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麻豆遇見莫札特

攝影/謝木川

文◎簡志偉

攝影◎謝木川

音樂的力量

《巴爾扎克與小裁縫》這齣中國電影以文化大革命為背景,敘述很多年輕人被送到偏遠地方下鄉勞改,做思想改造。有一個青年帶著小提琴和莫札特的樂譜,被當地官員詢問那是什麼玩意兒?莫札特又是誰?青年情急之下答說樂曲叫〈莫札特想念毛主席〉,官員聽了很滿意,莫札特的音樂因而得以在山間迴響。神學家巴特也說過,如果有一天他到天堂,第一個想見到的人是莫札特。莫札特可說是音樂的代名詞,或者是音樂的本身。

某個禮拜六上午,書寫講道篇結尾遇瓶頸,忽然間聽到教堂有人演奏西貝流士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才想起有兩位台北仁愛國中音樂班的學生,準備報考台南藝術大學七年一貫制音樂系,借教堂練習。我從牧師館二樓走到會堂,會堂的空間音響效果很好,加上兩個國中生一流的琴藝,配上借來的名琴,彷彿是天籟之音。頓時我文思泉湧,講道篇不到一小時完成,這樣的感動一直放在心中。

一次偶然的機會到超商買報紙,看到《商業周刊》1365期報導南投親愛國小兩位美術老師教導一群被放棄的學生拉小提琴,出錢、出力又募款,讓有能力再學下去的小孩去念國中音樂班。不管什麼時候再回去翻看這份雜誌,仍然被深深觸動,也開始興起我在教會組弦樂團做音樂服事的念頭,而後果真在2014年3月開始籌組。

攝影/謝木川

學音樂老少咸宜

一般人總覺得樂器要從小學,但是我不認為如此,因為我的小提琴老師帶的團是成人樂團,推廣古典音樂。教會第一批訓練的會友年紀最大70多歲,五、六十歲算很平常,年紀最小的是國小一年級。剛開始將聖詩115首〈我心仰望十字寶架〉譜寫成小、中、大提琴的譜,後來發現並不是每一首聖詩都適合初學者演奏。

很感謝我的小提琴老師陳方騮提供樂譜Simply 4 Strings,有美國、英國、法國、加勒比海等地名謠,以及最近購買的韓德爾選曲及聖誕組曲。當你看到琴譜,只能讚嘆,怎麼可以將簡單的曲子寫得如此動聽又有層次感,又那麼容易上手,讓初學者可以馬上感受到合奏的樂趣。Simply 4 Strings此套曲目小提琴分三部、中提琴兩部、大提琴兩部,低音提琴一部,新加入的初學者可從小提琴第三部開始。

另外一個系列是The  Strictly Strings Orchetra Series,這個系列有分級數,標示第一級的譜初學者都適用。另外我也參考《中年學音樂》,作者50歲才學大提琴,讓我再次肯定音樂不是小朋友的專利,只要有興趣及熱誠都可試試。

攝影/謝木川

相偕來團練

目前團練時間有禮拜五上午10時30分至11時30分及禮拜日下午1時30至2時30分,由我和另一位南藝大主修小提琴的學生一起帶領,由於沒有大提琴老師,所以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提琴都是自己到台北小雅購買樂譜自學。團員主要是教會會友,亦有會友的朋友、親戚或得知教會有弦樂團而前來參加者,兩團人數共約20位上下。

一開始是從會友訓練起,主要以服事為考量。初成立期間曾受邀至天文館演出,並於教會節期配合禮拜服事,街頭報佳音與聖誕晚會也都上台演奏過。2016年聖誕節,受邀至麻豆老人日照中心演出,2017年也到新樓醫院護理之家演出,這些經驗都成為美好回憶,也透過樂音撫慰孤寂心靈。目前我們進階練習韋瓦第小提琴協奏曲《春》第一樂章,雖然大家拿到樂譜時都很傻眼,但經過幾週密集訓練,已經可以聽出「春」來臨了。

攝影/謝木川

你也想學嗎?

樂團成立曾遇到了幾個瓶頸,譬如:出席不穩定、拉琴拉到需要做復健(太認真了)、遇到困難的樂曲容易退縮、樂器能換好一點更好(但是需要錢)……,我根據這些經驗,也有幾點建議。

一、樂團練習必須與教會服事取得平衡,不是只有專注在樂團練習與演出,而是能將音樂奉獻於服事上。

二、訓練需以教會會友為主體,會外者為輔,氣候形成後再慢慢對外。

三、配合教會服事選擇適當的團練時間與場地。

四、曲目的選擇、難易會影響到學習的動力,需互相配合。

五、不收費用,鼓勵自由奉獻,適時向參與同工提到樂團的經費需要,主要是購置樂譜及老師教學鐘點費。

六、需有日後樂器維修與調整的服務。

很多參與的同工異口同聲分享,沒想到這把年紀還可以拉小提琴或拉大提琴,這是過去想都不曾想過的!已經五、六十歲、甚至年屆七旬,雖然學習過程,手指不聽使喚、拍子常常算錯、音常常漏掉、或是常常放炮,但大家仍然相當享受音樂服事。

除了感謝每位同工積極投入外,特別感謝陳方騮老師提供樂譜與樂團相關建議、南藝大黃郁淇同學弦樂指導,南藝大鋼琴藝術合作研究所畢業的劉惟真老師與台南應用科技大學音樂系畢業的陳靜儀老師協助鋼琴伴奏,維音樂器製琴師許家誠先生提供樂器與維修,並能讓我們分期付款購買樂器。感謝我的太太,允許我購買有點昂貴的樂器,盼望透過音樂服事可以與傳福音互相連結。

朋友,你看了會很想學嗎?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