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的契機】受苦的人

文◎保羅‧區普

譯◎Sharla Chen

你覺得自己陷在罪中嗎?你覺得自己被罪綑綁嗎?

盼望我能如此說:自從得到信仰的救贖後,我發現自己從罪中得到完全的釋放。盼望我能誠實地說,羅馬書6章11節的內容完全反映出我的人生:「你們也應當這樣,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在基督耶穌裡,向神卻是活的。」但令人難過的是,這並非我人生的真實樣貌。

不可否認,我在某些地方找到自由了。我過去是個非常愛生氣的人,然而,因著上帝釋放的恩典,易怒的脾氣消失了。我曾迷戀於某些世俗的歡愉,然而,因著上帝的大能,我已經能約束自己。只可惜,即便這些年經歷過上帝的信實,我仍覺得自己被罪纏累、被罪綑綁。

為什麼我們要日復一日在罪惡中掙扎?而我們最後要如何擺脫罪惡?這就是本文要探討的重點。

◆罪惡的三種本質

在羅馬書第7章,使徒保羅以自身經驗寫下了有名的申論:

「因此,我發現了一個律,就是我想向善的時候,惡就在我裡面出現。按著我裡面的人來說,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發覺肢體中另有一個律,和我心中的律爭戰,把我擄去附從肢體中的罪律。我這個人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使我死亡的身體呢?」(羅馬書7章21~24節)在這段經文裡,保羅對罪的本質提出3個富有洞察力的見解,以及指明我們為何會在罪中掙扎。

1.罪是定律 (羅馬書7章21節)

如同我們無法逃離地心引力,罪也是一種無法逃避的人生定理,你無法靠自己的意志來對付。若你下定決心明早要開始工作、若你下定決心要跨越障礙開始闖蕩……嗯,我們都知道結果會是什麼。

你無法逃離罪在心裡作祟,就像你無法逃離地心引力在你身上的拉力一樣。從你進入世界到離開的那一刻,內心的罪性會不斷把你拽向環繞在周圍的邪惡。

2.罪是爭戰(羅馬書7章23節)

屬世的戰爭是因為雙方的理念強烈不合所致。至於屬靈的爭戰,正是罪的律與上帝的律有分歧。像保羅一樣,我們一面渴慕上帝的律,另一方面我們又喜愛按著罪的律去行動。

你的內心總會在每一天進行激烈的爭戰。事實上,你的思想、慾望、談話、行為,都告訴你距離戰爭結束還很遙遠。當然,會有一些時刻,是你戰勝了罪惡,可是也會有許多時刻,是你因再一次的戰敗而受苦。

3.罪是牢籠 (羅馬書7章23節)

使徒保羅將自己形容為俘虜,即一個違背自己意志的人。我想我們所有的人,若有機會,我們會選擇完全擺脫罪惡,得著自由。有些時候,我真希望自己在接受耶穌基督的當下,就已經一同進入永恆。但是,在上帝永恆及無限的智慧裡,祂卻揀選我繼續留在罪是定律、罪是爭戰的世界中。

罪有誘惑及奴役人的本質。一開始只是在罪惡中小小掙扎,之後會轉變成一種使人上癮且具有毀滅性的習慣。即便我們從罪的牢籠中重獲自由,似乎不久之後,我們又要再關進另一個不同的牢籠。

◆在主裡的三個盼望

老實說,這篇文章目前為止還沒看見任何的盼望!保羅恰如其分地用絕望的哭喊作為辯論的結尾:「我這個人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使我死亡的身體呢?」(羅馬書7章24節) 你能認同這些話嗎?我確定我可以。

但是,我們不能只停在第24節,感謝神,羅馬書第7章還有第25節:「感謝神,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不論罪的律如何催毀我們,不論我們的內心如何與罪惡爭戰,不論罪的牢籠如何一直想盡辦法俘虜我們,我們仍有許多理由感謝及找到盼望。

1.赦免

緊接在羅馬書第7章之後的羅馬書8章1節,是不是讓人受到激勵?「所以現在,那些在耶穌基督裡的人就不被定罪了。」即使在我生命所有的汙穢與掙扎中,我仍能站在聖潔的上帝面前,因為祂全然的赦免。

2.權能

保羅在加拉太書2章20節說道:「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而是基督活在我裡面。」今天,你可以對抗罪惡的誘惑,你可以經歷到與罪惡對抗的勝利,並不是因為你很高尚、很正直,而是永活的上帝在你裡面做工,你有迥異於過去全新的生命。

3.得救

若你可以謙卑地祈求上帝,拆下自以為是的面具,坦然地來到基督面前尋求幫助,你將會在生命中經歷救贖。然而,直到耶穌基督再來,你得到的救恩才會完整。那一天,罪的律將被連根拔起。那一天,我們不再是俘虜。我等不及那天的到來!

◆得勝的三個祕訣

我不希望只給你幾個原則,下面還有三個可以輕鬆記下來的祕訣,讓你可以應用在生活中:

1.別因為罪咎被擊垮

若主耶穌給予赦免,控訴自己的行為就毫無價值。不要將犯罪視為理所當然,但也別老是活在內疚及羞恥中,因為耶穌已經付了一切贖價!

2.別太輕易放棄

若主耶穌加添你力氣,你在每一天都有新的可能。即便你在10分鐘前剛對罪妥協,但這次你可以對相同的罪說「不」,因為上帝的能力住在我們心中。

3.別獨自對抗爭戰

若主耶穌給予救恩,就好好利用祂供應恩典的管道吧!今天就可以打電話給某位弟兄或某位姊妹,坦承自己長時間以來陷在相同的罪中、被相同的罪綑綁。你可以等著看,上帝將會為你做什麼奇妙的事。

是的,事實是,像保羅一樣,你、我都是可憐的、受苦的基督徒。然而,約翰‧紐頓(John Newton)所寫的〈奇異恩典〉也同樣真實:「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