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從劉曉波之死 看兩國教會交流

2010年,劉曉波因「在中國為基本人權持久而非暴力的奮鬥」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在隨後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將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因違反中國法律正在服刑的罪犯,等於是公開支持中國境內違法犯罪行為,是對中國司法制度的公開挑戰和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

劉曉波犯了什麼罪?他在2008年參與起草《零八憲章》,呼籲保障人權、言論自由、自由選舉,並在當年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60週年時發表。中國政府在憲章起草後,旋即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他,判刑11年,其妻劉霞亦遭軟禁。

今年6月,劉曉波確認罹患肝癌末期獲准保外就醫,美國、德國表達只要中國政府放行,願意接受劉曉波至該國就醫,但是中國醫學大學第一醫院網站上卻發布「美德專家稱劉曉波到國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最終,劉曉波於7月13日辭世。

劉曉波辭世後,遺體迅速火化並海葬,中國政府更大動作將「劉曉波」「諾貝爾」「諾貝爾和平獎」「海葬」「RIP」等網路關鍵字全數屏蔽,目的就是禁止中國人民討論劉曉波的死,以及他背後所主張的人權、自由、民主等理念。一個握有絕對權力的國家,恐懼身形單薄的囚犯至此,不僅讓人啼笑皆非,也徹底顯露出對自身統治的毫無自信。

放眼現今台灣,有教會打著「兩岸基督教交流合作」的大旗,積極與中國官方宗教機構合作,傳的卻不是「讓被擄者得釋放」的「福音」,反倒像是中國政府的傳聲筒,貫徹執行中國政府意志,與官員握手言歡,喜洋洋的服從各種限制與管控,對劉曉波等中國人權鬥士遭遇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據說這都是為了廣大「禾場」,所必須做出的「犧牲」,如此一來復興的火才能從中國燒向全世界。

先知哈巴谷曾向上主祈禱:「上主啊,我要呼求多久,祢才垂聽?祢才救我們脫離強暴?祢為什麼要我看見這樣的災難呢?祢怎能容忍這種壞事呢?我的周圍盡是毀壞、強暴,到處都是打鬥、爭吵。法律沒有力量,沒有作用;正義永遠不得伸張。壞人欺壓義人,正義被歪曲了。」

生在這個時代,台灣與中國的基督徒同樣感受到哈巴谷的錐心之痛,站在教會關心社會的立場,或許每個人的立場與劉曉波也不盡相同,但我們究竟應該與專制極權的中國政府把酒言歡?還是要為人權鬥士劉曉波的犧牲向上主呼求?相信信仰良知是我們心中的一把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