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我會給你擁抱

◎呂子容

自從得憂鬱症後,特別喜愛抒情歌,不知是不是因為韓語聽起來比較帶情緒,搭配哀戚而優美的旋律時,容易使我產生被同理的感受。在我病情嚴重那段日子裡,幾乎整日躺在床上,聽著朋友整理的韓語歌播放清單。歌曲一首接一首,雖然聽不懂,情緒卻隨之起伏,時而激動、時而平靜。李夏怡唱、鐘鉉寫詞的〈嘆息〉我聽了無數次,認真看過MV與歌詞中譯,深為其蘊藏的人道關懷精神與社會寫實主義色彩震撼,久久不能自己。

或許在別人眼中,那是無力的嘆息。

但我明白,那聲輕輕的嘆息聲,代表備受煎熬的一天已過了。

現在不要多想,試著深深吸口氣,然後傾吐出來吧!

是誰在嘆息?

那沉重的呼吸,要怎麼樣才能理解呢?

你的一聲嘆息,雖無法了解真正含義,

但沒關係,我會給你擁抱。

最近比較多接觸一些當代德國基督教書籍,隱約感受到德國的基督教徒傳講福音時,特別側重基督「認同」受苦之人的面向。基督從出生至死亡,在一個勞動階級的環境成長,以一個死罪犯的身分死去,這不僅是為了代替人類贖罪,也同理了一切在痛苦中的人,讓弱者感受到被愛與接納。

苦難是個極大的議題,困擾著歷代的神學家和哲學家,許多傳道人擔心弄巧成拙,在面對信徒提問時直接投降。然而,福音傳達的訊息卻直接穿越了形上學的層次──道成肉身的聖子親身參與了苦難,一點也不具神祕色彩,實實在在以完整的人的身分經歷了苦難:罪的試探、貧富差距和國家暴力。那種沒有理由的受苦、無力突破的困境,猶太人有,拉丁人也有,亞洲人懂,非洲人也懂,一世紀的人經歷過,21世紀的人也在經歷。於是,基督藉著在世上受的苦,與所有活在痛苦中的人同情共感,從電玩成癮的青少年到受家暴的孩童,從忍耐南蘇丹飢荒之苦到飽受敘利亞內戰憂患的人,從北韓勞改營到菲律賓的貧民窟中的人們。

〈嘆息〉MV中,不斷出現南韓大都會中各種市井小民:夜晚獨自通勤的上班族、等待乘客的計程車司機、扛著重物的工人……這些角色面無表情、步履蹣跚,不禁讓我想到這個人民自嘲為「地獄朝鮮」國度的種種悲情:失業率不減、自殺率不降、薪資停滯、生育率極低、工時極高……這一切,基督能體會嗎?我不知道。但我們可以相信的是,基督受苦,不只同理在當今資本主義社會中受苦的人們,而且福音大能將為人們帶來盼望。「因為我們的大祭司不是不能同情我們的種種軟弱,而是在各方面照著與我們相同的樣式受過試探,只是沒有犯罪。因此,讓我們坦然無懼地來到恩典的寶座前,為要得著憐憫,尋見恩典,做為及時的幫助。」(希伯來書4章15~16節)

在19歲少女動人的歌聲中,願苦悶的心靈也聽見基督柔和的聲音:「沒關係,我會給你擁抱。」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