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RC 26屆大會 聚焦當代處境

改革宗教會團契共聚首 PCT代表團場內倡議台灣議題 場外協助大會運作

photo by Anna Siggelkow photo credit: WCRC

【邱雅憫專題報導】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6月29日至7月7日於宗教改革的起源國及1989年造成柏林圍牆倒塌的蠟燭革命發源的德國城市萊比錫舉行第26屆大會「生命的主,更新與改造我們」,225個會員教會、近千名參與者,在宗教改革500週年之際,互相傾聽所遇到的挑戰,並檢視過去7年的事工計畫,展望未來宣教方向。

首先由「全球神學研究院」(Global Institute of Theology,GIT)為活動拉開序幕,另外也舉辦3場會前會:國際青年營、青年會前會、婦女會前會及青年志工訓練等。

此次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陣容,包含蔣記剛參與GIT;WCRC本會期將卸任的副主席盧悅文、實習生林宛柔、會場志工李揚華及《台灣教會公報》記者邱雅憫,並推派普世幹事連振翔牧師、前助理總幹事徐望志教授、台南神學院神學生Vavauni Ljaljegean和青年盧恩萱為正代表。

長達9天會議,透過公禱、研經、大型主題研究會、議題討論、工作坊等,關注全球經濟正義、性別公義等議題,也聚焦信仰群體的使命、世界信義宗聯盟(The Lutheran World Federation,LWF)與羅馬天主教會的關係、女性在牧會及教會事務參與、青年普世事工的未來,及性傾向和性別等議題探討。

另外,WCRC大會也安排一系列場外活動,如:戶外行動劇、音樂會、展覽會、禱告會,更帶領與會人員走訪柏林、威登堡等具歷史紀念意義之處。當中受矚目的焦點,便是WCRC於7月5日在宗教改革處,威登堡(Wittenberg)城市教堂(Stadtkirche),加入簽署《稱義/成義的聯合聲明》(Joint Declaration on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JDDJ),未來將努力促進天主教和全球新教間的更新與醫治。會中也安排南北韓教會領袖間共同對話,並達成接納「女性可受封立(牧師)」的議決,選出新任總幹事與執行委員會團隊成員,為大會掀起另一波高潮。

重要的是,攸關19個WCRC的共識決議中有兩項決議關乎台灣:

一、有關原住民的共同決議中,WCRC大會要求總幹事致函PCT,表達WCRC支持台灣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二、WCRC也針對台灣現況提出4項呼籲:

1.敦請WCRC執行委員會、總幹事及會員教會支持台灣人民對國際社會的訴求,特別是加入聯合國、主張台灣人民有合法權利來參與國際組織;

2.懇求會員教會為PCT正持續追尋忠心於國家良心角色來為PCT代禱,並使軍事戒嚴時期的受難者之冤屈平反及推動台灣18個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得以確保;

3.歡迎台灣眾教會設立合一運動論壇,以確保教會合一運動持續陪伴PCT來面對源自國際地緣政治的困難挑戰;

4.探討並加強PCT及中國基督教協會(CCC)彼此之間相互了解與對話的可能性等。

長期人才培育養成  反饋貢獻普世教會

普世團契

【特稿/連振翔】此次普世改革宗教會團契選擇在德國萊比錫召開,因為正值宗教改革500週年,雖然改革宗是以改教家加爾文為主要傳承,但是改革宗仍屬馬丁路德引爆的基督新教(抗議宗)傳統,是以就近與信義宗共同慶賀改教為基督福音帶來的貢獻,並同時反省改教後500年多元與合一的議題。

7年前,大會主要亮點乃為兩個改革宗機構,世界歸正教會聯盟(WARC)與普世改革宗協會(REC)合併成為合一的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本次大會亮點應為加入《稱義/成義的聯合聲明》(JDDJ),這是一個信義宗與天主教經過數年的共同認信之過程,除了單純加入外,更提出改革宗傳統對此議題特殊的貢獻:稱義應與對公義之堅持密切相關。這是改革宗傳統應有的顯著特色,不能單純為了合一的緣故,失去自身信仰傳統的卓越貢獻。

這次WCRC大會是本人繼2013年受派為WCC大會PCT青年代表以來,第二次有機會參與這種久久才召開一次的大會。若非有先前的培育,也很難能有更深入的參與和貢獻。此次本人被大會推薦參與在大會聲明的起草小組「異象與信息委員會」當中,參與這個總結大會成果並展望未來7年的過程。另外,大會亦首次將與會者分入各個「辨識小組」中針對議題分享看見,再由小組書記貢獻小組討論成果進而修改議案,本人也榮幸得以參與辨識小組書記的服事。能有這樣的深入參與,倚靠的是長期的培育。是以本人認為,未來PCT在普世代表選派事宜上,需有更具延續性的全面規劃。

本次PCT雖未能像2013年WCC在韓國釜山舉行時派大量人員前往,然而這次卻是在大會各方面皆有貢獻;議場內包括本會期卸任的副主席盧悅文、WCRC實習生林宛柔,及PCT4名正代表,代表團除了婦女和青年均有派出更有原住民的參與,且平均年齡為全場代表團最年輕,另外,大會志工李揚華、全球神學研究院神學課程的蔣記剛與《台灣教會公報》記者邱雅憫也在場內發揮各自角色。PCT在普世參與的貢獻度可見一斑,並值得在未來繼續培育青年,深化議題的參與度,更正改革與轉化長老教會的宣教,將我們美好成果與掙扎過程與普世教會分享。

若要說此次會議有何心得,我想應該是大會的「議程」;每個決議之前,總有充分的聖經研討、神學反思、如團契般的小組辨識聖靈帶領之過程。反觀PCT各層級會議多流於「議事」,較欠缺聖經詮釋之討論、神學反思,以及彼此在聖靈團契中的耐心互相聆聽。盼望這是我們努力的目標,如此才能在普世的參與上更能有深化的貢獻。(作者為PCT普世幹事)

參與WCRC大會的台灣代表們於會場中留下珍貴合影。(相片提供/邱雅憫)

一手聖經一手報紙  神學不脫處境對話

側寫莫特曼專講

【特稿/蔣記剛】參與這次2017年「全球神學研究院」(簡稱GIT)的課程,最令人喜出望外的是能親自和著名的新教神學家莫特曼對談(Jürgen Moltamann)。

莫特曼在WCRC大會第二天早上抵達會場,先與各教會代表分享這次大會的主題,接著晚上與GIT的學員面對面地分享學習的心路歷程,每位學員無不把握難得時光,好好地問問題。年事已長的莫特曼在回答問題時,相當的緩慢;但仍一個字一個字清楚的說給每一位學生聽。

由於時間緊迫,我趕緊問了個問題:「學習神學的核心價值是什麼?」莫特曼引用了卡爾‧巴特(Karl Barth)的名言「一手拿聖經,一手拿報紙,」表示,「學神學第一項是聖經學,再來是系統神學,最後呢,就是詮釋學。」他強調,學習神學脫離不了處境,要關注當下的情況,同時也把聖經放在一起對話。當下的我才深深了解,這原來是他做神學的主要切入點。

一位來自加拿大的學員提問,影響莫特曼最深刻的神學家有哪些?莫特曼提了3位:新正統派的神學家卡爾‧巴特、死於納粹政權下的潘霍華;談到最後一位,莫特曼說:「雖然他是無神論者,但還是深深影響著我。」這位就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家布洛赫(Ernst Bloch)。由於時間不多,他很難鉅細靡遺地分享這些當代哲思如何影響他,也為在場的學員留下不少想像。

photo credit: WCRC

然而,莫特曼一生的神學旅程中,若是沒有人陪伴肯定不會這麼精采,他勉勵每一位學員說:「神學的學習和工作是喜樂的,並且在群體中經驗這樣的喜樂。」他不忘提到這一生最好的神學夥伴、妻子溫德爾(Elisabeth Moltmann-Wendel)。他繼續說:「在她陪伴我的62年中,給了我生命中很大的喜樂,我也在跟她的關係互動中做神學,討論神學。」不過,他笑著補充說:「千萬不要在早餐前討論神學。」
從莫特曼的言談中,淡淡地透露出他跟溫德爾之間互動的喜樂,我似乎也被最後的這一小段分享深深感動著:神學的旅程上,兩個人一起走應該比一個人走得遠,而且還更加喜樂。

(作者為GIT學員、WCRC大會聆聽小組組員)

關注性別平等關係  接納婦女封牧一案

婦女會前會

【特稿/Vavauni Ljaljegean】WCRC婦女會前會於6月26~28日,為期兩天在德國萊比鍚為著女性在世界受暴議題討論。並回應今年大會的主題:「生命的上帝,在暴力橫行的世代,求祢更新和改造我們。暴力的打擊,在教會和世界各地深深侵擾婦女的生活。」

在對談中,各國婦女代表彼此回顧2004年WCRC《阿克拉信仰告白》(The Accra Confession)中的精神:「我們拒絕各種形式的暴力,這破壞了人和人的正確關係,像是性別上、種族上、階級、能力上。」也彼此分享不同處境婦女所遭受到歧視和拒絕的境遇,像是婦女會前會講師Elaine Storkey分享各地婦女受到不公義對待的照片實在過於寫實,看完真的需要接受心理諮商。幸好最後,大家在故事、歌曲及禱告中,求主憐憫、醫治及帶領。

教會過去曾有一段時間忽略,也不承認女性遭受的暴力,造成婦女的痛苦;直至目前教會的結構及解釋聖經的方式,還有神學觀念都是「掌控和屈服」的樣式,並且,這種觀念已經在社會上正常化,變相替暴力合理化。婦女會前會的代表,都感到事態嚴重,且清楚知道,婦女的聲音必須要被聽見。

WCRC在2010年注意到改革宗教會對婦女的不公義,就同意「促進婦女封牧以及婦女封牧工作必須與群體聯結在一起」。只要是暴力對待婦女,不管任何形式都是罪。今年,婦女會前會提出建議給WCRC執委團與總幹事,希望在2019年前,無論是在教會內或是社會上,擬定性別公義政策;並提出行動計畫,好與區域同工一同落實。此外,也必須積極接觸聯合國婦女委員會,促進更新對話,回應各種形式的性別暴力。

除此之外,就是以關注平等關係的「婦女封牧」議題為主。在普世教會中有些已經封牧的女性牧者,仍有教會不願會眾給她們受洗,也有不少教會甚至認為,她們應該去坐辦公室及負責教會主日學事工等服事工作就好。為此,期許WCRC開放更多的空間,與還未接納女性封牧的會員教會有更多的對話,必須發展一套理論與實踐計畫,在下次2024年開會前,好讓各會員明白WCRC對這次宣言的理解到什麼程度。

photo credit: WCRC

值得慶賀的是,WCRC大會最終接納婦女封牧的決議案。且新任WCRC主席是敘利亞暨黎巴嫩國家福音大會(NESSL)牧師該撒布(Najla Abousawan-Kassab),再次見證改革宗精神。

(作者為台南神學院神學生)

面對北國霸權實相  跳出帝國主義框架

青年會前會

【特稿/盧恩萱】全球化時代下,世界正以一種新經濟及後殖民國家體系來劃分,主宰世界經濟成長的歐美紐澳及日本稱之為北方國家(Global North);而曾被統治、依附世界經濟霸權的國家則稱為南方國家(Global South),其中也包含台灣。

2015年聯合國提出未來15年要達成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乍看之下對世界走向提出指引,然而,永續經營的藍圖還是被北方國家所主導,北方國家所追求的經濟成長瓦解生態平衡,擴大全球貧富不均與社會不公義。然而真正的全球正義應是交由地方自決性的發展、回到各自的文化脈絡,社會發展的主體思維不該被霸權所轄制。

2004年《阿克拉信仰告白》即呼籲普世教會面對經濟不義與生態毀滅下採取反制的行動,然而13年後的今天,新自由主義經濟依然定義人們對於成長的概念,「帝國」(Empire)更加劇侵蝕人們對於「進步」的認知。《阿克拉信仰告白》的立約仍挑戰著我們。

因此「去成長」(De-growth)這個概念成為新的思考方式,它不以GDP作為社會福祉單一標準,而是提倡個體、國家去尋找自我定義與認同的幸福觀點;力求抵制全球化衝擊所造成的不公平貿易與無形的壓榨,使得經濟自由逐漸走向經濟民主,資本主義走向財富與工作重分配,生產者與消費者距離更靠近。

台灣在全球化底下的定位其實些微模糊,我們身處南方國家,卻是南方國家中較「進步」的國家。為了找尋較好的經濟條件而從東南亞前來的移工、外配們,往往被台灣人以睥睨之姿使喚,他們的存在烙印成落後與低階層,他們成為工地、工廠和家庭中所使用的廉價勞工;在小小島嶼上,台灣也形成自我的南北分歧(North-South divide),即使到今日,原住民常被平地人以「幫助你」的方式對待,而當原住民在凱道上吶喊還我土地正義時,卻又被曾經承諾公平正義的新政府毀約,財團的利益終究敵不過屬於原住民的傳統領域。

如同PCT信仰告白承認,我們擁有尊嚴、才能及鄉土,也形塑社會、政治與經濟的制度。若每一個基督徒公民都能委身在去成長的行動中,讓生活變得更簡單,試著跳出經濟霸權與資本主義的框架,使個體與個體之間的連結串連成群體的行動,進而幫助所處的教會不助長帝國主義,使受壓制的得著自由、平等,那麼也許教會與上帝國的實踐將能更靠近一些。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原民議題獲重視  反省大發現神學

【特稿/Vavauni Ljaljegean】2017年7月7日WCRC大會終於通過接納原住民族議案,依稀記得在婦女會前會時,當初和加拿大長老教會(PCC)代表瑪莉.芳藤(Mary Fontaine),及GIT講師、加拿大聯合教會(UCCan)金惠蘭(HyeRan Kim-Cragg)教授聊及世界原住民族的處境時,原住民族的議題已經受到聯合國重視和普世教協(WCC)的關注,但是還未在WCRC獨立討論。而基於這樣的緣故,身為WCRC大會正議員、又是加拿大第一民族的瑪莉.芳藤就開始慢慢號召世界原住民族或關心原住民族議題的正議員們一同提出「原住民族議案」。

長久以來,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族都因殖民的緣故,遭受許多的迫害與損失,在面對教會的哥倫布「大發現神學」上,不斷遭受歷史上非人道的對待,這是因為教會允許人們去爭取新的土地和掠奪當地的住民。這樣的想法不斷的使世界的原住民受到迫害和遭遇邊緣化。今日,哥倫布「大發現神學」將他人大規模掠奪原住民族的土地給合理化,並且奉經濟和發展之名,竊取了大地豐富的資源。對原住民族文化的破壞和政府的組職管理下,迫使原住民族不得不遷徙,面臨土地剝奪,甚至自己的子孫也被政府管理,帶給原住民族很大的傷害與痛苦,其中包含了家庭的四散和群體價值的失落。

上帝那無條件的愛與和平藉著福音傳開之前,聖靈的工作早已運行在原住民族的生活中,可惜大多數的宣教士不明瞭聖靈的工作是不受限制的。原住民族的世界觀是一種與土地相連的態度,所有的人類和各樣生命體都是一家人。這樣的靈性關係明白了人性的貧乏─需要由造物主的憐憫和恩惠得到供應。另外,原住民族也將動物視為一家人,當他們打獵時,其實也只一種檢視人性上的需求。今日,由於土地被人糟蹋和誤用,世界的原住民族對生存有著深切的關注。正如我們在基督裡是一個身體,我們在這個土地上也是一個身體。當家中的一份子受苦,我們也跟著同樣受苦,因為這就是上帝在地面上的國度。

另外,在籌備原住民族議案時,籌備小組也談論到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在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議題扮演的重要角色,且總會就有兩名原轉會委員:’Eleng Tjaljimaraw牧師和歐蜜‧偉浪牧師,期盼加入教會的聲音支持台灣原住民族及監督政府。此外,在加拿大也設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要來替過去在文化上、社會上、政治上和靈性上的不公義發聲。而澳洲也已於2008年由總統陸克文向澳洲原住民族道歉,目前委員會正監督政府和原住民族協議的進度,以及監督真相調查的過程。這群原住民向WCRC提出訴求,期待能幫助他們進行公義與和解的行動的支持及陪伴。

而在這次接納的提案中,提出6大述求。期望大會開始建立與原住民族正確的關係,藉著研究,來逐步邁向對原住民族道歉之行動,道歉之舉包含了過去在教會中所使用的禮拜方式。此外,請示執委團和幹事群來反省關於哥倫布「大發現神學」,這樣的神學思維深深帶給原住民族傷害,並且合理化對原住民族的屠殺跟迫害。並請示執委團和幹事群來設立特別小組,成員要以原住民族為主,召聚他們,建立和分享原住民神學,實踐和提倡工作。特別是要邀請WCRC的會員教會仔細研讀《聯合國的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以此基礎作為發展與原住民互動的框架,向會員教會的國家呼籲,來接納這份宣言。並再向執委團重申WCRC的執委團需有原住民族席次,在下屆WCRC大會召開時(2024年),給予原住民代表經濟上的幫助。最後,並要寫信給PCT,支持PCT在原住民轉型正義議題上所扮演先知性的角色。(作者為台南神學院神學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