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馬丁路德:加拉太書講義》的旅程 聆聽大師講課的那些年

◎顧美芬

委身於使命           2011年7月

經過幾個月的思考及禱告,2011年6月我在合約上簽了名、蓋了章,表示之後的4年,要委身於翻譯《馬丁路德:加拉太書講義》了。

其實,我不是向中華信義神學院出版社負責而已,也是向上帝負責。但我又能負起什麼責任呢?若上帝沒有給我健康的身體、清楚的頭腦、語言的恩賜、好眼力、會打字的手、願意的心,我無法完成這個任務。

這也是我禱告較久的原因,我的責任已經夠重了,角色也很多了,沒有人會認為我還不夠認真,但這是使命,好像非做不可。我不敢推辭,只求恩典的主,賜我紀律,日日持續,保守我到4年之後,完成託付,按時交稿,而且品質良好。

配偶攜手同工        2011年8月

路德說,此書是他訂婚的對象,是他的凱蒂。我請我的結婚對象來校對,一起獻上最好的。感謝上帝使用我們,在不年輕的時候,還能夠一起同工,沒有拆夥。

路德只活了63歲(1483~1546年),但他的著作與影響遍及世界;但願我們靠主恩典而產生的譯作與創作,都能影響少許華人基督徒。若蒙主恩能夠完成翻譯出版,我也快到路德過世的年紀了。

與時間烏龜賽跑     2012年1月

半年過去,交了八分之一的稿,很開心,可是開心了兩天,就又要繼續工作了。我把每個頁數都寫在卡片上,每次翻譯好一頁,就刪除那個數字。這樣的好處是會想要趕上進度,然後享受有紀律之後的好感覺,甚至進度超前的勝利感。

其實沒有人跟我比賽,我像龜兔賽跑中那隻兔子,跑了一陣子,看看前面沒有人,就很放心地去睡覺。然後有隻烏龜──時間,慢慢地爬過來,它從不休息,看似很慢,卻還是給我壓力。只要我休息過頭,就會驚覺,我又輸給它了!

今昔之對比            2012年7月      

我每天都在拖延跟大師會面,因為知道他又要囉哩囉嗦講很多話,可是又很有道理,是從天上來的智慧之言,我必須忍耐去聽它、去翻譯它。終於,今天我交出去這半年的分量,也就是我完成翻譯四分之一了,耶!

路德今天說:「保羅在此處理的是件大而嚴肅的事,亦即關乎所有教會是否能持守純正教義的事。簡言之,爭議中的事是關乎永生永死的,一旦純正、確定的道被拿走,就不再有安慰、救恩、生命了。」

他講解時經常以這樣的模式:「就好像保羅這樣說……」,接著想到自己的處境:「所以我們今天也一樣……」路德面對的是教宗與不正確的神學;正如保羅面對當時的猶太人與假使徒不正確的教義。那我們呢?

老我的惡            2012年12月

過了將近一年半,今天翻譯完第200頁,已經完成三分之一,感謝主!最近的新學習真精采,路德說:「基督徒身上仍然因肉體留有天生的惡。恩典還無法完全轉化敬虔者,使他們變成全新完美的人,在敬虔者身上仍然留有殘渣,就是老我天生的惡。舉例來說,假設有個壞脾氣的人歸信基督了,雖然他因恩典變柔軟了,聖靈浸透他的心,他變得較溫和了,但他肉體中天生的惡並未完全消滅。同樣地,嚴厲的人歸信後,不會完全把嚴厲消除,嚴厲的殘渣碎片還會緊附著他們。這就是為什麼福音與聖經兩者的真理是同樣一個,但性情不同的人就會以不同的態度對待之。有人的教導可能較溫和,有人可能較嚴厲。因此當聖靈澆灌在不同的器皿中,不會立刻把人天性中的惡除滅,而是一生之久要繼續把原有的罪清除,聖靈不只是在加拉太人中,而是在萬國萬民中都要如此。」

困難中繼續前進    2013年3月

這半年經歷母親過世,去了一趟溫哥華舉行追思,母親葬在父親旁邊。但去年年底還是交了半年的進度,現在已經完成250頁,感謝主!

路德大師教導我:「信心將榮耀歸給上帝,這是可以歸給上帝的事情中最高的。簡言之,信心不在的地方,上帝就一無尊貴。」

我禱告:1.不要被不是最重要的事牽絆,求主讓我專心也忠心完成這項使命。2.除去「每天都不想翻譯」的心態,我好像做別的事都很勤快,就這件事會拖延。

校對的外子很認真,他仔細對照拉丁文與英文版(雖然沒學過拉丁文,看多了也知道),再看中文翻譯。最近我想,我們結婚,焉知不是為了「生出」這偉大的中文譯本,呵呵!馬丁路德在序言中說,他「生出」這本書了,在此之前,他怕自己得黑死病而死,我也偶爾會想,不要沒翻譯好就回天家了。

我也為病中的普愛民牧師(Armin Buchholz)──我的路德神研所所長禱告,我會想翻譯這本巨作是因為他教了我三年路德神學,大量閱讀了路德的作品。註

路德一生中講過幾次加拉太書,一次是1531年7月講到12月,6個月講600頁,一個月要講100頁,等於每天講3到4頁。那個寫筆記(用速記)的學生George Rorer也太厲害了。

我每天只翻譯半頁,因為有重要的學者告誡我說:「求對、求好,不求快。」

求神興起後起之秀  2013年6月

翻譯這本經典古書,真是神給的大禮!可惜我雖知道寶貴,卻還是痛苦不堪。

每天都要去聆聽大師講課,至少一小時以上。有時候真的很想翹課,可是知道任性的結果,就是要補課,連上次他說到哪兒了,我的思緒都不連貫,就會更痛苦。真的,大部頭的書翻譯到後來,有時候會找不到自己前面用了什麼譯法。我每本翻譯都會建立譯名一覽表,還是不一定有用。

校園團契舉辦的第十二屆青宣就要展開了,我很榮幸在相隔9年之後,第二度成為翻譯工作坊的講員,表示自己還在持續翻譯的工作,求主興起更多後起之秀。

不再痛苦如前      2013年12月

每天聆聽馬丁路德大師講課已經成了習慣,不像剛開始那樣痛苦了。

而比起口譯,筆譯真是舒服多了。這次唐慕華講座我擔任新竹場的口譯,沒有講稿,所以事前讀了好幾本她的書,以前也翻譯過兩本,可是臨場有些很簡單的也聽不懂,真是恐怖,現在總算過去了,有錯誤也沒辦法更正了。

因此,我就更感謝上帝賜我會修改我譯作的先生,他每天下班後都在修改這本經典大作的中譯,求神也賜他好體力及好頭腦。上帝給的禮物都極為珍貴,尤其是會糾正我錯誤的人!

路德說律法與福音要區分,又要相連:「被律法監督不是永久的,只到真道來臨為止。這也是詩篇147篇11節教導的耶和華喜愛『敬畏祂的人』,就是那些受律法監督被壓制的人,但後面立刻加上『和盼望祂慈愛的人』。因此這兩件實際上如此不同的事,必須連在一起。

人在上帝的震怒下意識到懼怕與恐怖,但同時又盼望上帝的慈愛,還有比這更矛盾的嗎?前者是地獄,後者是天堂;然而在人心中,兩者必須儘量緊緊相連。推理上兩者很容易連在一起;實際上從我常有的經驗來看,要使兩者相連是世上最困難的事。」

最後一哩路       2014年12月

翻譯完第五章,也就是已經完成超過85%了,感謝主!已經持續了3年半,還有半年,只剩第六章了,求主施恩。

這半年我蒙主保守,仍然維持幾乎每天在交通大學走一圈、每天翻譯一點,翻譯與運動都需要紀律,這也是神賜的恩典。

這學期我在中華信義神學院教碩士預科的「加拉太書」,直接就用路德的講義,當然,他的講義實在太厚,所以需要刪減。例如一堂課只能講(唸)6頁講義,但我會發60頁已經翻譯好的資料,請學生看過之後,去蕪存菁變成6頁。其實不能說路德的講義有「蕪」,應該都是「菁」,但找出重點,也是一種學習。學生反應說很有收穫,我們常常唸完一堂課後,都覺得路德講得實在太精采了。

例如路德解釋信心與盼望的不同:「信心是神學家與法官,與錯誤及異端爭戰,審判各種靈與教義。盼望是上尉,與各種感覺爭戰,煩惱、磨難、不耐煩、哀傷、不果斷、絕望、褻瀆;而它以喜樂與勇氣等等來爭戰,對抗這些大邪惡。信心的主題是真理,它教導我們確實緊緊抓住真理;它尋找的主題字句就是應許。盼望以良善為主題,它尋找的主題字句就是應許之事,是信心命令我們要接受的。」

大功告成      2015年6月

持續4年的工程終於完成,有望在宗教改革500週年與大家見面。路德這本1531年講的講義實在太厚,他自己最後都說:「我很難相信自己在公開講授保羅致加拉太人書的時候,竟像本書所顯示的那麼囉嗦。」

愛,才會讓父母變得囉嗦,上帝多次多方曉諭列祖,主耶穌不厭其煩教導門徒,好像都很囉嗦,為什麼囉嗦,就是人不聽從,或不很快聽從!但願我們聽從,但願主喜悅我們。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