是卑南族,我出生在台東,幼稚園時舉家搬到中壢。阿嬤、阿公都還住在部落,每年清明節我們會回部落掃墓。我會講一點點排灣話,回部落時可以和他們用簡單的排灣話對談。我下面還有兩個妹妹分別讀六年級和國一,及一個才兩歲的弟弟。

爸媽的工作算穩定,爸爸在電焊工廠做事,媽媽當店員。我國中畢業後,因為想賺零用金,也想幫忙家裡,所以選擇讀高職夜校的汽修科,每天上午10點到下午2點在火鍋店當服務生,下班後就幫忙照顧弟弟,直到媽媽下班回家。這工作做了一年多,我覺得還好,不會很累。

我是第三代基督徒,從小在教會長大並學會打鼓,國小六年級就在禮拜司鼓了,通常我會在禮拜開始前先禱告,打起鼓來就很順,不會緊張。打鼓這件事讓我很喜歡也很開心,我有想過往音樂方面的路發展,但礙於學費是個負擔,目前打算高職畢業後還是先去職場工作。

回憶求學過程,在我就讀龍岡國中時,就遇到非常多基督徒,從國一到國三,班上都有基督徒同學,尤其國三時,班上基督徒的同學還占多數呢!但到高一,班上的基督徒只剩下我了,我不會覺得自己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只是當同學們開玩笑對我說──信上帝沒有用,這些嘲諷常使我心情低落,所以我也變得不太喜歡在他們面前談論上帝了。

爸媽每個禮拜都會帶我們去教會做禮拜,我也想過不要去,想和同學出門玩,爸媽也允許過。我希望以後自己獨立後,可以自由的決定要不要去做禮拜。但整體而言,我還是覺得上教會比較好,沒事就會去,不去反而會覺得心理怪怪的。

我覺得上帝是真的,常聽牧師講聖經的故事或上帝的話語,越聽越像是真的,但我也說不出個道理,就覺得祂是真的。

我自己會禱告,遇到困難時,譬如考試時,我會求祂給我智慧,但如果還是考不好,我也會覺得求祂都沒有用。我不太明白什麼叫「得救」,不了解耶穌基督為了世人做了什麼美事?我只知道祂醫治過人、幫助貧民,甚至為我們而死,洗淨我們的罪。

我今年當選青少年團契會長,目前團契有6、7個人,坦白說,我現在還不知道要做什麼。我覺得我的教會生活就是普普通通,沒什麼衝突,作為基督徒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但我也說不出個道理,可能是因為從小就去教會的緣故。如果有人用很多錢叫我不要當基督徒,我不會要,因為錢可以自己賺;但如果有人用生命威脅我不要信,我可能會屈服,因為我不想這麼早死啊!

 

祂是我的NO.1

林佑安/少年團契契友/14歲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我已經上了國中,一個新的開始。或許我還是用一種「國小」的心態來面對現在的生活,所以還完全不適應國中的壓力,如:考試、人際、家庭等,也可能因為自我的要求甚高,伴隨而來的就是沉重的壓力,總之,我覺得自己肩上的壓力似乎從未減輕過。

國中跟國小的課業壓力真的很不一樣。在小學六年級時,我已經開始幻想我的國中生活了,如,學校是否有美如天仙的老師?是否能夠結交到許多知心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我能不能夠盡快習慣國中的一切生活,並過得開心?因為我認為快樂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我還真天真;小學的課業難免混得過去,但已經國二的我,猶如熱鍋上的螞蟻,非常後悔。國三的會考,是一場成敗在於自己的大考,所以關鍵就在國中三年的學習,生活的重心必須擺在課業上,因此,我也要更加用功讀書,並努力面對眼前更難的挑戰。

還記得國小時,禮拜日都會按時去主日學,到了國中後,就沒有去教會了。有部分原因是課業,但現在想想都是藉口。

我有將近一年時間完全沒去教會,淡忘了一位仁慈的神,也總感覺心裡缺少了什麼,渾渾噩噩的過每一天;

然而在偶然的機會下,我又重新回到教會,沒想到大家很快的接受了我,也對我很好。之前總會覺得時間不夠用,然而在我恢復教會生活後,反而有更多多餘的時間去應用,課業壓力也漸漸減緩,成績也有所提升,說不定這是神的應許吧!

現在我把教會放在我心目中的第一位,並且參加了教會許多活動,也時常閱讀聖經反省自己,雖然在信仰的道路上,似乎還有一段很長遠的距離要走,但全能的神會保守我一路上的路程。

 

照片為示意圖,非本人。(相片提供/富強教會)

祂是無解公式

Xan/前少年團契會長/18歲

信仰對我來說,一直是一些無法理解、矇矇矓矓的「概念」。儘管進入教會10年了,我還是無法真正的相信上帝。

母親是位虔誠的基督徒,她將聖經的道理放進我們3個子女的教育裡,讓我們在處世和一般同儕相處時,有著不一樣的觀念以及思考。從小學3年級開始,我們就將主日學與禮拜規劃在每個禮拜的行程裡,除了重大急事或生病感冒,不然母親都會把我們從早晨的睡夢中挖起來,怕的就是禮拜遲到了。

在教會裡面,我吸收了包括信仰的很多知識、經驗以及做人處事的道理,從學習樂器一直到當了少年團契的會長,我相信這些是在外面的宗教體會不到的經驗。

至於神學方面,也因著母親的關係,她傳輸給我們同年齡基督徒不理解甚至沒聽過的一些基要真理。平常母親與我們的神學問答,我幾乎已經都可以依照那早已根深蒂固在腦海裡的「神學公式」來解答,但疑惑的是,我在那些知識背後卻不是依靠著信仰,仍然把那些納為「知識」,我始終心理無法相信有位創始成終的上帝。

但是,我相信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決定規劃著這一切,自我矛盾的自己無法確定自己這樣的症狀,只能說,目前無解。

 

照片為示意圖,非本人。(相片提供/富強教會)

我一輩子都屬祂

標家妤/青少契會長/17歲

我從小在教會的主日學成長,本身是第三代基督徒,對這份信仰已有相當大的認可及信心。雖然在服事及課業之間時常捉摸不定,需要有好的平衡才能夠做好每件事,但在我的團契中,有許多默默幫助我做很多事人,為的就是減輕我們的壓力,使我們在課業上也能好好兼顧。即使我在這時期付出比別人多的時間在信仰上,而少了Free time(閒暇時間),但在每一個服事中,祂依舊帶給我很大的支撐,如同提摩太前書第6章6~8節說:「然而虔誠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因為我們沒有帶什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什麼去。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每當我在埋怨自己家庭不如別人家好時,神總會用祂的話拉我們一把,讓我知道「有祂在,凡事都能做」。

雖然從小就知道有這麼一位愛我的神,聽主日學老師說著聖經故事,或牧師及許多受感動的兄弟姊妹說著自己的見證,但我卻沒有感動,頂多就是在旁應和:「哇!祂人真好,祂好偉大。」,未想過這麼至高偉大的神,為什麼願意為我們這些平凡老百姓做這些美事?

即使神真的存在,我也感受不到「祂」的同在。

但在升高中的暑假,因著教會的大哥哥、大姊姊及團契輔導的推廣力薦下,我開始會去參加一些營隊,我想我就是在第一次的營隊中真實觸摸到祂,這讓我更加確定,祂就是那位又真又活的神,

也因為在營隊中接觸到非常深刻的敬拜讚美,讓我開始想更多投入在服事中,因為我總認為,在唱歌讚美祂的時候,我和祂是非常接近的,而且我現階段的信仰中心,就是想投入更多敬拜熱忱及好好帶領團契一起感受祂,因為詩篇62篇6節說過:「唯獨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動搖。」

今年是我信靠神的第17年,我從來沒有一刻認為祂是絆腳石,因為祂是我的踏板,讓我更勇往直前,在我失落時為我擦淚,難過時給了我一群陪伴我的朋友,我快樂,祂比我快樂;我憤怒,祂饒恕。在耶穌為了我們被釘十字架那刻起,我知道自己這一輩子已經都屬於祂了。

期許自己在今年受洗後,能夠更堅定不移地將自己完全獻上、交託,不論在未來的路上遇上什麼困難,學習不埋怨、不輕言放棄,讓自己完全被主使用,活出基督徒美好的生命見證。

 

照片為示意圖,非本人。(相片提供/富強教會)

祂是助力和阻力

黃昱祥/牧區青年/15歲

我是一名國三生,至於是第幾代基督徒我就不清楚了,因為從出生起,我就在基督化的家庭長大。目前在台南市富強教會聚會,在教會裡沒有任職任何職位,頂多偶爾服事一下而已。目前我會遇到的困難,如:課業、人際關係等。就課業方面,我本來就非常不擅長語文類的科目,如果偶爾又不小心在數理成績表現不好時,我就會變得必較吃虧,成績慘不忍睹。而我最害怕的科目,就是英文,我知道英文是國際語言很重要,但這一科卻是常常讓我感到最挫折的類科。

另外,我覺得我父母的教育方式不是令我非常喜愛與贊同,在那樣家庭教育環境下長大的我,成為一個人品極差的人,而我從小人際關係就很差,長大後想改變卻屢屢受挫,面對這些困難,常常讓我覺得很無力,也常常陷入低潮。

就目前來說,我的生活重心主要還是課業。一直以來,我對科學就一直有濃厚興趣,但英文這一科就完全沒轍,我打算在暑假期間好好的搶救英文;至於信仰,小時候只單純的「盲信」,從不知道信仰的真正意義,但到了國中後,經過了「轉學風波」,從鄉下轉到城市再轉到鄉下,我有了新的體認,上帝藉由此事讓我發現了自己人際相處上的問題,也讓我找到自己的目標,祂就像是我的雙親亦老師,教導著我許多事,並帶領著我突破難關,即使我根本沒為了祂做過什麼像樣的事。

現階段,信仰對我來說,既是助力也個阻力。

在生活中,一旦遇到無法解決的事,我通常會向上帝禱告,懇求祂帶領我度過難關,這是助力,但也因為如此,我時常感到愧疚,因為我好像把上帝當成提款機,明明祂給了我那麼多恩典,我卻從來沒友為祂做過像樣的事,思想就出現矛盾。

而且有時我甚至會懷疑上帝,彷彿腦中有兩股勢力,一個是否證派,一個是證明派,否證派接連提出上帝不存在的各種理由,證明派則是積極提供證據企圖說服否證派,但證明派提出的證據真的很不科學,即使我早就知道上帝本身就不是個科學,這對我來說就是阻力。

目前來說是助力大於阻力,這助力一直存在並支持著我,而阻力有時也會被我的主觀意識暫時消滅掉,很希望有一天教會能解答我的疑問,讓阻力完全消失,使我能更親近上帝。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