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

驚嘆大師作品

我從小特別喜歡玩沙子,因為住在城市裡,很少有機會去到海邊,所以特別稀罕,甚至在路邊看到建築用沙時,也會忍不住去摸一摸、玩一玩。

2005年,我就讀高中時,偶然看到了匈牙利藝術家弗蘭克‧庫科(Ferenc Cakó)2003年在首爾動漫節的沙畫表演影片《創世記》,內容是上帝從起初創造天地萬物,一直到亞當和夏娃的被造及犯罪墮落。

當時的我,雖然信仰懵懂,但是對上帝創造天地深信不疑,加上生活中少有信仰題材的藝文作品出現,因此十分興奮,看著大師的手在畫,彷彿看見上帝的手在創造。當然,我也被大師極富想像力和創新的動態沙畫表演深深折服。

那時候,我心中蠢蠢欲動,情不自禁便伸出手跟著大師畫了起來,寥寥幾筆,卻可以勾勒出活靈活現的畫面,且圖案與圖案之間的變化如此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真讓人嘖嘖稱奇!從那時起,我心中就埋下了一顆沙畫種子──我想要用沙子畫畫!想要把腦海中上帝創造的世界用雙手展現!

《西域女子》
古代絲綢之路,葡萄園裡摘葡萄的女子是美麗的風景。畫中西域女子表現當地特有的裝扮,因為蒙了面紗,更加突顯出女子會說話的靈動眉目。

勤勉自學沙畫

到了2011年,在網路看到有人賣沙畫台,於是我果斷的用獎學金買了一台,接著便一邊看網路上各樣沙畫影片,一邊臨摹學習。

沙畫是利用沙子和發光平面形成的明暗光影效果,可分為靜態畫面及動態影片。靜態的沙畫畫面,沙子和光影可以展現獨特的質感和氛圍;動態的沙畫影片,可說是由一幅幅靜態畫面構成,人的手就是化「靜」為「動」的關鍵所在。動態沙畫如同放電影一般,或是慷慨激昂,或是娓娓道來,一篇篇關於人、關於自然、關於神創造的整個世界的故事躍然「指下」。

因為喜歡,所以自學沙畫時,我每一部沙畫影片都看得特別認真,每一秒、每一個畫面都細細觀察和臨摹。但因為每個人的手長得不一樣,即便有現成作品可以臨摹,還需要重新琢磨和反覆練習,才能達到有自己風格的完美效果。

練習的過程是辛苦的,因為最後的表演還需要配合音樂,要手法精練、不出差錯、一氣呵成,同一個畫面及畫面之間的轉換,反反覆覆幾十遍是很正常的。但琢磨的過程也是享受的,因為我會不斷發現自己的潛力和創造力,有時候不經意撥弄沙子,甚至是一個小小的失誤,卻成就了一個新的畫面,或是一個富有想象力的畫面轉換。沙畫帶給我的驚喜,常常是不期而遇的,比如作品《花兒》、《花兒們》就是有一次練習撒沙時意外發現的繪畫手法。

《花兒》《花兒們》
花瓣是由空中撒落的沙子一氣呵成,並沒有後天的精雕細琢,全是上帝創造的地心引力奇妙的所為,最後加上花蕊與枝葉的勾勒,栩栩如生的花兒就成了。有趣的地方在於,花瓣的造型隨著每次撒沙高度、力度、指縫張開程度等細節不同,都有不一樣的呈現,甚是讓人驚喜。

自由創作階段

當我的手漸漸熟悉和沙子互動,便走過了臨摹的階段,開始有了創作的想法與能力。靈感的來源很多樣,有時是一首悠揚的小詩,有時候是一首動人的曲子,更有時候是一段耐人尋味的故事。

每次創作之前,我都覺得自己空空的,沒什麼把握,這時我會向神禱告,求祂能給我夠用的能力來設計沙畫的腳本。所以當一個作品經過反覆琢磨而誕生時,我總是充滿感恩,因為我知道並不是我自己有多厲害,而是神要透過我的沙畫,讓看到的人心生感動,譬如我的動態沙畫作品《溪水邊》便根據聖經中幾段經文改編。

沙畫的特性是無法永久保存,只能用影片記錄下來,重要的是在「過程」而不是「結果」。也因此,我慢慢從沙畫中體悟出了人生的智慧:畫得再好,也不必驕傲;畫得再糟,也能轉變成新的契機。

有人說要有繪畫基礎才能畫沙畫,這句話說得沒錯,但也不完全如此。就像唱歌,不管專業與否,每個人都可以哼上那麼幾句,我認為沙畫相較於傳統繪畫來說,更適合普羅大眾。

沙畫並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平易近人的,每個人從小或多或少都玩過沙子,或者塗鴉,沙畫其實是挖掘天賦的藝術形式。

就我自己來說,我從沒有學過專業的繪畫,只是熱愛塗鴉:紙上、墻上、布上、玻璃上、甚至是手上……只要能畫的地方都曾有過我的「手」跡!而現在,是在一個大燈箱上,用沙子鋪排出一個奇妙的異想世界。

《神翅膀蔭下的我》
我想表達自己被神保守的經歷和感覺,將詩篇17篇8節:「求祢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將我隱藏在祢的翅膀蔭下。」化成具體的圖像,圖中那位充滿安全感的小女孩,就是我自己。

老少咸宜的藝術

曾經我想要考大學美術類專業,卻被高中美術老師勸說,希望我好好守護自己的想像力、對生活保持熱情、對世界充滿好奇。

以她對我的了解,她認為我或許不適合在還能夠專心念書的時候,便投入專業的美術訓練。因此我大學後來念的是學前教育專業,研究所則轉而專攻家庭婚姻專業,但其實我的學術專業及經歷,也與我的沙畫創作互相效力。

後來我發現,當我想在沙畫領域進深時,瓶頸就是繪畫基礎不夠紮實,比如人或動物的結構和比例,沒辦法嫻熟地拿捏,要練習很久。不過,因著喜愛,因著想要畫好每個畫面,所以再去補習,觀察實物,去寫生,紙筆練習完,再用手和沙子練習,直到畫好為止。所以,畫沙畫對我來說,是一個不斷學習和成長的過程,也讓我更多觀察和感受這個多姿多采的世界,才能妙手丹青。

我曾和各種年齡的人分享沙畫,看到他們展現的好奇與欣喜、沉醉與享受,使我認為沙畫擁有挖掘人繪畫天賦的魔力。看到很多人對沙畫讚嘆有加,但望而卻步,我想要跟他們說:「其實你可以!」我立志推廣沙畫到各個年齡層的人,從普通人群到特殊人群,讓更多人體驗到這個老少皆宜的藝術形式,讓人們相信並看見,神放在自己裡面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易沙沙畫的由來

我思來想去自己的沙畫要取什麼名字,最後以我的名「易」,取為「易沙」。「易沙」一語雙關,既是「移動沙子使之成畫」,又是「沙畫並不難畫」。logo上「易」下「沙」,可至臉書專頁觀看我的作品:https://www.facebook.com/easysandanimation/?fref=ts

 


動態沙畫作品《溪水邊》創作想法解說

「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樹栽於水旁,在河邊扎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耶利米書17章7~8節)

影片一開始,是「溪邊樹」的異象,隨之而來藤蔓變化成鳥,描繪溪邊草地上滋生的各樣花鳥。

「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詩篇42篇2~3)

鳥的頭部,變成一隻絕望的眼睛,淚水奪眶而出……。⋯

~「凡投靠祢的,願他們喜樂,時常歡呼,因為祢護庇他們。又願那愛祢名的人,都靠祢歡欣。因為祢必賜福於義人,耶和華啊,祢必用恩惠如同盾牌四面護衛他。」(詩篇5篇11~12)

翅膀代表神的護庇,擦去了眼淚,喜樂進到心裡。而兩隻翅膀構成的空隙,又變成了盾牌的樣貌,意喻著耶和華是我們的盾牌,到了新約時代,則是藉著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成就的救恩。

「神啊,我的心切慕祢,如鹿切慕溪水。」(詩篇42篇1節)

前一個畫面的盾牌和翅膀,被溪水慢慢淹沒,形成另外一個溪邊樹林的場景。一隻優雅的鹿漸漸出現,牠低頭啜飲溪水,潺潺溪水泛著漣漪,陽光也從樹枝的縫隙中灑下來。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祂,祂是我臉上的光榮,是我的神。」(詩篇42篇11)

上一幅畫面中切慕溪水的鹿,變成了一位女孩。女孩的心曾經是憂悶煩躁的,但她選擇仰望神、讚美神,因為祂是她的神。女孩從自我中心,轉變為以神為中心,然而,一切的狀況也因著這個選擇而有所翻轉。我們的心,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時常都要做這樣的選擇和翻轉。

「祢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祢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詩篇42篇7~8節)

女孩閉上雙眼,高舉雙手稱頌禱告,享受與神「深淵與深淵響應」的關係。感謝神,祂是賜生命的神。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