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跨越邊界的宣教(下)

復活的主耶穌要被接升天前,對門徒說:「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1章8節)這福音的大使命,敦促基督徒要往普天下傳福音。本報特別企劃將分上、下兩期,分享柬埔寨、緬甸「跨越邊界的宣教」之見證。(本專題相片提供/台灣基督精兵協會、施慧岡)


一堂有實作的跨文化宣教課

緬甸宣教7年回顧與展望

◎潘叡儀(台灣基督精兵協會秘書長)

在聖經中,「7」是個完全的數字,對基督精兵協會來說,「7」也是在緬甸耕耘的年數,2017年是數算恩典的時間。

2009年,緬甸一間孤兒院的院長到台灣拜訪,並發出馬其頓的呼聲:「請你們過來幫助我們!」對於生活在宗教自由的台灣基督徒來說,實在很難想像世界不同角落的生活。2010年,台灣神學院與台灣基督精兵協會決定,以行動回應這個政治仍動盪、物資也極度缺乏的佛教國家之需要。我們先以探勘隊進入緬甸,後來回應看見的需求,舉辦學校品格營及醫療短宣隊。

在短宣過程,同工們不斷自問:「我們真的回應了實際需求嗎?」所以,2012年開始有同工勇敢回應長駐緬甸的呼召。宣教師的進駐調整了短宣隊的視野,並提供更深入的文化訓練、更具反省的宣教觀及策略。我們觀察到,同類型的短宣隊,在同地點舉辦3年,才能帶出延續成果。過程中,我們也學習調整自身眼光。例如,在帶領孩子活動時,緬甸老師回饋:「我們看你們帶得很好玩,但還是不知怎麼帶。」我們才驚覺,我們不是要去「表演」,而是要邀請在地同工一起配搭,因為長久陪伴孩子的是緬甸老師,讓他們有方法、有信心,即使短宣隊離開了,感動仍能延續。

短宣隊跨越文化的行動,不只打破緬甸與台灣之間的牆,也打破教會之間無形的牆。每梯短宣隊都由不同教會的弟兄姊妹組成,甚至有來台念書或就業的緬甸人一起回鄉事奉。7年來,有20多個梯次,參與的教會超過25間,在醫療上曾與彰化、馬偕等基督教醫院配搭,也在農業技術上與農業使命團合作過。

不斷變化的緬甸,與世界接軌的速度日增,近年不同團體也開始前往辦師資培訓營會。但去年之前,尚未有基督教團體投入,因而當緬甸教會向精兵協會提出需求時,我們馬上想到台灣教會有許多優秀的老師可投入跨文化事奉。於是,2016年首次號召台灣教學人才,在緬甸舉辦第一屆「教師培訓營」。所有來參加的緬甸老師,都是第一次參與以信仰為基礎的師資培訓,他們深深感受有基督信仰的營會與其他營會的不同。今年的第二屆師資培訓營剛在8月初辦完,有幾位是第一屆的成員,因著有舊老師回來投入,我們有好的傳承;也因著有新老師加入,而激發更多創意。

短宣隊的事奉很容易流於蜻蜓點水,但短宣隊的事奉也可以很專業。早期短宣隊,是由台神學生籌組,但隨著所回應的需求越來越細緻,精兵協會開始聘任專職的短宣專員,擔任緬甸與台灣的橋梁。短宣專員面對的隊員可能有宣教老手,也有初生之犢;有初信者,也有教會長老。面對百百種人,短宣專員的使命是清楚短宣隊的價值。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當宣教師,但親臨宣教地的短宣隊員,會成為異象傳遞者、宣教動員者、宣教師的後援部隊,他們上了一堂有實作的跨文化宣教課,也成為宣教師的好朋友。

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於2015年11月的國會大選獲得過半席次,雖然一年多來新政府的執政毀譽參半,但隨著政治開放,帶動經濟成長、資訊流通,未來這幾年將是「宣教黃金期」,盼望在人心還沒被世俗價值觀占據前,有更多人投入緬甸的宣教禾場。

【2017聖誕醫療隊招募】
出隊時間|暫定12月20日~27日
出隊地點|緬甸北部城市
招募名額|10名福音佈道同工、1~2名牙科醫師
基本條件|有傳福音的熱忱,願意嘗試跨文化侍奉者。
服事內容|義診、佈道、聖誕晚會、聖誕禮拜。

【2018年短宣預告】
4梯隊|3月學校品格營、8月教師培訓隊、9月醫療短宣隊、12月醫療短宣隊(各8~10天)。

【緬甸華人在台月禱會】
時間|每月第三個禮拜一晚上7:00~8:30
地點|台灣基督精兵協會辦公室(02-28378232)
備註|晚上6:30備有簡餐,請事先報名。

陪伴,看見綻放的花朵

◎賴毅穗(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派駐緬甸宣教師)

第一次踏進小卉家時,其實有點被嚇到。不是因為煙霧瀰漫的廚房,而是她的父親頹坐著啜飲不明液體,神智顯得恍惚。簡單的方言交談,無法讓我表明急迫的來意,只能告訴小卉,我明天再來,或許可等大媽、二媽從田裡回來再談,總是會找到辦法的。

想要送小卉到城市去念高中的想法,是來自我們在緬北鄉村中小學教書的第一年過後。消極來說,看到許多青少年在國中、小畢業後,因家計關係離鄉背井去外地打工。學歷低、經驗少,涉世未深,往往容易誤入歧途。積極來說,像小卉這樣品學兼優的女孩,只要栽培,就是人才──為村子、為家庭、亦為了她的將來。我們相信,提升教育,是改變她人生的關鍵;分享信仰,是轉化她生命的力量。

寫信回台灣分享提供獎學金的計畫,得到很大迴響。但即使有了台灣教會的支持,能否執行也是個難題。在重男輕女的緬北鄉村,家長肯讓女孩念到國中畢業,算是很不容易了,遑論去城市念高中。要面對的難題有一卡車:如何說服家長?家裡的工作怎麼辦?去城市的吃住怎麼辦?身為長女的小卉更直言:「念高中是不可能的,下面的弟妹們怎麼辦?」坦白說,除了禱告,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

無奈,是比較貼近長期生活在鄉村裡的實況。教過的孩子們,類似的家庭問題大同小異。酗酒、吸毒、家暴、隔代教養,教育不受重視,大部分的人短視近利,只想維持現狀。誰會想要多花幾年栽培孩子,誰又能保證教育可以換取一個更好的未來?

我們在做些什麼?曾經,我在午夜夢迴驚醒,問自己。這些是她們需要的嗎?我們是否在干預別人的人生?是否在為她們編織一幅遙不可及的夢想藍圖,最後卻負不起責任?

小卉今年高中畢業後,回故鄉當小學老師(在緬北高中學歷即可當老師),今年她在潑水節營會中決志信主。回想過去那段日子,那些懷疑、無奈、徬徨,甚至悲傷的歲月(小卉高二時父親過世),不是因為在當下確定了什麼才往前走,而是因為有人陪伴。

因為彼此陪伴的每一天,累積了點點滴滴的信任和深刻的情感,因著信仰與盼望的愛心支持,讓我們得以繼續往前走。所以,今天有幸,我們可以看見栽培後綻放的花朵。

願像麥子一樣落在地裡

◎施慧岡(台南中會鯤鯓教會會友)

要去緬甸前幾個月,我們這群教師培訓隊就密集開會、討論、修改教案,一再思考著要帶給當地老師什麼,並且把信仰放入他們心中。出發前夕,遇到雙颱夾擊台灣的挑戰,擔心能否順利飛出去,卻不能做什麼,只能安靜在神面前禱告。滿有恩典的主垂聽我們的禱告,讓大家如期到機場,順利搭上飛機,數小時後,平安抵達緬甸。

有人說:「台東的土會黏人。」在台東住3年的我沒被黏住,去年一趟緬甸行,卻立刻被黏住了。一年來,即使忙綠,仍時常想起緬甸的天空、高山、食物,還有來培訓的老師學員們、甚至教會那隻小白狗……「Hi緬甸!我又來了。」二度踏上緬甸,一到教會見到熟悉面孔,包括阿英老師,雖還在暈機狀態,心裡卻好興奮。

緊接著,就開始各樣準備,以迎接5天的培訓教學。跟去年一樣,我負責華語教學,今年更承接4堂工作坊課程,包括認識自我、兩性相處和婚姻的等待等,也和台灣神學院院長陳尚仁搭配整個培訓的攝影。一開始報名工作坊的學員不多,令我擔心是否課程內容太敏感,導致少人報名。因著神的恩典,後來這堂課竟來了最多學員,課程中透過影片、繪本、遊戲,讓學員收穫滿滿。在華語教學時,我透過演戲的教學法,讓老師學員們體驗到演戲的有趣,也學到如何把演戲帶入教學中,增加課程的趣味性及挑戰性。

除了教學,還有一份服事讓我感動,就是用相機捕捉到許多動人的畫面。在培訓中,我們的餐點都是當地媽媽們準備,她們一大早就來教會,不論備菜、煮菜、甚至洗碗,全部一手包辦。我在後幾天,因水土不服而上吐下瀉,很多美食幾乎無法入口。但透過鏡頭捕捉到一位媽媽在處理雞肉的畫面,卻有說不出的感動。即使無法吃到媽媽們準備的餐點,光看到這畫面就回味無窮了。聽說有些媽媽是從外面請來幫忙,有些人並不認識信仰,但我深信因著這些服事,她們也成為一粒麥子,落在土地裡成長茁壯。

主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章24節)感謝主,讓我在這次短宣,透過所學的專業知識與經驗,和一群樂意為教育付出、比我年輕許多的緬甸老師一起分享,也再次經歷生命的奇蹟。我希望,這些老師們也都能成為麥子,願意為主服事,落在土裡而結出許多子粒來。

宣教廚房祕辛大公開

◎李詩慧(台灣基督精兵協會短宣專員)

籌組短宣隊就像策畫一場美食展,每個梯隊都必須從零開始。上帝是大廚、聖靈是經理、聖子是行銷公關,短宣專員就是二廚,跟著三位一體的神學習。找尋宣教人才,就像找到合適的食材一樣煞費苦心,只要有人有意願參加,大廚一聲令下,二廚必須立刻出動──即使詢問者對宣教的了解,未必合適參加,大廚也可能不惜成本,開始預備人才。二廚預備食材的前置作業包含:與詢問者保持聯繫、適時給予鼓勵,面談申請者、介紹協會宣教事工與短宣隊。

當宣教人才招募完成,就如同食材預備妥當,要開始備料──每個梯隊平均籌備期為4個月,平均每個月開一次籌備會,每次籌備內容分成4大區塊:宣教教育訓練、宣教書籍讀書會、事工討論、行政處理。若是有成員無法參加,二廚必須與其另約時間補籌備,以維持食材(人才)品質一致。籌備期間,二廚要跟著經理(聖靈)、公關(聖子)學習如何處理其他相關業務,和不同人協調──籌備教師培訓隊須關注教育最新脈動;籌備醫療義診隊須和簽約醫院充分溝通、協調。此外,票務、帳務、房務、保險、機場交通、公物運輸、與宣教地聯繫等行政作業多如牛毛,卻是美食展最基本的一環,事前必須妥善規劃。

準備妥當後,「天國美食」準備要移至海外設宴款待。出隊期間要特別注意每位成員的狀況,讓不同恩賜的成員彼此激盪出美味關係。食材(人才)的狀況與當地環境最難掌握,成員可能會發生諸多問題──在機場脫隊、行李丟失、水土不服或沒有進入狀況;與當地的溝通需要切換不同的語言模式,換算不同貨幣的匯率。二廚每天夾在不同文化間,還要確保帳務沒問題,協助隊長(通常是實習神學生)領導整個團隊,常會感到失去控制,這時就要開啟祕密武器──自動導航模式,將一切交給經理(聖靈),勿太在意得失,因為聖子的高人氣是帶領整場美食展成功的關鍵。籌備天國美食展一點也不輕鬆,但想到大廚的好手藝能餵飽許多人,二廚揮汗如雨也甘心樂意。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