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及時

◎呂淑姿

每當天災人禍發生,我就想起身旁的親友,我不僅欠他們感情的債、福音的債,更虧欠了主對我的愛。耶穌說,要趁著白日作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想到我已70歲,將近黑夜了,不禁膽顫心驚,時間不多,當那天來到,上帝若要看我愛主有多深,給了別人多少愛,我一定站立不住,不是帕金森氏症的緣故,而是對主、對人虧欠,罪狀數不完。

◆愛老公要及時

4年前,姊夫感冒幾天就撒手人寰,姊姊痛不欲生。我下定決心要多愛先生一點,發現自己外務太多,關愛他太少。先生喜歡當「宅男」,他晾衣服像「閱兵」,折衣服像「豆腐手」,他還是我的「藥劑師」,為我準備藥物。但一切外務像是買菜、購物、雜事、探訪等,通常由我一手包辦。我常常要列出行程,開車出門,一次完成。

我儘量迎合先生的喜好,他最喜歡去關仔嶺的「別野」,少了「土」,因為只是社區二樓的一間小套房。我有時會給他一個驚喜:「我們明天去關仔嶺度假三天。」上帝預支給我兩天的嗎哪,還負責我們行車安全,送我們上路。

先生常說他髮蒼蒼、視茫茫,耳又背。他是一天比一天耳背,我是一天比一天「失聲」,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一國兩制」不好溝通,說悄悄話已沒辦法領情了,要儘量讓自己成為「大聲婆」,也要有聽錯話、表錯情的寬容。

◆愛長輩更要及時

我發現年老和生病使我體力不夠,已經無法參與教會晚上的禱告會和查經班,對身體欠安的兄姊更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感謝上帝,在我體力充沛時,能為教會做一點關懷事工,六、七年前,又讓我有機會服事一間弱小教會的軟弱肢體。

當德蕾莎修女得諾貝爾和平獎時,有人問她:「我們要怎麼做?」她告訴他們:「回家去,愛你的家人。」她引用維瑟爾(Elie Wiesel)的話說:「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冷漠。」先生常說我雞婆,想到什麼就做,沒有三思而後行。我覺得一思再思就可以了,三思則太慢。羅斯福總統決定事情很快,有人告訴他這樣容易出錯,他卻說:「不立刻做,連做錯的機會都沒有。」我比較認同他。

公公的五妹去世時,享年86歲,我們和五姑可能有十幾年未聯絡,公公重聽,我們當兒女的沒能代為問候,直到接了訃聞,很難過也很後悔,我跟先生說一定要去參加她的告別式。

後來我帶了一張用上帝的話寫的慰文參加告別式,送給五姑的兒孫。在儀式中,五姑的女兒阿娟哭著訴說母親的信仰之旅,媽媽臨終前的平安和喜樂使他們都得到了安慰。教會三位姊妹也提到五姑如何探訪,付出愛心,讓人感動。感謝上帝藉著五姑女兒、女婿的用心,讓她在晚年能親近主,她在主裡成了新造的人,留給我們很好的典範。上帝看他的死為寶貴,她雖然死了,仍舊在對我們說話。

前些日子看一個中國的綜藝節目,有個小姐演講,她是一胎化政策下出生的,當然是獨生女了,題目是「他養我長大,我陪他變老」,給我感觸良多。這位小姐提到,他們這一代的父母都很擔心失去唯一的兒女,所以她把她的工作調回家鄉,目的就是為了陪伴父母。孝敬父母,用心、用時間比用錢更重要。

我很想告訴公公:「您養我的丈夫長大,我要陪您變老。」希望有更多時間陪伴他,但有時都做不到,有一本書《父母老了,我也老了》,我正走在這樣的窄路,只能求主憐憫。

◆愛主要及時

旅遊是先生的最愛,但動了心臟繞道手術後,這幾年都沒有出國。那天,旅行社傳來消息,推薦大陸江南遊,但看了時間,是在受難週,那天LINE福音群組的題目就是「愛主要及時」,聖靈動工讓我思考,耶穌為我而死,我怎能歡樂江南遊。

主啊!感謝祢先愛我,我願意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我也願意走入人群的苦難中,將自己給出去。主啊!讓我常常謙卑在祢面前,願我能更多愛祢,有足夠的心力愛我周遭的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