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實況紀錄

Excel

下著雨的星期天上午,一如往常的去教會聚會,我刻意獨自坐在比較少坐的後排位置,擺放好聖詩、聖經,做一個安靜心的默禱。禮拜程序來到了宣召,台前的主領開始以敬拜讚美帶領會眾一同唱詩歌進入禮拜。因為是很熟悉的歌曲,不需要看歌詞,於是我就很自然地閉上眼睛。突然間,應該要靜態的詩歌怎麼還是那麼吵雜,張眼微看,坐在我前面一排的兩位婆婆竟然自顧自地聊天起來,雖然音量尚未大到能聽清楚對話內容,但持續產生不和諧的雜音實在讓人很難專心。

禮拜持續進行到獻詩,前面的兩位婆婆又開始有了一些對談,但是這次比較大的影響是來自於後方的交談聲。我假借抓頭瞬間轉過去看,這次換成是兩位中年男子。一開始他們只是跟著聖歌隊哼唱,後來的對話內容是討論週報上的奉獻以及建堂基金的進度,然後穿插著對投影片的品頭論足。兩邊的夾攻之下,讓我一開始想要一個人獨自專心不受干擾的禮拜計畫破滅,讓我知道選座位的重要性。

再往前幾排,有位先生一直與鄰座交談,但我很確定他在協助新朋友進入狀況,因為他只有在一些教會才有的專屬信仰用詞時才會和隔壁的人溝通。可是,位於我前後的人們,我非常確定他們不是初來教會的人,因為在朗讀信仰告白時,他們能流利地從頭到尾一字不漏地唸完,從此就能研判他們是在教會生活許久的會友,只是缺乏在禮拜上的認知。

我並非要定罪他們。事實上,我也有罪,青少年時期也曾經在講道時太沉悶而玩手機、傳訊息,曾被牧師點名。我要說的是,我們都應該對整場禮拜的環節有更多的認識,有了概念之後,就能減低在禮拜時做其他事情來分心或者干擾他人,將整個禮拜的時段分別為聖。

或許對兩位婆婆來說,敬拜讚美形式太過於類似過去教會採用的會前練歌,是偏向練唱,而不是一同敬拜的時間,所以婆婆們誤認為這時候可以聊天;也許對後面兩位中年的叔叔來說,獻詩只是屬於聖歌隊將練習的歌曲唱出來,所以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共同頌讚上主的精心時刻。但當會眾有了禮拜概念之後,認定整場禮拜是指從宣召到差遣祝禱中的每一個環節,便不會以為這些程序並不關己事,而不願認真參與在過程中,轉為和旁邊的人聊天與把玩手機。

我曾經有個時段是每個禮拜都必須負責許多服事的教會同工,即使甘心樂意事奉,但因有任務在身,難免無法專心投入整個禮拜中。有時候完全不用服事,單純地從頭到尾參與在禮拜的過程中,重新體認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程序的美,都是享受的時刻,也是一個恢復的時刻。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