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是面對中國的唯一對話

39

約書亞

新政府因為不願意屈從一個中國,中國再度迫使巴拿馬中斷與台灣邦交。中國對台策略,一向採取和戰兩手,一邊對親中藍營政客釋放將對台採用緊縮壓迫手段訊息,強逼台灣,但是,另一面又向綠營釋放溫和的對台訊息,讓台灣搞不清楚前景狀況。

打倒民主自由台灣,收為紅色共黨專用,趕走台灣人,霸占這塊土地,一直是中國邁向全球霸業的基石,老共對中國人洗腦也是「台灣人恨不得祖國快快統一」。最近美國杜克大學一項民調顯示;80%中國人相信台灣人很希望回歸強大祖國懷抱。基於這樣的策略,中國從單邊修改台胞證,改為電子身分證開始,統戰部直接在網路平台上,以銀彈攻勢,發給獎助金為餌,招納台商、台青,只要是台灣人,只能效忠紅色中國,接受中國黨治,否則就是滾蛋或下監獄,對黑名單內不聽話的,就是擴大治外法權,把入境的台灣人視為中國人,「依法行政,依法逮捕」。

目前這一切緊縮變化,早已有跡可循,只是台灣國安單位,往往後知後覺。前不久,中國官媒《環球時報》把威脅綁票犯罪,視為正當,揚言要以國家暴力,抓台獨分子到中國關一關,果然,中國抓了李明哲,而且在他頭上冠上「顛覆國家」的罪名,這就是開端。新政府對中國霸凌,卻反映出軟弱,中國軟土深掘致使台巴斷交,不禁讓我想起馬丁尼莫洛牧師,一位在德國納粹時代迫害人權時,以「告白教會」牧者身分,起身反抗希特勒的人。馬丁牧師1938年被逮捕後,囚禁在薩克森豪森集中營,1941年被行刑前留下永不抹滅的警世名言:
「當納粹來抓共產黨人,我保持沉默——我不是共產黨員;當他們關押社會民主黨人,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社民黨員;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我沒有抗議——我不是工會會員;當他們來抓猶太人,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人為我說話了。」

在馬丁牧師之前,「告白教會」的猶太裔法律顧問懷思樂,早馬丁牧師一年,被逮捕、虐待死於集中營,但馬丁保持沉默,以為這只是個案,馬丁從不認為政權和教會牧者會發生任何衝突關係,等到災難降臨頭上,已經太慢。馬丁的話提醒世人,暴政把你的沉默視為你已接受,因此,對暴政必須警覺,準備隨時應戰。歷史證明人性的姑息,是暴政壯大的主要原因。馬丁牧師創建告白教會,臨刑時記下最後的讀經感言,「我因基督多受苦難,也必從基督多得安慰。」(哥林多後書1章5節)

面對暴政強加的罪名時,台灣人捍衛自由民主生存權,除了反抗,別無他法。如同馬丁牧師的教訓,你不能故意裝作看不見,因為暴政很快會降臨在每一個人身上,台灣人反抗的理由只有一個──我們不服。

(作者為長老教會希望之家退休老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