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不知霸權為何物的年輕一輩

photo credit: CWM Global Youth Forum Facebook

盧悅文(前WCRC副主席)

8月底有幸參加世界傳道會(CWM)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辦的「世界青年論壇」,討論在霸權之下重新想像教會與宣教。會議讓我看見教會青年對於議題的思考深度和廣度,但同時也感到憂心。

首先,得為過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青年事工委員會培養年輕一輩參與普世事工的用心喝彩。從2010年參與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開始,我不停見證PCT推派青年在各種議題上的積極學習與回饋。當中除了青年的自身努力,也表示青年事工委員會在培育上的用心。

台灣的執政黨以及在野黨讓台灣的年輕人普遍對於「霸權」、「帝國」有著較為敏銳的感知和認識,並提高公民參與國家政策和社會議題的參與度和關心。因此在此次會議中,討論霸權之下如何重新建構教會觀以及宣教觀相關議題時,我教會青年代表對於進入討論脈絡並沒有遇到困難。

然而,在活動中卻隱藏著一個隱憂,就是來自於被《阿克拉信仰告白》批評為「帝國霸權」國家的教會代表們,對於自己的教會和國家被如此批評,感到相當不舒服;而過去經歷各種形式殖民直到今日依然深受其害的地區教會青年,面對新形式殖民,卻一點都不自覺,反而覺得霸權對於國家基礎建設以及提升人民生活水準是好的。

舉例而言,非洲教會的青年代表們對於霸權的認知,還是停留在西方殖民帝國,對於新興殖民形式和霸權,選擇視而不見,或不願意討論。在這個脈絡下,中國的「一帶一路」及中國在非洲的各種經濟殖民、環境破壞和違反人權的惡行,並沒有出現在討論霸權的脈絡內。而歐洲會員教會的青年代表對於自己國家和教會被冠上霸權的名聲感到很不自在,甚至要求主辦方給予喘息空間。營會幾乎環繞在非常美式吵鬧而無在地脈絡的崇拜、宣傳個人英雄主義、強調個人豐功偉業及父權的氛圍下結束。

看著這些代表CWM會員教會現況的青年,我和幾位講師們深感憂心。儘管傳統霸權依然掌控全球政經情勢,但對於新興霸權,深受殖民之害的國家和教會們應更有警惕。然而從青年代表的反應,大家爽於批評傳統殖民霸權,卻對新興霸權噤聲不談。這樣的脈絡下,「想像在霸權之下的教會和宣教」根本就是空談,和CWM致力於「追求公義」的形象,有著相當大的反差。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