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天上再見》 面具下的殘顏

《天上再見》電影海報

◎傷蘆

戰爭之可怕,不只在於國之存亡、社稷興衰,更對每個經歷過的人,產生扭曲、毀滅性的影響;其劇烈程度,甚至可以讓一個人無法回歸原本的社會,只能對這個世界發出無力、無奈的嘶吼。一如11月11日即將在2017年金馬國際影展上映的法國電影《天上再見》(See You Up There)中的主人公愛德華。

《天上再見》由亞伯‧杜龐帝(Albert Dupontel)自導自演的電影,改編自法國犯罪小說大師皮耶.勒梅特(Pierre Lemaitre)的同名作品。電影的時空背景設定在1920年的摩洛哥,開場即杜龐帝飾演的阿爾伯特正受警官審訊,娓娓道出他和愛德華「合夥」的始末。

平息前的星火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阿爾伯特和愛德華是同一部隊的戰友,愛德華休息時間喜歡塗鴉,他的心情、對家人的想念及對長官戴德勒中尉的厭惡,在作品中表露無遺。阿爾伯特形容戴德勒這個法國軍官,比德國佬還叫士兵膽戰心驚。

而最讓戴德勒這樣的好戰分子不開心的,當然就是戰爭即將告終的消息。為此,他派出了部隊最年輕及最年老的士兵,前往德軍的戰壕偵查,這個極不合理的命令導致兩名士兵遭到德軍擊斃,法軍也不甘示弱回擊,衝突再度爆發。

阿爾伯特也是衝鋒陷陣的一員,然而當他衝到方才被擊斃、堪稱事件導火線的士兵身邊時,卻驚覺傷口在背後!他轉身看到戴德勒中尉冷眼看著自己,知道他才是設計衝突的始作俑者,且對著自己緩緩舉起配槍,毫不掩飾殺人滅口的意圖。不料一枚砲彈襲來,漫天的塵沙很快將跌落坑洞的阿爾伯特活埋,省下了戴德勒的子彈。此時愛德華衝過來,將大難不死的阿爾伯特從土堆中拉出,但是另一顆砲彈落下,愛德華當場被炸飛。

永存的傷痕

那枚砲彈並沒有取走愛德華的生命,卻讓愛德華英俊的臉龐從此走入歷史。下半張臉被毀的愛德華,不僅無法清楚表達,只能支支吾吾發出音節,還需要透過鼻胃管之類的器材灌入流質食物;而無時無刻苦不堪言的煎熬,更叫愛德華不得不依賴嗎啡止痛。

戰爭結束後,與父親關係不睦的愛德華不欲回到家中,要求阿爾伯特謊報自己的死訊,和阿爾伯特在巴黎一間破舊閣樓中生活。退伍後的阿爾伯特,無法重拾戰前記帳員的工作,只能打零工糊口。為了替愛德華取得價格不菲的嗎啡,他甚至鋌而走險,搶劫因戰禍傷殘而獲補助嗎啡的退伍軍人。

小女孩路易絲的出現,為愛德華和阿爾伯特死氣沉沉的生活帶來的鮮活的色彩。身為戰爭孤兒,路易絲毫不懼怕愛德華毀去的面容,也可以理解愛德華破碎音節的含義,於是她扮演翻譯的角色,為愛德華代言。愛德華也因此從一個躺臥病塌呻吟的傷患,成為一個衣著入時、狂狷不羈的藝術家。

《天上再見》電影劇照

面具的表象

除了出眾的才華,愛德華亦有過人的機敏,他的能力發揮在抓住商機賺取戰爭財,也發揮在策畫攻擊戴德勒一事上,發揮出令人嘆服的謀略、細緻而迂迴的技巧。相較之下,阿爾伯特的做法,不僅顯得粗糙呆板,而且勞心勞力,正如他形容自己詐騙的方式為「嘆息橋」一般。劇情並巧妙安排藉由愛德華的手,贈予阿爾伯特一個馬的面具,而這正是他這個角色的寫照。

已經毀容的愛德華,找到一個表現自身想法的方式,就是製作大量的面具。愛德華的面具令畫面顯得奇幻而繽紛,更讓人直接聯想他當下的想法、處境。

愛德華以紀念碑計畫集資的詭計得逞,並伺機捲款潛逃,只見他時而戴著藝術教授的面具在畫布上揮灑,時而戴著藉嘴型表現哭或笑的面具,時而戴著奸笑的面具,至於以鈔票製成的獅子面具,更象徵他即將在非洲展開新生活。目不暇給的面具,讓愛德華的角色異常精采,然而他真實的面貌也掩蓋在面具之下。事實上,若阿爾伯特知道自己被愛德華形容為便器,想必會無比難堪吧?

人生處處是意外

不過,可能連愛德華都始料未及的是,這場詐騙計畫的受害者之一,正是他那惹人嫌惡、家財萬貫的父親佩爾古德總裁。更諷刺的是,那個縱橫商場、睥睨四方的父親,之所以會成為受害者,乃是因為想要記念他以為已經陣亡沙場的愛德華,因而為此舉辦了一次獎金高達15萬法郎的紀念碑設計徵稿。

愛德華更沒有想到的是,當初阿爾伯特將他的死訊告知他的家人,導致關係甚篤的姊姊親赴前線關切,進而結識戴德勒中尉,戰後兩人更結為連理。戴德勒從而成為岳父的得力助手,專門以見不得光的手段處理總裁的問題。

得知厭惡之人成為姊夫,讓愛德華從成功在望的愉悅跌落谷底,於是追加了一個欲讓戴德勒身敗名裂的計畫。他找到一個說一不二、古板之至的公務員梅林,藉由他那無可動搖、僵化至極、注定與功名利祿無緣的個性,挖出了戴德勒承辦政府收埋陣亡者的業務卻草率了事的醜聞,還把戴德勒欲賄賂他以息事寧人的10萬法郎當作證物上繳。這種奇葩著實讓戴德勒跌到大鐵板,也只有在這個時候,在遠方窺視的愛德華,才戴上了形似自己本來面貌的面具。

戴德勒最後以找到詐騙案主謀的條件,請求總裁以自己的影響力壓下他的這樁醜聞。雙方各取所需後,戴德勒意氣風發地回到軍人公墓,沒想到卻遇到尋仇而來的阿爾伯特,雙方一陣僵持後,他失足跌入墓穴而慘遭活埋。只是這一次,他沒有如阿爾伯特有愛德華相救,而是斃命於自家所挖出的墳墓。

《天上再見》電影劇照

難以回頭徒留遺憾

《天上再見》演員群中值得一提的是飾演愛德華的阿根廷演員比斯卡亞(Nahuel Pérez Biscayart),在電影中多數的時間,他只能以一半的臉孔表達情緒、心境,雖然有路易絲與面具輔助,但無台詞、臉部表情也有限等難度,突顯他演技之精湛。角色刻劃最深的也是愛德華,在角色設定上,諸如戰爭中受傷、藝術家、顛覆社會等特點,隱隱有希特勒的影子。愛德華注定是悲劇人物,當父親循線而來,道出對兒子的歉意與接納後,可能是臉上的傷殘,也可能是一手製造騙局的愧疚,導致愛德華在向父親流淚、擁抱、道謝後,卻仿如藍鳥展翅,張臂縱身躍出旅館的陽台,再一次、最後一次,徹底地傷了老父的心。

或許,對愛德華而言,父親的致歉與接納,反而是向來以仇恨支撐的自己難以接受、承擔的。他或許可以接受父親的冷嘲熱諷,或許可以承擔總裁的勃然大怒,然而父親意料之外的反應,卻讓他在熱淚盈眶之餘,不知所措。父親的悔與愛融化了愛德華心中的仇恨,讓他感到自慚形穢。或許他認為面目全非的自己已無顏面對家人,或許認為這個罪大惡極的騙徒已不見容於家庭;在他眼中,父親白白的接納是如此的沉重、不配,因而選擇逝去。但他不知道的是,父親要的,只是一個浪蕩於外的兒子回家,如此而已。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