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頌贊

鳳凰木

鳳凰安睡了,安睡了
漲紅的羽毛,鼻息寂靜
背上的山脈起伏走向大海
大海呼吸均勻

我如疲倦的旗幟,穿過你的羽翼
靈裡枯乾,慾望是你親手摸過的寶石
以鴿子的眼催促你
炎炎夏日中最疼痛的一把烈焰
眾人卻想汲水澆滅
陽光痙攣如白馬
眼瞼上的鳥雀飛散

鳳凰!當我所有的孤寂都湧向你
噪音已長進我的身體
要嘛飛翔,要嘛焚毀
快逃離夢的火宅
在人臉與地震之間
供出雷聲的蹤跡

我必須告別,在天色黯淡之前
轉身向晚的市集
惦著心,踩上松木棧道
浸入荒蕪的草叢
那裡,沒有火焰
只有交響、蟲鳴、遊蕩

秋以為期

自從瞥見懸崖邊顫抖的山菊
幽香穿透鼻息肉慾,拴緊魂魄
意識漲落前後,異象空空如也
徒有水流,無始終,無太初末日
只有千萬羽蝴蝶紛紛辭別大海
大海掀開的傷口
海鷗提起雪白的刷子消毒

水聲自寂寞深處的深處
叮叮咚咚,撞沉銳石枯木濕苔
沒有人,沒有野獸,沒有沒有
冬陽摩挲所有向它敞開的胸膛
靜至極微處,靜靜的
榕果松鼠,竊竊交換私語

過去了,過去了
莫非你還在抗拒風、太陽、飛鳥?
莫非還有什麼莫名的祕密徒生困擾?
陽光穿過市聲
紛紛投影空而大的斑點
待我張眼,在異鄉靜靜領受

凝神

眼瞼棲息著億萬靜物,倦容長滿菖蒲
內室是穿風的松果,日曬,呲呲欲裂
從禁閉的灰色書櫃
一只風乾的蜥蜴
正在享受夢,夢也享受牠

徒有黑色水聲,鎖入鐵銹
驅趕大口喘氣的蝴蝶
我與我在寂寞的影兒裡手談
當燕子隱跡,五尾或三尾

高溫伏在紗窗外,嗡嗡呻吟
老婦舉起晾衣杆騷擾陽光
只有飛機踽踽馳來,太空尚未劃分國界
如蔚藍的垂髫,為丟失戶口的人加冕

鏗然,蟬聲砸裂天空
紫色的驚惶在瞳心閃現
閃現,碾過:靜待霹靂的樹顛

電話向逃離光年的星矢敞開甬道
城市披上霧水,獨向虛空枯坐
我長進芳香的山脈
從初夏朝太平洋蠕動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