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翁修恭牧師──大兄

翁修恭牧師
1973年9月17日翁修恭牧師就任台北濟南教會第八任主任牧師。

因為你,才有現在的我

◎翁思惠

8月29日,看到大兄的孩子在LINE親人群組裡告知大家,醫師已經通知家屬大兄的病情危急,大嫂與兒女們侍候在病床旁。當時大兄的女兒慧芳拿著手機貼近大兄耳邊,讓在日本的我與病床上的大兄視訊通話,我看到戴著呼吸器的大兄閉著眼睛,只聽到斷斷續續的呼吸聲。

大兄很安詳,我叫了幾聲:「大兄!大兄!」知道他無法回答,我心裡難過,只有向他說聲:「謝謝!」電話上,我為大哥禱告、祈求、讀聖經,願神的話語保守、帶領大兄。第二天清晨接到LINE非常難過,知道大兄已在台灣時間清晨3點,安然被主接回天家。

我想到4年前,我在加拿大溫哥華時,生了一場很危急的病,那時大哥知道後,急著要知道我的病情,也曾不斷打電話關心。

「大兄」一詞對我來講,其實是很遙遠及嚴肅的字眼,不僅因為我們年紀相差24歲的關係,與他交集的時間也不多。他的話在我們家是一言九鼎,無法決定的事,父親都會說:「去問你大兄,只要大兄說了就成了。」全家大小,包括父母,都很尊重大兄。

兄弟姊妹中,大兄個性最好,安靜順服、聽話聰明又好學,從來沒讓父母擔心。父親常常向我提到大兄的故事:當時父親開碾米店,大兄一面幫忙看店一面看書做功課。有次店外面有人打架,一個被打得破血流跑到店裡面,另外一個衝到店裡繼續打,然而大兄好像沒有發生一樣,繼續看他的書,不當一回事。

中學一年級時,全家從彰化搬到台中西屯,當時大兄得肺結核,在埔里療養院治療後回來家裡,當晚他病發,我目睹他全身顫抖嘔吐。

中學畢業後,要進台中一中前的暑假有英語先修班,那時大兄的病情逐漸好轉,受柳原教會郭東榮牧師的邀請,在台中三民路開設三民路佈道所,因離學校很近,我就與大兄住在佈道所。那時阿兄非常嚴格,吃飯時不能趴在桌上,碗必須拿起來靠近嘴巴,還必須把碗裡的飯吃得很乾淨。

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都與大兄有關係,就學與婚姻,都是大兄幫我決定。我這個最小的小弟,與大兄的個性恰好相反,從小就叛逆不聽話,不愛讀書,到處亂跑,經常讓父母找不到人,西屯街上,常聽到我母親叫我的名字。在學校從不依照老師的教導方式,會有自己不同的意見,例如數學從不依照老師教的方程式,會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到大學還是如此。

初中畢業後,我想讀職業學校,不想讀普通高中,但父親希望我能讀普通高中。過去因為家裡比較窮,所以兄姊們只好讀職業學校,後來家境好轉,父親便希望讓孩子讀普通高中,然後升大學。父親寫信給在英國讀書的大兄,大兄得知後馬上從英國寫信給我,說明父親的心意,提醒我讀普通高中將來的發展性比較廣。因為大兄的一封信,改變我的一生。

父母年紀很大才生我,特別關心我的婚事,深怕有生之年無法看到最小的孩子成家立業,在我當兵時就一直物色結婚對象。當時西屯街上,我與我一個小學同窗好友經常比賽誰相親多。當我辭掉工作進入神學院讀書時,父母又為我的婚姻沒著落擔憂,不得已再次打出「大兄」這張牌。

大兄同樣又是來信又是打電話,告訴我將來若要當牧師,必然要找一位好妻子,信仰及學養程度都要相當。大兄不知道從哪裡探聽到我當時正在和幸美交往,說她就是相當理想的對象,活潑外向,能力又強,將來對我牧會及家庭會有很大幫助,要我好好把握。

大兄的話對我來說就像聖旨不能違抗,我本來就有如此想法,只是感覺不配,不敢行動。但是因著大兄一封信及一通電話,給我無限勇氣與信心,因而最後終於如願娶到這麼好的妻子。

大兄,因為你對我的關心,才有現在的我,你的一封信,改變了我的人生,你的一句話,造就了我的一生,成就了我美滿的家庭。我們的家庭因為你的存在連結了兄弟姊妹的感情,你成就了翁家,翁家有你真是幸福美好!我們永遠記念你,永遠愛你!

▲早年台北濟南教會翁修恭牧師就住在這間日式木造的牧師館。

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蕭幸美

8月30日是我與外子的結婚紀念日,那天大清晨,LINE的親人群組傳來大兄翁修恭牧師於8月30日凌晨榮歸天家的消息,懷念大兄之情油然而生。縱使大哥三個兒女先前即在LINE不斷傳關於大兄生病的訊息,讓家族心裡有些準備,但我還是萬分不捨。

記得結婚第一年的年夜飯,我的公公翁天民傳道指定我主持家庭感恩禮拜,我以為只有我們小倆口及公婆,沒想到大兄出現了。原來大哥要先在台中與父母吃完年夜飯後,才趕回台北主理隔天的新春稱謝禮拜。

記得禮拜時,我聲音顫抖,第一句話講的是:「沒有想到,我會緊張到聽見心臟跳動聲……」瞥見大兄老神在在坐在那裡,不時投以慈愛的笑容,我突然有一股安全感,大兄宛如翁家的一座山,屹立不搖。

大兄是促成我們夫婦結合的背後功臣。大兄離開,一個念頭閃過,大兄,你不能走啊!我們夫婦意見不一樣、遇見衝突時,怎麼辦?我老公有時候不按牌理出牌,遇到溝通塞車時,我就拿出大兄這張王牌,告訴老公我會請示大兄,老公自然無話可說、知難而退。

2014年,大兄、大嫂為我圓夢,讓我住在他們天母的家,幫助我順利在淡水馬偕醫院完成CPE 400小時的訓練。有一次,我在台灣,老公在美國,加州發生火燒山事件,我幾天找不到人,心裡很著急,當終於在Skype找到老公時,我們的通話完全感受不到對彼此的關懷。我期待大兄好好教訓他弟弟,替我出氣,看見天不怕地不怕的老爺在大兄面前像隻溫馴的小綿羊,唯唯諾諾,判若兩人,讓我非常開心,因為大兄替我主持公道。

出國快30年,大兄退休後到洛杉磯探望我們。他自濟南教會的牧會工作退下後,開始會講笑話,我最喜歡聽他講從孫女那裡聽來的笑話,不是笑話本身好笑,而是因為嚴肅的大兄居然脫胎換骨,會說腦筋急轉彎之類沒有邏輯、無厘頭的笑話。

大兄的兒女們覺得爸爸是英雄,因為大兄比氣象台還準。我們要去哪個城市,大兄因為人脈廣,就會打電話到當地,問問氣候如何,讓我們免受風雨勞苦。我們到日本神戶牧會,也是帶著大兄的光環,我的女兒用大兄的名字在日本神戶的YMCA報名日語學習,居然可以省下入學金。

與大兄同住的那段日子,他喜歡與我討論他在聖經公會翻譯聖經的心得。他特別注意用字遣詞,例如使徒行傳26章14節:「掃羅,掃羅,為什麼逼迫我?你用腳踢刺是難的。」大兄非常滿意地翻譯如下:「掃羅,掃羅,你是按怎迫害我?你按呢做,親像用拳頭母掙石獅,家己討皮疼。」啊!母語實在是太美妙了,我們一起讚嘆,大兄喜上眉梢,雀躍不已。

那一年幫大兄慶生,邀請濟南教會的會友參加,大家同聚日本料理店用餐。不足掛齒的事,他卻提了好幾次,看見他多麼謙虛,珍惜好友的相聚;他送我的朋友他的講道集全集,這套講道集,曾經幫助一位浪子回頭,大兄甚至還將這套講道集寄給需要的人。

大兄毛筆字寫得非常工整、漂亮,常常看見他坐在書桌前寫日記;他執意不讓人幫他整理書房,喜歡讀報紙,更喜歡在浴室將頭髮梳理得非常整齊才要出來;鬍子刮了又刮,不能容許手摸到剛剛要長出的鬍子……這些美好的回憶,讓我看見神忠心、有智慧的僕人。大兄一生飽受兒女及大嫂愛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他真的活出來聖經所說;「兄弟姊妹,總講一句,許個會建立好德行的事,許個值得稱讚的事,就是一切真實的、一切通尊敬的、一切公正的、一切純潔的、一切可愛的、一切通謳咾的,諸個恁攏著不時囥佇心內。」(腓立比書4章8節)

▼翁修恭牧師成為李登輝總統的家庭牧師。

總統的家庭牧師

文圖◎朱瑞墉

翁修恭牧師簡歷

1925年

3月5日生,彰化縣人,翁頂(天民)傳道的長男。戰後在彰化稅捐稽徵處服務,後決心讀神學院而辭職。

1952年

27歲自台南神學院畢業後,曾擔任台南中會後壁厝教會(今仁德教會)傳道師。

1956年

在屏東中會潮州教會按牧。

1964年

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倍加運動叢書委員會幹事,後來總會宣教百週年紀念叢書任務完成後,被台中中會三一教會聘任為牧師。

1966年

前往英國劍橋三一神學院進修兩年。

1969年

獲得美國紐約協和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神學碩士,回國後在台南神學院教書。

1973年

8月16日被聘為台北中會濟南教會第八任牧師,戰後第四任牧師,牧養濟南長老教會21年。

1975年

曾協助景美教會建堂。2月為慶祝史懷哲誕生百年紀念,由陳五福醫師、翁修恭牧師、高俊明牧師、謝禧明牧師等擔任籌備委員,創立「史懷哲之友會」。第一任會長由陳五福醫師擔任。設立宗旨為:發揚史懷哲精神,並效法基督「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無私精神。

1977年

擔任台灣長老會總會副議長。1970年代,長老教會面對政治迫害,猶如在風雨飄搖中,翁修恭牧師擔任總會副議長,不畏當時戒嚴之下肅殺的氣氛。議長趙信 牧師出國,由翁修恭牧師代理議長,偕同總幹事高俊明一起發表〈人權宣言〉,為台灣民主與主權發出先知性的呼籲,引起普世教界的注目。

* * * * * *

1956年翁修恭牧師與大社教會潘萬祝長老的長女潘富美女士結婚,她生於1931年10月6日,婚後賢慧持家,不遺餘力協助翁牧師牧會,育有一男(志文)二女(慧芳、慧真)。

濟南教會多學者、教授、醫師及公務員,又承襲早年日本基督教會的作風,不免令人覺得學者、牧師都高高在上,會友彼此不太熱絡,新會友來也沒有人主動招呼,禮拜完了也沒有什麼彼此交誼,匆匆離開。冷淡的氣氛,也導致慕道友不會再來。

翁修恭牧師1986年來到濟南教會時,由於早年留學美國時,禮拜天去衛理公會或浸信會的教會聚會,親切招呼、交朋友,禮拜結束一起享用咖啡、茶點、甚至愛餐,和樂融融像一家人,因此他認為教會有需要改變這個作風。

1986年8月31日,台北濟南教會開始於主日禮拜後設置茶餅會,會友聚集在樹下交談、聯誼,慕道友有機會與教友分享生活中的喜怒哀樂,更加明白彼此對生活和信仰的看法。家庭小組有馬太、馬可、路加、約翰等4個小組,路加組組長為翁修恭牧師,牧師娘為副組長。

翁修恭牧師服務滿20年,1993年中向小會辭任,當時適逢台南神學院院長出缺,翁牧師被董事會聘為代理院長,因在濟南教會的任期尚未屆滿,小會同意任期中外聘,任期至1994年9月底,翁牧師在濟南教會正式擔任牧師21年。翁牧師在台南神學院服務期間,每週主日仍趕回台北濟南教會主持講道,並主持每月一次的長執會或小會。

1995年7月翁牧師在台南神學院兩年的工作結束後,濟南教會尚未聘得牧師,小會聘他為「暫代牧師」,至1997年3月16日王南傑牧師就任第九任牧師為止,翁牧師受聘為名譽牧師。

翁牧師在台北濟南教會牧會期間,1978年曾被選擔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第25屆總會議長、台南神學院董事長、台灣聖經公會董事長、台北YMCA理事長、財團法人台北濟南教會董事,被邀請參加二二八建碑工作,並被聘擔任行政院設立的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關心教會及社會。

1978年,當時李登輝先生任台北市長,長子李憲文結婚時,因其內弟曾文雄是濟南教會的信徒,請翁修恭牧師證道,並在濟南教會舉行婚禮,之後原在聚會所的李登輝先生就常來濟南教會禮拜,後來其女李安妮、李安娜女士也都是在濟南教會完成婚禮。

李登輝先生繼任總統後,因安全因素,被勸阻來教會,改由翁修恭牧師每月一次到李總統家中做家庭禮拜,因而被外界稱為「總統家庭牧師」。

翁牧師退而不休,每季至少在台北濟南教會講道一次。2017年因行動不便而在家休養,同年8月30日清晨3時19分年息主懷,旅世90載,9月24日在濟南教會舉行告別禮拜。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