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計畫太多才能冒險之勇闖法蘭克福 上

法蘭克福中央車站

文圖◎脆迪酥

我天生性格緊張,無論大小事都會令我擔心,所以總是喜歡「提前計畫、以防萬一」,身邊總有3個行事曆跟著我跑:一個網路行事曆、一本隨身攜帶本日曆,還有一張壓在辦公桌透明墊下的手工日曆。大家一定會問:「這麼多日曆難道都不會混亂嗎?」我總是在心裡回答:當然不會,因為一件事情就重複記3次,非但不會出錯,還能將時間運籌帷幄得相當好!

但這次法蘭克福一日遊,卻是我這輩子最不認真做功課、最臨時抱佛腳、最不像自己風格的壯遊。因為至德國出差,光是要將全英文的會議寫成華文報導,就讓我好幾個月都睡不好,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規劃行程,連詢問朋友哪裡好玩的動力也蕩然無存……。

就在回台灣的前一天,因著前一晚趕稿到凌晨,早上既睡不著,又不想待在飯店耍廢,我突然神經錯亂地拿起包包,將行動電源、Wi-Fi分享器、50歐元、手機、兩個德國乾麵包、一大瓶氣泡水胡亂地丟進包包裡,然後傻傻地出門探險了!

關於法蘭克福的兩三事

德國法蘭克福是個很特別的城市,集世界金融中心、交通樞紐及國際都市於一身,是世界各地旅遊者必朝聖之地,還曾經住了一位超級大文豪──歌德!

首先,我面臨的第一個挑戰是:要從法蘭克福機場搭S-bahn(類似台灣區間電車)到目的地法蘭克福中央車站(Frankfurt (Main) Hbf),而在全歐洲第二大機場法蘭克福機場找到車站本身就是件難事,我來來回回找了近一個小時,靠著幾個可辨識的英文單字終於找到了自動售票機。看著機器螢幕上一大堆看不懂的德文單字,管他三七二十一,買了張類似一日券的車票,便興高采烈地搭車去了。至於站錯月台等不到車、鐵路服務人員不太友善等經歷,就讓我選擇性遺忘吧!

類似台灣捷運的U-Bahn
地鐵S-Bahn

啟程

到了中央車站,我熟練地邀請我最好的隊友──「Google地圖」加入我的壯遊。第一次這麼衝動地旅行,讓我緊張地想尿尿,但隨便進去一間廁所就得花費0.5歐元,我心想:「才一開始就要我從錢包掏錢,真的有點不太爽快……」但也只能照單全收!

一走出廁所門口,異於常人的第六感突然感應到,為何世界旅遊重鎮街上的旅人這麼稀少?餐廳為何還未開張?正當我絞盡腦汁地猜想該不會是有恐怖攻擊時,手機上的日期適時提醒我:今天是禮拜天,德國假日不營業。好吧!我就不信我會這麼衰,咬著牙、硬著頭皮,繼續我毫無計畫的旅程。

歐元標誌「€」,後為歐洲中央銀行總部。

歐元塔

這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大的歐元標誌「€」。恰逢假日的關係,沒怎麼感受商場上那分秒必爭的緊張,反而有幾隻鴿子陪我瀏覽。歐元標誌上的12顆金星,就數字「12」而言,本身代表著完美無瑕的意思,但網路上也有人說是出自聖經典故,代表聖母馬利亞頭頂那12金星組成的光環。歐元塔後的大樓──歐洲中央銀行總部,是控管與發行全球歐元的超級大戶。

歌德故居
歌德故居大門

歌德故居

走著、走著,若不是隊友提醒,我可能就匆匆錯過了17世紀富裕階級的居住地。這幢黃色大屋是著名德國詩人、文學家、科學家歌德(Goethe)度過26年歲月的地方,緊鄰的是歌德博物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歌德的家幾乎全毀,戰後經過人們搶救,恢復了原貌,部分物料還是從瓦礫中搶救出來的,十分珍貴。

歌德,1749年出生於德國富裕的家庭,著名作品有《少年維特的煩惱》和《浮士德》等,從小就受文學薰陶的他,除了有詩歌、戲劇和小說等創作外,也是位科學家,在解剖學和植物學上有相當的成就。

衛戍大本營與聖凱薩琳教堂比鄰而居。

衛戍大本營、聖凱薩琳教堂

天氣炎熱,突然口有點渴了,想去路邊喝個咖啡,隊友立刻告知附近有間著名咖啡館──衛戍大本營(Café Hauptwache)。這間百年老店興建於1729年,曾是警備總部兼監獄,1904年改為供市民休憩的咖啡館。

看見溫暖的陽光灑在每位愜意品嚐咖啡、聆聽鳥鳴的歐洲人身上,我情不自禁嚮往起來,但一看價目表便摸摸鼻子走人了。這間咖啡館的價格在當地屬中間略高的價位,台灣的物價根本無法相比,我還寧願去買貴森森的星巴克,心裡也不會這麼淌血!

緊連咖啡館的是法蘭克福最大的路德會教堂──聖凱薩琳教堂(Katharinenkirche),以早期基督教殉道者聖凱薩琳命名。建於1678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遭轟炸,1950年至1954年又重建。這兩個景點在當地非常特別,因為都屬巴洛克時期的建築風格,整個給人一種大氣、磅礡、華麗、炫富到眼瞎的感覺! (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