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如果上帝真的是董事長

上禮拜,《鏡週刊》報導了馬偕醫院董事長疑似私設公司自肥圖利的消息後,引起一連串的效應。下屆董事長的權力爭奪陰謀、在中國投資籌設馬偕醫院……等許多話題都上了媒體。《民報》在訪問醫改會副執行長朱顯光時,朱趁勢呼籲衛福部修訂的〈醫療法〉早日通過,讓公益監察人及勞工董事的制度可以確立。因為他認為任何財團法人醫院都屬「公益法人,都是社會資源」。

劉伯恩在2015年接任馬偕董事長受訪時曾說:「這時我更領悟到:上帝才是我們真正的董事長!」他說這句話是社交語言,還是肺腑之言呢?當馬偕醫院正從前前任董事長莊焜明不願交接下台,動用司法資源濫告總、中會幹部及相關人員的傷害中逐漸恢復時,卻又因劉伯恩惹議而上新聞。如果,劉伯恩所說「上帝才是真正的董事長」這句話屬實,今天何來那麼多的風波?特別是在台灣、中國兩國敏感之時,爆出要去中國投資設立醫院的消息。

去中國投資籌設醫院在目前階段實屬不宜。去中國投資籌設醫院與將台灣的醫療技術傳授給中國的醫生,是完全不同的事。去中國投資,資金得進入中國的市場,容易受到中國政府的控制,醫院的成敗不是董事會可以控制的。而醫療技術的傳授是人道救援的延伸,是「教他們釣魚而不是給他們魚吃」。雖然醫療技術的傳授也有風險,我們得警醒、提防;但與設立醫院相比,風險明顯降低太多。不論馬偕醫院董事會有沒有想要在中國籌設醫院,醫療的中國熱是否合適,得在信仰上好好省思。

當然在面對醫改會朱顯光所提出來的問題,我們可以了解他是站在現在醫療問題上,提出來醫改會之理想見解,然而他完全忽略了教會醫院的歷史成因。如果忽略教會醫院的歷史脈絡,而只強調教會醫院的「公益性」與「屬社會資源」時,可預期的是台灣的醫療環境將會越來越沒人性。但他所提出來的「血汗醫護」的問題,也是我們在信仰及實踐上必須省思如何解決的問題。

面對教會醫院在現代社會的挑戰,除了國家法令之外,我們得回到最初這些宣教師來到台灣設立醫院的精神。宣教師設立醫院,並沒有想過要賺錢圖利自己,而只期盼藉著醫療的服事,讓台灣人民感受到上帝的愛在他們身上!

如果上帝是董事長,祂不會讓馬偕醫院陷入圖利風暴,不讓醫院落入統戰的可能性,不會使醫護淪為血汗勞工,不會使病患受到冷漠!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