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主日學老師,各種棒!

Photo credit: Daisylions

你最懷念的主日學老師是誰?讓我們看看這幾位主日學老師,他們各有所長、各有所專,能在教室教、也能在車上教;能教聖經、也能教文學,各種高招令人眼花撩亂,但教學用心都是無庸置疑,都是各種棒!


他講托爾斯泰的故事

◎王昭文

Photo credit: wildrosetn39

離上主日學的日子很遠了,但有幾位主日學老師卻永遠在我心中。他們為我們打下信仰的基礎,塑造我們對基督教的認識,從他們的身教言教,學習到如何趨近善,如何追求真理,更領受到基督教文化之美。

上主日學的經驗是在嘉義西門教會。記得從很小的時候開始,陳博誠牧師娘李美智女士負責主日學的教唱,她不僅教主日學課本上的短歌、聖詩裡的兒童聖詩,還教我們唱一些經典的聖歌。印象最深的是旋律甜美的〈喔主大仁慈〉,即法國作曲家César Franck的作品〈Panis Angelicus〉(天使之糧)。還有一首是以色列國歌〈希望之歌〉,曲調悲壯,和一般聖詩不同,留下深刻印象。陳牧師娘教我們基礎的音樂知識,又教我們唱歌發聲的方式,帶領我們進入聖樂欣賞的殿堂,至今覺得一生受用無窮。

國小四年級時,分班老師是一位不久前才來我們教會的蔡老師。他很有趣,上課並不用課本,而是講托爾斯泰晚年寫的那些很有福音意味的短篇故事給我們聽。那些故事我們都已看過,但因為年紀小,翻譯又很古雅,似懂非懂。蔡老師很會講,透過他生動的話語,故事的場景鮮活起來,大家都屏息聽著。他講〈鞋匠馬丁〉的故事,主角夢見耶穌說:「馬丁、馬丁,我明天要到你家。」聲音表情好生動,又描述那天寒地凍的場景,超精采。那篇比較長的〈義子〉,故事錯綜複雜,好像講了兩個月才講完。我們把這位老師直接稱為「托爾斯泰老師」,透過說故事,他在我們心中撒下信仰種子,帶領我們熱愛良善、簡樸,培養了憐憫之心。

小學高年級到國中,我們還是認真上主日學。謝淑民長老帶領我們查經──是的,小學高年級,就學習自己讀聖經,不但要讀懂作者的意思,還要讀出自己的見解。謝老師任職於銀行,但他靠自修擁有豐富的聖經知識,又很有自己的觀點。他上課會講得眉飛色舞,要我們一起想像耶穌講那些比喻的場景,破解一些陳腐的看法,但又不斷強調這只是他讀聖經的心得,每個人都要自己深入經文,找出意義,不要道聽途說。在他的教導下,我們覺得讀聖經是有趣的事情,更體會到基督信仰帶給人真正的自由,不必依靠任何權威,自己要和聖經內容不斷進行對話,找到真理之路。

能夠遇到這幾位主日學老師,實在是很大的福氣!期盼進到教會的兒童們,都能有良師引路,打下好基礎。

長長捲髮的開心校長

◎張丹綺

「丹綺!平安!」響亮的聲音搭配兩個勝利的手勢,這是我從小到教會上主日學一定會遇到的招牌招呼!他是我的主日學校長──一個高瘦的男人,留著一頭長長捲髮,總是用最敞開的笑容和肢體動作向禮拜天來上主日學的小朋友打招呼、擊掌。

他是我有印象以來的第一個主日學校長,也是老師。記得每次輪到他說故事的時候,他總是會找一些大哥哥、大姊姊穿上各種道具衣服幫他演戲,而他會邊演邊講故事。校長總是自己演出耶穌或上帝的角色,配著長捲髮造型和招牌笑容,他和普遍大眾對耶穌的造型認知實在太相像了!每一次上主日學看到校長就會特別開心,因為他總是把開心的氛圍分享給所有的小朋友,無論是招待或是信息。

隨著年紀漸長,我也成為主日學的助教老師,當時有和校長配搭主日學或夏令營服事的機會,才發現校長其實是很努力在維持他的服事,在他開心身影的背後,更是承擔著許多壓力、無奈與執著,就像每一位一直努力付出的主日學老師一樣。

高中畢業之後,我離開嘉義到台南讀書。偶爾回到嘉義的母會聚會,每次走進教會仍然會看到他站在門口,熱情地和每一個來聚會的大人小孩打招呼。聽到這個聲音、看到這個髮型、笑容,就讓人感到溫暖,校長真的很努力在服事每一個人。

最近,得知校長癌症復發,需要接受化療。由於日後會有掉髮的狀況,他毅然決然地把他瀟灑的長長捲髮剃掉了。生命總是充滿許多無奈與勞苦,但為主擺上的人,主必記念。

待我成為一個傳道者,就更確信一個事實:主日學老師永遠都不會像看起來那樣快樂。但是每個來上主日學的孩子,因為看到愛自己的老師快樂而快樂。而那些長年的努力付出與失落、同工之間的牽絆、眼淚、痛苦,都會因為一個孩子長大後的感謝而消失無蹤。校長,謝謝你!總是把快樂的氣息感染給我。

感謝每一個主日學老師的辛苦付出,或許總是遇到挫折,也沒有立即的果效,但你們的努力一點也不會白費。一定會有那麼一、兩個孩子因為你的堅持與擺上,而改變人生,甚至為主使用。正如哥林多前書15章58節所說:「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

兩倍厚的「紅皮」聖經

◎王博賢

Photo credit: jamelah CC BY-NC-ND

蔡素蘭長老,我口中的蔡老師。為什麼我至今仍然懷念,或許是她立下了許多典範。聽說她以前曾是中國小姐前幾名,如果在今日應該上表特版吧!(編按:PPT Beauty版)而過去師丈是截然不同信仰的人,他們在一起生活數十年,是超過我們想像的一對夫妻。

在男性出頭的長老教會,蔡老師恰如其分地扮演了主日學校長的角色,對付一群如我這樣的「叛亂分子」。作為教育事工的負責人,她盡心閱讀聖經。前些年,她曾不小心將聖經遺落在教會,我在副堂撿到,破舊的紅皮現代中文譯本,用一條橡皮圈圈著,我幾乎不用打開,就知道那是蔡老師的,中間夾滿了補充資料,每個扉頁寫滿了筆記,因此整本聖經已是原來的兩倍厚。在書側上,大大的「蔡素蘭」三字,證明了它的主人正是蔡老師。

重回教會的那一年,蔡老師送了我一本聖經,落款寫著:敬畏上主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就是明智。後方署名:古亭長老教會。後來知道那根本不是教會送的,是她自掏腰包送給我。她堅持那是教會送的,好吧!相較於有些人用教會的資源做自己的公關,我相信用自己的資源做教會的公關,上帝應該更加高興!在那之後,不時收到蔡老師的信仰相關參考資料、地圖、講義,後來聽說她奉獻給教會一些聖經,甚至有一本上千元的研讀本聖經,應該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在蔡長老的慷慨下,得到了一本屬天的靈糧。
在前幾年,蔡老師拿了一本講義給我,是有關協談神學的講義,已記不得蔡長老怎麼敘述它的由來,不過,我記得,她說:「這本你以後用得到。」我收下了,現在還在我書桌前。

一次母親節,我幫忙發禮物,發到蔡老師時,我輕輕在她臉上親了一下,當時她好高興,而我卻沒有放在心上。直到過了數年,才從別人口中聽到,她一直惦記著這件事,她好像跟不少人說她很開心!今日的我想回應:「蔡老師,我也很開心!我小小的動作,讓妳開心了那麼久,妳應該可以原諒我小時候那麼調皮了吧?」

來者怎追?細數與蔡老師相處的點滴:她跟我分享,她終生為了夫婿的信仰祈禱;她曾說過她可以為了預備主日學的課到無眠無日;在讀經時,她會為了聖經中的一句話、一個字翻遍註釋書;她做了太多超越一個平常信徒會做的事!今日落筆,想對她說:「妳要來者怎追呢!妳是我記憶中主日學老師唯一的典範!」

白色裕隆小車的四人主日學

◎陳佳佳

相片提供/陳佳佳

回想我國小六年級前的主日學老師,腦中出現的是父母的面貌,因為我每個禮拜主日學教室的場域,是隨著父母為所負責牧養的機構,前往不同教會請安報告的各樣旅程。
每個禮拜主日學教室的成員,一定有父母、姊姊與我,地點則是在白色裕隆小車中,與台灣各教會的禮拜堂。陳家的主日學內容極其豐富,除了與父母同享團契生活外,也與不同的教會參與禮拜。對我來說,這是一段豐富的信仰旅程,也因著父母全時間的陪伴,父母努力活出自己理解的信仰價值的樣子,讓我永難忘懷。

每週主日學教室的起點,是從全家坐上小白車開始,期待著全家到不同的教會禮拜,以及回程的親子互動。雖然父親每週選的聖詩與經文是一樣的,但是,每週吟唱時的感動都不同,長大後,慢慢能體會,這一字一句的信仰真諦是很深厚的。父親喜愛聖詩67首〈我心讚美上帝〉以及483首〈遇著試煉災禍圍你真艱苦〉,這兩首「家歌」,熟悉不已,每當司琴彈下第一個音,我們總能馬上在音韻中找到彼此唱和的默契,這是10年下來的四人主日學教室經驗,永遠難以忘記的一幕。

父親喜愛用哥林多後書12章9~10節作為講道經文:「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父親從小體力軟弱,所以更能在數不清的生命失落經驗中,深刻地倚靠上帝,對我們姊妹倆而言,父親的生命見證就是生命教育的真實教材。

四人主日學教室在小車移動中,也是經營親子關係的團契時光,許多生活的議題都在這個小空間提出來討論與激盪。

在這個移動的過程中,我們也曾經歷過危險,一次大雨淹沒了大馬路,母親在塞車陣中,來不及將車駛離淹水區域,車子因而拋錨了。母親試著離開車子尋找救援,父親則在車上安撫我們不安的情緒。時間久了,姊妹也等得煩心,開始笑鬧,父親告訴我們,此時此刻,母親為了我們的安全正在努力找幫手,我們不可以視為理所當然,他帶著我們禱告,為著母親在淹水區中順利找到救援,也為著全家在風雨中有顆平安的心。這畫面永遠駐留在我們姊妹的腦海中,提醒我們這世上沒有完全的倚靠,只能專心倚靠上帝。我的主日學老師是我的父母,也是我們姊妹一生學習信靠主的榜樣。

追隨她的腳蹤讀神學

Howard

Photo credit: susy ♥ CC BY-NC-ND

羅師母(本名姓吳)是一位宣教士,也是我最難忘的主日學老師。

羅師母在來到我們教會之前,跟她的丈夫羅牧師在菲律賓宣教,後來因為許多菲律賓勞工來到台灣,所以差會請他們到台灣服事菲律賓移工,並成為我們這間教會的一分子。
當時,我們教會是30多人的小教會,主要由五、六個家庭組成,40歲以上和10歲以下的會友居多,我是唯一一個20多歲的社青。

羅師母除了有移工的宣教事工外,在我們教會也經常講道。不僅如此,在她的家裡開有一個婦女查經班,每週帶著許多全職媽媽讀經。還有對我影響最深的是,她在主日崇拜後會帶我們查經,逐卷逐段地查,這就是我們教會的主日學,也是我們許多人在主日裡最期待的部分。當查經結束後,弟兄姊妹會繼續留下來,一起聊天、吃愛宴,所以在那一天裡,我們的身體和心靈都得到滿足了。

那真的是一段我很懷念的日子。直到我現在成為了傳道人,依然經常想起那段日子。在羅師母好幾年來的服事中,她帶我們讀過了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馬可福音、使徒行傳、啟示錄等,也跟我們分享過許多好書。我後來回想起來,發覺是她為我打下了詮釋經文的基礎,例如如何觀察經文的脈絡、發掘重要的關鍵字、字義的查找,以及參考背景資料和地圖等,可以說我現在有的這些習慣和基本功,都是她在那時候開始建立的。而更可貴的不單是在知識上,透過她年復一年逐卷帶我們查經,我感受到一個牧者教導羊群的耐心,預備經文時恆心認真的態度,回答問題時的態度,在查經時面對沉默的自在,以及明白神話語時的快樂和自由。後來,我想更深入地學習聖經,羅師母就為我寫了推薦信先讀神學院的延伸制,後來正式讀神學院。

我很感謝羅師母的付出,感謝神的恩典,呼召她成為宣教士,又差派她來到我們這個小教會牧養我們。因為如此,我在讀神學院之前就已經開始學習效法她,也在任職的公司裡帶領查經了。當我進到神學院讀書時,我在聖經方面打下的基礎一點都不輸給上過許多主日學、來自兩三千人教會的同學。

2016年3月開始,我和妻子加入了一間千人教會的植堂工作,現在成為一間分堂的牧者,牧養著90多人。回想起來,若不是有宣教士的榜樣,我大概沒有足夠的勇氣出來植堂,若不是有羅師母教的主日學,我對神話語的渴慕、教導的事奉肯定要經過更多年的磨練,這些美好的塑造、積累都是主日學老師在我的生命中送給我最好的禮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