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是最神聖禱告

攝影/林宜瑩

約書亞

當統促黨在台北街頭上,慶祝中國極權政權生日時,香港青年呂智恆隻身來到台灣,在立法院牆角坐了下來,忍受北部的秋天暴雨,進行7天的絕食。動機很簡單,為被失蹤的李明哲的生存禱告,希望喚醒港台青年,守護民主自由的信念禱告。但這則消息被淹沒在人海中,鮮少人知。

絕食是人最簡單的抗爭,也是最直接神聖的禱告,我們甚至可以說,台灣今天可以享受的自由民主社會果實,也是許多先賢用絕食掙來的,其中以施明德最為人熟知。

當年施明德為了台灣民主坐了26年牢,被國民黨關押期間,先後絕食數百次,絕食時間前後加起來,達4年7個月,被強制灌食4030次,創下世界上少有紀錄;世界上最有名的非暴力抗爭領袖甘地,一生為了印度獨立運動和種族宗教和睦,絕食了32次,最長的絕食時間是35天。

絕食抗爭行動的基本條件是意志和決心,如果加上慈悲和願力的因素,就是禱告齋戒,穆斯林信眾的齋戒,廣為人知,開齋日也被穆斯林信徒視為過伊斯蘭教新年。其實基督教傳統也有齋戒,耶穌在曠野中40天,不吃東西,抵抗魔鬼的誘惑,後來的人記念這段時間,訂下復活節前40天為齋戒,或稱四旬齋。有些宗教把齋戒擴大解釋就是珍惜生命,和照顧沒有食物的窮人,千年後,基督教的齋戒已經簡化成大齋和小齋,大齋就是禁食,以復活節和聖灰節,兩天不吃食物,東正教和天主教以及路德宗和聖公會還保持這樣的齋戒,至於小齋,只是不吃溫體動物肉類,並堅持一日一餐而已。傳統穆斯林對齋戒習慣,比較類似猶太教,但是要學習耶穌在曠野中完全不吃只喝水,是不可能活下去的,宗教世俗化之下,即便穆斯林齋戒,也只是做到日出不吃,月升進食。佛教也有齋戒,動機觀念也相當接近。

在耶穌來臨前的羅馬時代,古代愛爾蘭民族就有絕食抗議習慣,例如遇到對方欠債不還,或兩造糾紛,覺得受到委屈的人,可以到對方門口絕食抗議,引起注意後,請社區長老開會公決,這種以非暴力方法處事自古就有,但是把不吃飯抗議方法用到極端,通常發生在戰爭時期,不願意投降的人,以自殺或絕食方法尋求死亡降臨,表示忠勇的信念。

呂智恆說,多數台灣人生活在自由之下,缺乏危機意識,對李明哲被失蹤被判刑無動於衷,若持續維持這樣的心態,有一天台灣就會像香港,變成被極權中國宰制的國家。呂智恆隻身來到台灣,絕食禱告,希望熱愛這塊土地的台灣人,一起聲援這樣的禱告,我們也為了絕食中的呂智恆弟兄的身體平安禱告,就像我們記念主耶穌在曠野中的絕食一般。 (作者為台灣長老教會希望之家退休老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