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路

我之前是在中國牧會的全職傳道人,現在在北美全時間進修神學,也在舊金山任實習牧者。今年暑假,我回中國服事,前往了7個省市的8個地方,從繁華的城市到偏僻的鄉村,行程近4萬公里,前後服事了6間教會、2間神學院。

前後不到4個禮拜的時間,美中往返就占了將近4天,期間航班時常延誤,原本應該休息的時間都逗留在機場;也有兩次服事不得不延遲,導致時常晚上補課到10點,平均每天服事時間約在8至10小時,服事結束立刻便趕往下一個禾場。誠實地說,身體異常疲憊,但是靈裡依舊火熱。

      改革宗神學萌芽與扎根

服事給我很多思考和反省,欣慰和感動。首先,改革宗神學在中國教會普遍發展不超過30年,發展則是異常的艱難和曲折,我個人有一些觀察,簡單總結箇中因素有三:第一,改革宗神學發展的時間太短,還需要接受中國教會的批判、接受和應用,目前還只是起步階段;其次,部分改革宗教會不成熟,對神學精髓把握不夠,又時常擺出什麼都懂的姿態,隨意批評還沒有機會認識改革宗神學的肢體;第三,在中國家庭教會普遍較為反智、反權柄的傳統和氛圍中,看重學習和順服權柄的改革宗神學勢必不受歡迎。總之,要走的路還很長,一切定論都為時尚早。

再者,目前中國教會發展重心是城市,很多城市裡的新興教會,一方面看重穩固信仰根基的建造,學習合乎聖經的神學和教義,一方面也十分火熱傳揚福音、實踐福音,這是我最大的感動和受教之處。但除開這些教會,依舊是亂象叢生、異端盛行,遍地可見錯誤的教導。

此外,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教會還是神學院,我真實看到弟兄姊妹的渴慕和追求。我在廈門一間人數不多、會友30歲上下為主的年輕教會服事,他們可以連續兩天從早上9點一直坐到晚上10點,學習如何查考聖經和教會建造,分享嚴肅而具深度的議題。我到山西靠近內蒙古的一間神學院,山西各地趕來的同工以鄉村教會傳道人為主,也是連續4天從早上9點到晚上10點,學習釋經講道這個課程。

      突破神學傳統的束縛

中國教會目前面對的問題和挑戰依舊很多,譬如,改革宗教會如何從神學建造過渡到教會牧養。神學和教義,學習起來並不困難,但是如何將這套神學體系整全地應用到教會的建造和牧養,卻是不容易的事情。如果說學習神學和教義需要突破的是理性的限制,那麼教會的建造和牧養,則需要突破教會由來已久、根深蒂固的傳統束縛。

我看到諸多不同教會運動、植堂運動或神學運動逐漸興起,比如「恩典城市」植堂運動,比如「第三千禧年」,或者「健康教會九標誌的中文事工」,還有諸如「聖約求真學苑」這類以教牧為主的神學培訓事工等,這些運動的神學背景和立場或許和改革宗不同,但對我個人而言,這些都是上帝興起的服事,能夠帶來極大祝福和幫助。

我們不能夠被自身的神學傳統束縛,就像教會長久以來被傳統束縛一樣。教會因為不同的神學和傳統而互相攻擊和撕扯,造成的傷害和隔閡已經夠深,實在沒必要再雪上加霜。持守真理的心志是極其需要,但是謙卑和接納不同神學立場也是不可或缺。當然,凡事都有底線,不是所有神學傳統都要不分是非予以接納和認可,但是即使是異端,也需要足夠的耐心和愛心對待,這一點或許是我此次服事最大的感觸。

從前,不可一世的我因為幼稚和目光短淺,認為改革宗神學才是中國教會唯一出路,如今我依舊認為,改革宗神學是最好的出路和方向,但是再也不敢認為是教會唯一的選擇。因為改革宗神學終究是神學傳統,是認識神的管道,是建造教會的工具,而不是真理本身。

無論什麼神學體系,都需要有成熟、穩重和健康的屬靈生命,也就是愛德華滋所說真實的屬靈情感。這種屬靈生命體現在內心深處對上帝的敬畏,在外在生活上對上帝旨意的順服,以及對他人的尊重和愛。

很多教會與教會之間隔著一堵牆,這堵牆很多時候不是因為神學或教義,而是因為人的驕傲。這種驕傲不易察覺,一方面表現在:雖然我們不好,但是比別人好;另一方面表現在:雖然我們不完美,但是已經足夠好了。我們一般不會坦誠說出這兩種想法,但是很多時候這些想法卻真實存在我們內心──不願意做出改變,不願意審視我們教會裡的問題,不願意與其他教會更多來往,不願意與其他傳道人一起同工,原因是「神學不同」、「他們教會不夠歸正」。

       在主裡完完全全合一

然而,我所謂教會的謙卑,也絕不是完全沒有界限的教會合一。教會的合一,是基督身體的合一,是耶穌基督成就的工作,是因著我們連於教會元首耶穌基督而自然成就的工作。在基督裡的真教會,本質上已經是完完全全合一,我們需要做的是:「竭力保守自己在這個聖靈所賜的合一裡。」(以弗所書4章3節)

教會的謙卑,一方面是認識到教會的需要,認識到教會存在諸多的問題。另一方面,與其他教會保持密切聯繫,在真理的範圍內,合作開展一些事工,彼此互補與支持,從其他教會學習一些好的經驗。

比如,我去一個地方服事,在A教會帶領查經或講座,經A教會許可,我會嘗試聯繫其他教會,邀請他們參加我在A教會的聚會,順便介紹兩間教會牧者彼此認識。如此一來,一方面幾間教會可以分攤接待費用,每個聚會的成本減少;另一方面,在彼此信任和顧及安全的前提下,透過這些聚會加強不同教會之間的聯繫。

如果你的神學,讓你不能夠愛那些與你神學不同的人,那你的神學就是你的轄制;如果你的傳統,讓你不能夠愛那些與你傳統不同的人,那你的傳統就是你的牢籠。

所到之處,我看到的都是上帝的恩典和奇妙的作為。我每次外出服事的原則很簡單:憑信心。所以,從不過問任何有關接待的事宜,從不過問任何有關報酬的資訊;有教會需要,而我剛好時間方便,便會前往。有些教會在我臨走的時候會給我一個信封,以示感謝或是作為車馬費,而我從不當面打開看,事後也從不過問和計較任何這些外在的因素。原因很簡單,我始終相信上帝的供應和恩典,而我要做的,就是忠心地服事祂。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是憑藉著信心和靠著不同弟兄姊妹的愛心奉獻,支持我每次回國的服事。最後,再次感謝各位肢體的代禱和支持,感謝各位肢體的奉獻和愛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