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論壇】反抗帝國幽靈

耶穌出生時,希律王得知預言,將有猶太人之王要出生,因此派人搜尋,想將他殺害。殖民地已經有統治者了,怎可能讓被殖民的猶太人叛亂造反?

耶穌傳道的最後幾年,猶太族群的貴族階級,已成了帝國打手,享受著帝國賜予的特權。受盡壓迫與剝削的人民,終於越過了可忍耐的臨界點,加入了耶穌發起的反抗運動,對羅馬帝國構成極大威脅。因此,將耶穌以判國罪名處死,是帝國的必要措施。基督徒必須體認到:基督教一開始就是反抗帝國主義起家。

時隔兩千多年,反抗帝國主義精神,在當代「民主」潮流下,仍有效嗎?如果將帝國主義視為某種金字塔的階層與權力宰制模式,一種集權化不公義結構,那麼我們確實還活在帝國的幽靈之中。只是,歷史的進程中,帝國早已聰明地進行了轉化改造,將其明目張膽的猙獰,隱匿滲透至各種社會結構、經濟活動、教育思想、依法行政的論述裡面。

帝國已經不會再粗劣愚昧地走上官逼民反一途,誠如耶穌的時代一樣。帝國是會讓人民享有一定程度的生存需求,維持社會表面的和諧,打造安居樂業的假象。當人民的權益被剝削時,發現國家機器「依法行政」強化了不公義的結構時,就較難一呼百應,動員足夠的人民力量來反抗帝國。

上週在香港發生的兩起司法覆核判決,見證了帝國幽靈仍未遠離。原本已完成社會服務令的年輕人(「反新界東北」與引發雨傘運動的示威年輕人們),卻因為律政司不滿刑期過輕,不足以阻嚇同類罪行,提出司法覆核。共16人被改判監禁6至13個月。法庭已然成為政府的打手,以重刑試圖恐嚇這些抗爭者。雖然有數萬名香港人為此上街頭遊行聲援,卻也有人抱怨這些抗爭者破壞公物、擾亂安寧、阻塞交通,依法行政乃是正確手段。

帝國幽靈同樣也在經濟不公義的結構裡;全聯員工羅玉芬疑似因長期工作超時,5月初從冷凍庫出來後暈眩嘔吐,錯過黃金救援時期而死。本案經勞檢「依法認定」並非職災,卻疑點重重。羅玉芬並非個案,台灣長年工時過長、血汗工廠、資方壓榨勞方已非新聞。無視勞基法的資方和不完善的體制,為了和諧,相忍為國,受害者永遠是金字塔最底層的人們。

基督教是反抗帝國主義起家的。帝國主義並不曾遠離,不公不義仍舊在每日的眼皮底下發生──以更精細並狡猾的面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