蕗蕎面,十八重!

◎李南衡

會記得作囝仔 ê 時,若有人做出 bē 見得眾 ê 代誌,長輩序大會罵講:「蕗蕎面!」Hit 陣想講蕗蕎 ê 面敢有影 hiah bái、bái kah 會 tàng the̍h 來罵人?Khah 大漢了後才敢問講:「蕗蕎面是啥意思?」序大人才解說講:「Chit句話是罵人 bē 見笑,罵講伊 ê 面那像蕗蕎。Chit 句台灣俗語是一句「歇後語」,後面半句無講出來。才 bē hō͘ hit-ê hông 講 ê 人當面歹看。」

原來 kah 蕗蕎面 ê súi-bái 無關係,chit 句台灣俗語話歸句是:「蕗蕎面,十八重!(Lō͘-kiō bīn, cha̍p peh têng!)」是罵人 ê 面親像蕗蕎一重 koh 一重、面皮真厚、m̄ 知見笑 ê 意思。

台灣另外一句俗語話:「蕗蕎蔥,不成蒜。(Lō͘-kiō chhang, put sêng soàn.)」雖然本意是講「無價值去講。」但是咱對 chit 句話會 tàng 知影,蕗蕎頭一下看有影真 sêng 蒜頭,無仝 ê 是蒜頭外面的膜剝掉,內面是完整歸粒、無可能 koh 剝;蕗蕎頭歸粒那像小型的蔥頭,外面 ê 膜剝掉,內底一重 koh 一重,講十八重有 kha̍h 膨風,講真濟重是真的。

頂日去中山北路「馬偕病院」看病了,時間猶早才十點外,斡去雙連市仔巡巡看看,發現有一攤 teh 賣漬蕗蕎,kā 試食一粒看 māi,讚!隨時 kā 伊買一盒。中晝 hām 阮某食飯 ê 時 the̍h 出來食,才說明 hō͘ 伊聽。早前我曾買幾遍漬蕗蕎,m̄ 是傷酸 to̍h 是傷鹹、m̄ 是傷甜 to̍h 是傷 chiáⁿ,買 kah 攏無信心,路尾煞無想 beh 買,mā 真久無食 ah。今仔日買 tio̍h ê 漬蕗蕎,試食 to̍h食 tio̍h「阿母 ê 味」。

阮桃園庄腳 ê 厝後有一坵園,阿爸愛種各種花、各種樹、各種菜疏,mā 種一寡當時 khah 無人種 ê 作物,親像釋迦、檸檬、go͘-bó͘(華語叫作牛蒡)、猶 koh 有蕗蕎。每遍收成 ê 時,阿母真無閒,一粒一粒蕗蕎頭洗好切好,無曝日囥 hō͘ 乾、bē 使有一點點水氣驚會生菇,先用鹹漬一暗、kā 澀水離掉。赤砂(糖)加水落去煮滾,囥冷了後再加淡薄秫米醋。蕗蕎頭下落玻璃罐內,糖水 tio̍h 蓋過蕗蕎頭,大約二個月 tio̍h 會食得。阮阿爸上愛食,阮作囝仔 tio̍h 比別個囝仔 khah 有食福。

除了好食以外,我有一個朋友講起蕗蕎講 kah 那像仙丹咧,伊講:「蕗蕎是菜蔬中 ê 靈芝!」定定食蕗蕎,會吸收有害 ê 致癌物質,而且增加排泄 ê 速度,koh 會降低血糖值、尿酸值,減少血液中 ê 膽固醇,koh 會 hō͘ 咱人體內 ê 血液、淋巴液等體液流動通順,改善各種痠疼、心血疾病。

我 kā 阮子講:咱 tio̍h 定定食蕗蕎,對身體有好。但是千萬 m̄ 好 hông 罵蕗蕎面。阮子問講:「蕗蕎面是啥?」三四十歲 ê 台灣人都 m̄ 知蕗蕎面是啥,我真懷疑「蕗蕎面,十八重!」chit 句台灣俗語話會 koh 流傳偌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