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國影戲 ê 寶島 bāng

◎林益彰

風車人
看《日曜日式散步者》了後

目睭內 ê 目睭
Kám 會料想–tio̍h
用 hô-khe 咧喝咻
是風車模的喘氣聲
Chhoe–ah chhoe–ah

徛算攏是烏白 ê 參照
跳過去 鉸出來
袂輸一條詩,無
島嶼毋免有詩
光尾佮瞑尾是啥款,
風車–ah
耳空是愈來愈親像
一蕊蕃薯

Kám 有人意願,雄雄出聲
無張持
予一 tiuⁿ 無法度堅疕 ê 目屎
成做風車頂懸 ê 天彩
Poe–ah
Poe khah 懸–eh

(風車 tńg–ah,tńg
Tńg 出 1 tiuⁿ 詩咧散步
展出家己 ê 戲目
跳過去又閣鉸出來,目睭內雄雄
假若有真珠出現,
超現實袂輸
向時仔 ê  爸母味)

《牽阮的手》
田 sian-siⁿ 未完的 bāng

是按怎欲流目屎
是歌聲,是跤手
Iah 是戲內人 ê 情冊話,若像
一陣一擺 ê cha̍t-phīⁿ 聲
煞踮在
春花水露 ê 好 ji̍t 天,

有一雙手,手 khan 手
總有一工會成做
島嶼頂 ê kiô -pang,閣較是
彼雙手
Tiāⁿ-tiāⁿ 徛 chāi phí 相 ê 拋荒頂
恬恬仔 花園

是按怎欲流目屎
一 lîng 一痕 ê 哀 tîm 聲
煞袂輸囥 chāi
宴會滿滿 ê 涼爽天;

Chit 雙手,猶原
無向時 ia̍h 是來日
Tō 勻勻仔是
Tùi 牛奶白 ê 哀聲中
Keng-khui 出肩胛,tō
徛 chāi 警備總隊 ê 目睭前

(牽阮 ê 手,是一个
若雲隻 ê chhân-tē 人
伊瓜笠仔內 ê 喙鬚
踮在風雨中
已徛成一座山 一片雲,
我,佇病床 piⁿ
寬寬仔摸伊
有話欲演 ê 目睭)

後壁區人的薄縭絲
獻《無米樂》

歌聲慢慢搖
聊聊影,jiân-āu
Jiân-āu 煞雄雄,tiām–khì

雙叉路 piⁿ ê 湳田
煞親像塭仔內 ê jī 鉤
不而過塭仔本身
也是 jī 鉤,島嶼 tō 按呢紹介
人生–ah,直直 hiòng 狗蟻咧窮分

鳥–仔,慢慢仔跋
雲–仔,聊聊仔 la̍k
鹽汗嘈嘈滴 ê 聲嗽
風車煞直直吹伊–ê
袂輸白翎鷥 ê 氣口
敢若頭支 la̍k-goe̍h-tang,煞
無法度來頕頭

歌聲–ah
慢慢仔搖
聊聊仔影,jiân-āu
Jiân-āu 毋是 tiām–khì,
拍交落
老去,jiân-āu
無去


南國人的氣口
《總舖師》的聲味
古早味聊聊仔
成做 hong-chhoe
Jiân-āu 一陣一陣 ê,落雨聲。

一碗油車麵 ê 行踏
虱目魚湯就愛配
蝦仁飯
閣一條 iû-chia̍h-kóe 敆芫荽
濫寡豆乳兼醬油
爸母味–ah 爸母味–ah

「lāi-má
電視講向時仔 ê 早頓是牛肉湯
戇孫
Khah-chá 無咧食牛–lah」

每一段紲喙
攏有伊 ê 的聲音
只要時代 pàng 落去,徛算
只有緩緩爾爾
Kòe-khì,就是現此時。
不而過
緩緩仔,伊
已揣無喘氣的線頭
連血跡 ê 流存
攏賰若
一片海洋–ah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