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彥華

首先,我們要說明,清教徒習慣將上帝對人的呼召分成「救恩的呼召」和「工作的呼召」。前者指上帝呼召人在生活每個領域,做一個得救的、聖潔的基督徒;後者則是指上帝帶領一個人去從事特定的工作或職業。

這兩種呼召不一樣,而且當新約聖經談到呼召時,通常都是指救恩的呼召,例如:「唯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得前書2章9節)這裡的「召」就是指救恩的呼召。

此系列文章只會談工作的呼召或天召,即上帝帶領我們去從事什麼工作。在清教徒之前好幾個世紀以來,人們習慣把工作分成「神聖的」和「世俗的」兩種。神聖的工作指神職人員,因為他們的工作看起來是直接事奉上帝的;世俗的工作則是指其他工作。

即使到現代,有些人還是會認為,好像傳道人的工作,比其他工作更神聖、更討神喜悅?例如有一本書叫《但以理讀書法》,作者就提到他母親認為這世界上有兩種最偉大或最有價值的工作,就是醫師和牧師,所以她要兩個兒子一個當醫師,另一個當牧師。

然而,清教徒拒絕這種神聖和世俗的二分法,他們認為所有正當的工作都是神聖和聖潔的。丁道爾說:「從外表上看起來,洗碗和傳講神話語的工作的確有差別;但是從討神喜悅這方面來看,這兩種工作一點差別也沒有。」

改教家馬丁路德和加爾文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馬丁路德曾說:「當一位女傭做飯、打掃和做其他家務時,因為是上帝的吩咐,所以微不足道的工作也應當做是在服事上帝,並且應該受到稱讚,這工作遠遠勝過所有修士和修女的聖潔和苦修主義。」加爾文說:「若以為逃離世俗事務,整天在沉思默想的人,將過著天使般的生活,這種想法是錯的……我們知道,人被造是為了要忙於勞動,沒有什麼比投入自己的天召(職業),為了公共利益而好好經營自己的生活,更能討上帝喜悅了。」

關於這一點,最直接的經文根據就是歌羅西書3章22~24節:「你們作僕人的,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總要存心誠實敬畏主。無論做什麼,都要從心裡做,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因你們知道從主那裡必得著基業為賞賜。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

拒絕這種神聖和世俗二分法,帶出非常深遠的含義,這種觀點使每份工作都變成是有價值的,而且每種職業都可以和基督徒的屬靈生活整合在一起。因為每份工作都能成為榮耀上帝、順服上帝和透過這些服事來愛鄰舍的管道。

因此,清教徒的目標就是將每天的工作和對上帝的犧牲奉獻結合在一起。有一位清教徒柯頓.馬瑟(Cotton Mather)說:「基督徒不僅應該能夠向上帝交代他的工作是什麼,而且要交代他在工作中是什麼樣的人。基督徒有工作是不夠的,他還必須努力使自己的工作符合基督教信仰。」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