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lijah Lin

攝影◎林錫正、Elijah Lin

因著主的恩典,讓我從進入現在的公司到如今,每次員工旅遊都參加了。上帝知道個性容易沉悶的我需到處走走,祂的看顧多麼無微不至。

此次出發去日本,只準備簡單行李、一兩本書和2萬日圓。出發當天是禮拜日,坐的是下午的飛機,早上還能參加主日崇拜,弟兄姊妹讓我帶著祝福出門,飛往九州福岡。幾天行程在福岡、熊本和大分等地。

攝影/林錫正、Elijah Lin

船行河 船夫高歌

在福岡第一天晚上,大夥一同去吃拉麵,街道車子和人群往來並不吵雜,反而有種寧靜的氛圍。我一邊享受著,一邊思想這樣的寧靜是怎麼形成的,深感奇特。

隔天我們到福岡的柳川,乘搭小船繞柳城的護城河一圈。拿著長竹竿的船夫是一位親切的阿伯,滑行在人工河流中,欣賞沿途幾乎蓋住運河的樹景,非常愜意。

船行駛片刻後,我聽到前頭的船傳出美妙的歌聲,原來那艘船的船夫大哥唱起了日本傳統歌謠,他一首接著一首唱,歌聲真是優美,彷彿柳城的景色。我忍不住起鬨說:「前頭的大哥唱歌了耶!我們這艘船的阿伯也要來一首啦!」結果這位親切的阿伯好像聽得懂我在說什麼似的,也一連唱了兩首歌謠,我們給予非常熱烈的掌聲,哇!歌聲如此優美,怎麼沒有去當歌手呢?這難道是當船夫必備的條件嗎?

攝影/林錫正、Elijah Lin

味噌香 思念阿嬤

接著我們便到熊本,搭大人小孩都喜歡的熊本熊火車。許多人排隊跟熊本熊公仔拍照,我也跟著拍了幾張,還拍不同表情的熊本熊,它的周邊商品也大受歡迎。這可愛的熊本熊是熊本的行銷奇蹟,為九州帶來巨大的觀光人潮和商機,並成為日本最受歡迎的明星。

導遊介紹我們到大分一家百年味噌專賣店,老闆娘是位美麗的阿嬤,笑容慈祥地招呼我們。我請同事幫我和阿嬤拍照,她身材很嬌小,我得蹲得很低才能跟她一般高。她老人家讓我想到前些日子才回天家的阿嬤,她們有同樣的慈祥,流露對晚輩的關懷。當時我看著她,想著我的阿嬤,臉上雖沒流淚,內心卻在流淚。主啊!求祢聽我的祈求,願這位阿嬤也能聽聞福音,得著祢的救恩。

許多同事也排隊跟阿嬤拍照,她一方面要準備味噌給我們,一方面還要配合我們的要求拍照,忙得不亦樂乎。離開之後,我發現忘記將帶在身上的福音小冊送給她。幸而有位姊妹建議我,可以用寄的,再附上我和她的合照,真是好點子。

攝影/林錫正、Elijah Lin

吉或凶 烏鴉啊啊

最後一天我們來到福岡市中心的大濠公園散步看風景,那裡除了景色吸引人,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到處都是烏鴉,隨時都聽得到牠們「啊~啊~」的叫聲。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烏鴉,聽牠們的聲音聽到覺得有點吵,還有一隻從我頭上邊叫邊飛過去,當時我忍不住大笑,因為想到小時候看的卡通《哆啦A夢》,裡頭的烏鴉叫聲通常都配音叫著:「笨蛋!笨蛋!」

我和大家討論著烏鴉,有人說,在日本烏鴉是吉祥鳥,我跑去向導遊求證,他回答說:「不是,不是,是禍害。他們還曾開放讓人射殺烏鴉,為了讓烏鴉減少一些。」原來,烏鴉是雜食性動作,會吃垃圾袋裡的東西,還會將食物存放在鐵路底下,讓環境變得髒亂。「牠們記憶很好,若用石頭攻擊牠們,牠們會記住,會叫烏鴉兄弟們咬石頭攻擊冒犯的人。」他說,「烏鴉是吉祥鳥」應該是老一輩導遊撒的善意謊言。

不過我們的結論是,烏鴉也是上帝創造的,因此沒什麼不好,而且上帝曾在饑荒時吩咐烏鴉早晚叼餅供應先知以利亞(列王紀上17章6節)。主曾使用看似不起眼的烏鴉來供應祂僕人的需要,因此,我相信祂也能使用我這微不足道的人,做合祂心意的事,祂會使我明白祂的話語且按著去行,求主憐憫。

現代化 信仰開放

這趟日本之旅,我覺得自己最大的收穫,不是買了許多日常備用藥和化妝品,也不是吃了什麼當地美食,而是令我思考另一個問題──日本的現代化。有一說《馬關條約》清國割地賠款,巨大的款項令日本進入現代化,從軍事、建設再到整個日本國民教育的普及。日本人使用這筆錢使自己壯大,而原本擁有這筆錢的國家卻只知道彼此奉承貪污,並不妥善運用。

但是,江戶幕府時代的日本,為防止天主教信仰影響當時政權,鎖國200年,使日本始終是一塊信仰硬土。深願已成為現代化國家的日本,也能像當年開放西化一樣對信仰開放,悔改歸向真神。願日本許許多多像味噌阿嬤那樣慈祥的老人家,都能夠認識耶穌基督。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