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溪與自然

陳郁屏

看到秀姑巒溪業者要求整治危險河道的新聞,我想起幾年前去美國拜訪專精河川復育的教授朋友Desiree,當時她剛參加完一個進階泛舟救生訓練,興致勃勃的向我解釋如何在橡皮艇翻覆的各種情況下自救救人。比方說,他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練習在湍流中快速判斷情勢、保持以安全姿勢浮在水上,以及如何以3人為單位彼此拉持,利用身體旋轉方式脫離危險漩渦。

身為泛舟愛好者,救生訓練使她更接近這項運動的本質,並且有資格挑戰更困難的河段。美國的泛舟活動有專業的分級管理制度,包括所有領隊必須定期接受救生訓練,在洶湧河段泛舟需具備足夠經驗與安全訓練等。

隨著水性與經驗值上升,你會更知道如何觀察多變的急流、齊力找尋最佳航線、如何維持身體的平衡與協調,感受生命的強韌與泰然。雖然台灣泛舟活動幾乎只限於新手體驗,但泛舟之所以迷人,豈不是因可近身感受溪流的原始與奔騰?

走入自然是需要心存敬畏的,與自然共存則需要師法自然的謙卑與智慧。請不要再說所以我們要好好做環境教育,更不要再說為了保護環境應該把人遷出危險山林,癥結根本不是年輕一代、也不是世居祖先土地的原住民,而是全球整個戰後世代的「文明社會」失去了對自然的畏懼,並且持續剝削殘存的自然。

我實在懷疑,若不願承擔落水風險,有什麼資格踏上橡皮艇?我也無法理解,主張打掉危險大石、整治危險河道的業者,對於他們所賴以營生的這條秀姑巒溪,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態度與想像?我只能慶幸,奇美部落展現出堅定的守護之姿,憑著族人與自然之間長久親密的關係,「暫時」保住了野溪的原始生命。

這個事件需要更多人關注發聲,我相信這不只反映出野溪治理錯誤命題的嚴重性,也同時彰顯了原住民傳統領域的重要價值。

(作者為自由譯者)

1條評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