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起造,展望世界更新(下)

簽署JDDJ見證禮拜於威登堡城市教堂(Stadtkirche)舉行。(攝影/Vavauni Ljaljegean)

世界紛亂不停,罪惡依然遍地橫行,適逢普世事工主日,《台灣教會公報》特別分上下兩期介紹今年7月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萊比錫年會參與者的經驗分享,邀請弟兄姊妹一起來反思:我們為何需要普世參與?我們可以為世界帶來怎樣的盼望?


普世經驗分享WCRC萊比錫年會

歡慶、哀悼、承諾與盼望

◎盧悅文(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前副主席)

盧悅文(左一)於萊比錫市政廳接受市長(右二)贈書,並代表WCRC致感謝詞。(攝影/邱雅憫)

以「生命的主,更新與改造我們」為主題的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第26屆年會7月7日於德國萊比錫圓滿落幕。這次年會適逢宗教改革500週年,如何把年會主題在內容與活動設計上與宗教改革精神相互環扣是一大挑戰。事實證明,從年會議程開始前的「全球神學研究院」(Global Institute of Theology,GIT)、3場會前會:國際青年營、青年會前會、婦女會前會及青年志工訓練到此次年會,一連串活動的內容設計與主題環環相扣。以下筆者分享此次年會做出的重大議決及內容上的特殊安排:

再次確認公義與共融彼此之間缺一不可

自從世界歸正教會聯盟(WARC)與普世改革宗協會(REC)在2010年合一成為WCRC之後,「公義(justice)」與「共融(communion)」
之間似乎存在著一種競爭感,彼此互相拉扯究竟哪個比較重要。這次年會不論是討論關於共融或公義相關議題,都可明顯感受兩者之間並非存在競爭的關係,而是彼此相輔相成。沒有公義,共融存在便失去核心價值和異象;沒有共融,公義的精神無法伸張。

這次許多與公義有關的重大議決過程,如果沒有各會員教會代表的質疑、辯論、提醒和支持,這些歷史性的議決不可能通過,成為WCRC決策的準則。最實際的例子,就是年會主辦單位在代表們出發前提醒大家帶套全身黑色衣著,以響應普世教協WCC於1980年代發起、2013年釜山WCC大會再度大力推廣的「週四黑衣日」(Thursday In Black)活動。希望每個禮拜四穿黑服一整天以提醒身邊的人,性暴力、性別暴力仍無時無刻在日常生活上演,也許是直接的肢體侵害、言語騷擾,有時候是隱形天花板,甚至是國家法律制度的不健全和無視。

此次年會會期歷經兩個禮拜四,參與的1000位人士超過三分之二著黑衣。「週四黑衣日」不再是單純的活動,而是WCRC會員教會反對性別暴力的共同立場。

一個性別平等的年會

2010年WCRC大急流城(Grand Rapids)年會修改憲法與法規章程時,女性代表成功說服會員教會代表通過,2010之後的年會,凡可以派出2名以上代表的會員教會,其中一半名額正代表必須為女性。這個決定讓2010至2017年執委會憲法修改委員與年會籌備小組絞盡腦汁,希望與會人士,不論是正代表、講員、工作人員、甚至是年會顧問等,都符合性別平等精神。

經過WCRC漢諾威總部與會員教會溝通協調,萊比錫年會確實達到與會者男女性別比例一比一。這樣男女性別平等的事實,對於之後年會推動將「女性可封牧」轉為改革宗教會的信仰告白,以及凝聚遴選出女性主席的共識和結果,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展開女性可受封牧的信仰告白歷程

在WARC時代,推動「女性封牧」事工成效非常好,幾間原本不願意封牧女性的會員教會改變立場,接受女性可受封為神職人員,並認真栽培教會內有才能的女性。WCRC於2010年第一次年會曾試圖將「女性可受封為神職人員」列入日後教會加入WCRC成為會員教會的先決條件,被當時與會代表以多數決的方式否決。

之後負責性別公義的幹事范倫泰(Dora Arce-Valentine)與事工委員會和婦女神學學者,花了一年多時間完成一份〈邁向「女性封牧」為信仰告白〉文件,結合聖經詮釋與信仰基礎解釋為何「女性封牧」必須成為改革宗的信仰告白和立場,擺脫過去單以人權角度論述。

萊比錫年會中,這份文件激起不少討論,持反對立場並發言的全是男性代表,且大部分為教會總幹事。這樣的激辯一直到女性正議員質疑教會男性領導者對此議題持反對意見的動機和代表性後,改變現場討論的方向。最後在大部分代表共識同意下接受這份文件,開啟了WCRC未來針對女性封牧提出信仰告白的歷程。

參與WCRC的第26屆年會PCT代表於柏林大教堂合影。(攝影/邱雅憫)
選出一個性別平等的新決策單位

從婦女會前會、青年會前會到接納〈邁向「女性封牧」為信仰告白〉的文件,萊比錫年會對於公義和性別公義的共識愈來愈強。在年會的「性別公義」和「公義」主題專講,及在威登堡與世界信義宗聯盟加入簽署〈稱義/成義的聯合聲明〉(Joint Declaration on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JDDJ)兩個重要活動當中,最受矚目的黎巴嫩第一位女牧師該撒布(Najla Kassab),以馬丁路德的話作講道開場白:「我站在這裡!」(Here I stand!)然後她開始質疑,如果路德還在世,對於一位女性站在他的講台會有什麼反應?她站在講台的舉動是否會被馬丁路德列入「第96條論綱」?她同時質疑教會為何花這麼久時間和力氣才願意承認,女性成為神職人員的恩典與男性並無差異?這場講道不但證明該撒布確實具備成為一個國際宣教組織領導者的能力、氣度和眼界,同時也為年會遴選下一任執委會委員埋下伏筆──執委會性別比例不但達到一比一、增加兩位30歲以下青年執委,並選出一位30歲以下副主席。

一個願意花時間取得共識的年會

萊比錫年會決定全面採用「共識模式」做為議決方式,只有在修改憲法、法規和章程之際沿用投票多數決的老模式。這次的「共識模式」主要是以澳洲聯合教會總幹事柯欽(Terence Corkin)的構想,除了以不同顏色卡片表示自己對議案的態度,首次將與會者打散分至各個「辨識小組」討論議題,在小組沿用卡片和共識模式議決,讓每個正代表不斷練習。每個小組配有書記,呈報小組討論成果,進而修改議案,交給相關委員會修改議案後,送交大會討論尋求共識。

「共識模式」非常耗時,不僅需要尋找更多與會代表擔任小組討論時的主持人和書記,相關議案的委員會也必須等到統整各小組意見回覆後再修改議案。負責主持會議的主席或副主席除了對共識模式要有充分認識和訓練,還得聽懂各路腔調的英文,並即時要求代表們舉起卡片表達看法。然而,萊比錫年會證明,相較於WCC採用的共識模式,WCRC版本的共識模式能夠納入更廣泛和多元的意見,也讓與會者對議題有更多時間思考和討論。共識模式讓第一次參加如此大規模年會的教會代表更清楚認識和討論議題;讓青年代表可以不用顧忌教會領導者的意見,在辨識小組充分表達,或聆聽不同教會代表的想法;非英語系國家的教會代表,也能夠有空間和時間好好表達自己的意見。

每天會議結束後,主辦單位安排不同的節目,邀請參與者體驗。(攝影/邱雅憫)
一個所有議程環環相扣的年會

年會在議程的設計上,環環相扣。每個議案正式議決前,有禱告會和聖經研究為底,先敲打與會者的腦袋,提供不一樣的神學思辯。重大議案如女性封牧,大會事先提供概念報告,讓與會者參加前可以先閱讀。青年和婦女的會前會除了先討論大會主題,也開始介紹和訓練共識模式。每個環節彼此相扣,使這次年會在議程上有重大的突破和見證。

作為WCRC從2010至2017年的副主席之一,同時負責監督萊比錫年會的籌備過程,萊比錫年會是筆者參加過最讓人興奮、感動、最有參與感、也是最耗費體力和精神的年會。身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參與WCRC事工的代表,筆者真誠期望我的教會,不論是普世事工或是台灣本土宣教事工,也有與萊比錫年會給世界的信息〈給團契的一個冀望〉(參考下文)同樣的歡慶、哀悼、承諾及期望。

期待PCT,不論在人才培育、信徒訓練、宣教異象及關懷身處的台灣這塊島嶼,都能夠成為行公義、好憐憫,謙卑與主同行的教會;而不是在特定議題不斷反智、與社會脫節,更不是隨著特定政權當道而失去批判和自我信仰的反省。

身為一位女性,我更期望我愛的PCT在性別議題上可以反映現況,不論是長執的性別比例、決策的幹事群及牧者的性別比例,都可以達到一比一。身為一位平信徒,我深切期望教會對平信徒的栽培和重視,如同栽培一位牧者,而非過於以神職人員中心。身為一位備受教會栽培的青年,我更希望PCT的牧者和長執對教會青年的教育與栽培,有更廣闊的心胸、長遠的計畫和願意花大錢的魄力。青年不只是教會的未來,青年就是教會當下的鏡子、是現在的教會。

改變禮拜儀式、唱的詩歌或改變禮拜使用的語言,都不是可吸引青年來教會的唯一途徑和方法。我深信,PCT牧長對宣教事工的異象、傳講信息的內容、在社會議題的參與和討論及牧長的信任,才是青年願意繼續待在教會的主因。

鄭南榕曾說過:「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我相信也期待,PCT在普世宣教界雖然是小教會,除了原住民議題之外,應該還有其他議題可以有見證、值得國外其他教會學習的對象。

會議結束後,大會邀請大家步行至聖尼古拉教堂,每人手握一條由當地老人中心婦女編織、約500米的紅線。紅線在亞洲神話中代表「命中註定(連結)」,由萊比錫藝術家Heike Hennig策畫,印尼藝術家Elyandra Widartha協助演出。Elyandra 將紅線串在手臂、脖子和軀幹上,Heike說,希望透過這條線讓大家彼此連結,哪怕是一個簡單的微笑、一個自然的肢體接觸,都會讓彼此的心靈敞開。(攝影/邱雅憫)

 

萊比錫年會給世界的信息

給團契的一個冀望

◎譯 盧悅文

我們歡慶每個基督肢體在這次年會的彼此結合、尋求共識、了解與傾聽;但我們哀悼生活的世界面臨前所未有的生態浩劫、各種形式的暴力更加橫行且更多人遭受排擠及流離失所。也因為如此,慶祝宗教改革500年的此刻,我們承諾捍衛所有人的尊嚴和平等。我們曾被解放,因此我們也將致力於解放,我們更致力更新與轉化、超越文化和國家界線,傳揚上主的話語。我們會珍惜上主的創造,並將協助拯救並為現在和未來世代好好照顧這個由上主交予我們的地球。如提出〈巴門宣言〉和〈阿克拉信仰告白〉的教會一樣,我們要成為說出先知性話語的教會,直到世界的末日。在上帝主權之下,我們企求了解強加管控機制的經濟、科技和政治結構,以便在日後瓦解它們。我們冀望成為跟使徒一樣心如火燒且充滿愛與歡樂的團契,成為以愛、憐憫張開雙臂關心的教會,並賦權給那些遭到漠視並被邊緣化的群體。我們冀望成為被改革與不停止改革的教會。不管眼前的路途是多麼窒礙難行,我們懷抱著無法阻擋又謙卑的自信和決心,祈禱成為更能了解未來並讓其他個人和團體無法拒絕、願意加入的教會行列。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