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論壇】台灣賤民說

中國十九大會場。 photo credit: wikipedia

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十九大)已於10月24日落幕,會中也正式對外公布中國接下來5年的高層人事布局。

會議中,中國府方就港澳台議題做出報告,強調必須緊縮中央對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面管治權,以確保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一國兩制實踐。而對台政策,則是要求台灣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在台灣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下,雙方就能開展對話,協商解決問題,台灣政黨團體同大陸交往也不會存在障礙。

在十九大結束後,「台灣競爭力論壇」也試圖就中國未來對台政策做出討論與評析。受邀出席的台北市商業會理事長王應傑卻在論壇中,公開表示台灣很多沒到過中國的愚民、賤民,根本不知道中國有多進步。此番「台灣賤民說」,也引來社會撻伐。

「台灣賤民說」引來關注,無疑與「賤」這個字的自貶意有關。不過被稱做什麼民,其實真的沒那麼重要;對大家來說,要緊的還是以什麼樣的心態,說出這樣的語句。

事實上,約莫十年前,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研究員吳叡人也曾發表一篇《賤民宣言──或者,台灣悲劇的道德意義》,在文中欣然接受台灣人的「賤民」身分。吳叡人透過自貶、自嘲的語法,將台灣比擬成主權民族國家體系的賤民階級,被國際政治排除在外,爬梳出台灣人命運的多舛,道盡台灣民族主義夾在東北亞地緣政治下新舊帝國主義角力之中,坐困愁城的哀愁。

語言其實很神奇,同樣都是「賤民說」,由於「說者」背後的想法立基不同,也引發「聽者、看者」凝視後,做出不一樣的反饋。

已故民主鬥士鄭南榕的《獄中日記》,裡頭有一小段寫到他對台灣人的定義:「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這句話至今天來看,依舊不過時,依然能表達出台灣人在凶險湧動的世界局勢中,善良地、微聲地對外發出渴望求取生存的心聲。

不論你我對於「國家」有任何圖樣的想像,只要眾人對於這塊土地的認同一致,不論賤民、皇民,我們都會是堅強的命運共同體。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