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藥10年內減半,環境用藥呢?

李道勇

中央研究院日前邀請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以「農產品安全的展望」為題演講。林主委提到,台灣農藥的使用量跟國際相比明顯偏高,除氣候因素外,過去對農藥的使用習慣也有影響。以去年為例,國內生產加進口的農藥量為2萬5555公噸。

林聰賢表示,現代科技可以生物酵素作為農藥(如利用蘇力菌、維生素益菌栽種茶樹),希望藉由生物防治(如溫室捕植蟎防治紅蜘蛛)、農業疫病監測與非農藥防治技術(如經由植物醫師協助,分析作物與病蟲害的特性,以及土壤、氣候等環境因素,指導農民精準用藥)。他並且宣示希望在10年內,達成全國農藥使用量減半的目標,技術成熟後,也能將技術、經驗變成產業,輸出到東南亞國家。

林主委的宣示,我們當然熱烈期待,但是環境用藥?不久前,民眾因使用混合芬普尼的殺蟲劑,導致雞蛋被污染成「毒蛋」,台灣就有3個蛋場驗出芬普尼超標,下游7業者下架封存8萬6000顆雞蛋。

2015年初,台灣就發生眾多麻雀、猛禽中毒死亡;當年也驗出手搖茶的芬普尼農藥殘留。芬普尼在2016年後,僅准微量使用在稻米和玉米上;可是為何把芬普尼用來當作環境用藥噴灑,讓芬普尼殘留在雞蛋中?

9月初,埔里鎮又有蜜蜂大量死亡,粗估埔里鎮就有4000箱遭殃(一箱有3萬隻蜜蜂),最嚴重的每箱約有五分之四的蜂兒暴斃。農試所研判與附近噴灑芬普尼有關。蜜蜂大量死亡,不止是蜂農損失,農林作物也失去蟲媒,開花無法結果。

如果台灣繼續使用芬普尼作為環境用藥,將有更多生靈遭殃。農委會最好與環保署將環境用藥一併考量,才能事半功倍,否則顧此失彼,功虧一簣。
(作者為城南文史工作者)

1條評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