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國五sèng音│海翁仔│Hóe-kim-ko͘│白翎鷥│蕃薯│苦楝仔│

◎林益彰

海翁 ê 聲嗽
「人生–ah/親像走馬燈/你講阮tìⁿ 悾–ah/看破閣是怎樣」──亂彈阿翔〈走馬燈〉

水袂牢湧,tō 親像
花袂牢枝,可比講
是啥以為 hái iông,tō 愛號做
Hái-iûⁿ,我講–ê
是彼一字,洋字欲怎樣
互相來「變通」!(冤家量債
閣兼吵家抐(lā)計,袂牢 tō 袂牢
語言毋是你 ê lān 膣;
袂輸內膏,只有「kàn」chit 个字
才會使為 tio̍h 精神  來拚生死)

 

Hóe-kim-ko͘ ê 胸坎
「我是戰士/毋是偉人/請唱凱旋的 ê 歌詩來聽」──閃靈〈火薰時代〉

宛然是,卡車般 ê 身軀
用梢聲 ê 美學,跤步出
一字  一句,沓沓仔成做
島嶼頂 ê 一葩火,一葩
若肩胛 ê siaⁿ-soeh
時時湠  代代傳,袂輸向時仔
彼陣颺(chhiûⁿ)粟內底 ê
爸母風

 

白翎鷥 ê 飄撇 毋是ké
「是目屎佇咧滴/抑是雨水佇咧落/我看無頭前」──董事長樂團〈假漂泊的人〉

步數是一稜
又一稜 ê siong-jiah,路途前 ê 要領
閣親像是,一支
又一支 ê kheⁿ-kau (坑溝)仔
所以–neh!
有啥會意願頕(tàm)垂,khiú 出當中 ê
彼一稜理
Hām 彼支骨
恬恬靜靜 ê 感受
南國為何 kàu-taⁿ
猶原是恬恬又靜靜 ê
胸坎心

 

蕃薯人 ê 肩胛
「目醒拼天理/天理卻天天醉/茫茫渺渺」──四分衛〈黑白〉

飄浪跳–矣,跳  矣
Tō 算按怎跳
也捆縛袂 tio̍h
語言 ê chit phiàn 江湖
已經
誠久–矣,誠久
毋知影番薯 ê
sim-chiâⁿ;伊
猶原踮佇暗暝內
是日頭光 ê 色水,恬恬咧紹介
花蕊般 ê 笑神
毋過褫出來,煞攏是
真久 ê 代誌–矣

 

苦楝仔 ê 喝咻
「蹛了世世代代的家/毋是你講拆,就會使拆/天公伯矣」──淺堤〈怪手〉

目睭毋願 kheh,不而過
只賰尻脊骿 ê 樂器
會使為 tio̍h
苦楝仔 ê jī-bú,來喝咻
受氣 受氣 受氣

雄雄,無張持 ê 倒頭風
迵 hióng 島嶼滿四界
仝款,也只賰尻脊骿 ê 樂器
會當來震動
苦楝仔頂懸 ê 呸喙瀾,

了後,了後,了後
Tùi 番薯行 kàu 海翁,再 kàu
Hóe-kim-ko͘ 佮白翎鷥,了後
攏 put-kò 是一欉,一場苦楝仔爾爾

 


歌題佮引文分別是 ga̍k-thoân 亂彈阿翔演唱 ê〈走馬燈〉、ga̍k-thoân 閃靈演唱 ê〈火薰時代〉、ga̍k-thoân 董事長演唱 ê〈假漂泊 ê 人〉、ga̍k-thoân 四分衛演唱 ê〈黑白〉以及 ga̍k-thoân 淺堤演唱 ê 〈怪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