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河水岸星光燦爛

高雄市電影館前的河濱步道夜色迷人。

文圖◎沐秋

我還記得,第一次凝視愛河是兒時的一場寫生比賽,我畫愛河裡的小艇,船舷掛著輪胎,正拖曳一大串東南亞進口的原木從港區往中游的木材工廠駛去。1970年代的高雄是重工業城市,愛河變成大水溝,河水黑黝黝的,總是飄散異味。但那天我拿起天藍色的蠟筆在紙上塗起來,替愛河粉飾。

愛河在我的成長歲月一直保持著遙遠的心理距離,兒時是因為它污濁,長大後又覺得它是屬於遊客的。然而現在這裡成為我的生活圈,因為左岸鹽埕區大成街與新樂街底叉口的河畔,出現了一座「高雄市電影館」。

愛河左岸的高雄市電影館。

  波光映照高雄市電影館

電影館的前身,是市政府於2002年,利用原本國民黨民眾服務社的閒置空間成立的「電影圖書館」。電影圖書館營運之初,以保存影視圖資及台灣電影史料為主,老建築的外觀裝修一反懷舊格調,銀灰金屬及大片玻璃輕透俐落,夜間搭配律動的藍紫色光,與愛河的粼粼波光相呼應。2010年底,這裡轉型為專業藝術電影院,更名「高雄市電影館」,每個月都策劃了不同主題的售票影展,選片的類型風格多元,我們平日少有機會接觸到的德、法、義及東歐、北歐、南美乃至中東地區的影片常在上映片單中。這些電影皆為近期出品,既與當代國際思潮接軌,也讓南部的電影愛好者不必遠赴台北,就能開展不同於商業院線片的觀影視野。

說到藝術電影,直覺想到的就是「看不懂」或「曲高和寡」,但幾年前首次進電影館看了「小確幸──關於幸福的二三事」主題影展中的兩部日本電影──號稱日本年度票房冠軍及網友票選淚推的《使者》和台灣演員王傳一赴日主演的感人創業故事《企鵝夫妻》,讓我在電影館放映廳的光影流轉中,體會到一如影展主題所勾勒的幽微幸福感,從此我成了高雄電影館的固定回流客。

除了主題影展,這裡也與日本交流協會、法國在台協會等國外機構合作策展多次重要導演的個人專題影展,例如今年是日本導演篠田正浩的「大和浮世繪」影展。電影館還不定期舉辦影片映後座談,我前年曾在觀賞《科學小飛俠1978年劇場版》後參與座談會,幸運獲贈收藏達人Kena Liu自日本購得的小飛俠摺扇呢。

駁二電影院入口意象鮮明。
駁二電影院外觀充滿歷史感。

  海風吹拂in89駁二電影院

除了愛河畔的高雄市電影館,鹽埕區大勇路底的港區第三船渠邊,「in89駁二電影院」在2016年初也開始營運。這大概是全台最靠海的電影院了,它座落於近年以藝文展演及文創產業聞名的駁二藝術特區,由兩座台糖舊碼頭倉庫改建而成。作為駁二的合作夥伴,也融合藝術特區的屬性,這是一間文藝類型電影占播映比重很大的電影院。

說到駁二這個由倉庫群組成的港區,它在日治時期曾是一個重要的海陸聯運中心。隨著產業結構變化,倉儲功能不再,這裡於2006年改由市府文化局主導,將倉庫區漸漸打造成藝文氣息濃厚的文創基地。

駁二電影院外觀仍維持老舊磚砌外敷混凝土的斑駁樣貌,內裝採工業風格及紅黑色系設計,分成7個影廳,影廳規模略小於高雄市電影館。雖然放映廳不大,但觀影不會有壓迫感,舒適度及聲光效果俱佳。這裡也推主題影展,例如今年7月的楊德昌導演逝世10週年紀念影展。另與其他機構合作,作為放映平台規劃專題影展,諸如長期關注親子關係、校園教育與過動兒等兒少議題的「大大親子影展」;著眼性別平等意識的「女性影展」、「酷兒影展」等,映後常有講座探討電影傳達議題。這裡除了觀影,還是一處個性鮮明的藝文沙龍。

駁二電影院共有7個放映廳,座位寬敞,前後排高低落差足。

  星光熠熠照心塵

鹽埕區在1950、60年代曾是高雄最繁榮的娛樂中心,全市大多數的電影院都集中於此,媽媽的少女時代躬逢其盛:要看《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類黃梅調電影和二秦二林的瓊瑤愛情片,就去大勇路的光復戲院;想看《羅馬假期》這些西洋片,就到鹽埕街的國際戲院;蕭芳芳主演的粵語片則會在北斗街的港都戲院上映。眾家戲院早已不在,但說起昔日鹽埕的電影回憶,媽媽總會提到當時年幼的阿姨常在情節感人處當眾放聲大哭的趣事。

我想,電影的魅力就在此,裡頭的故事總牽引我們跳脫自己的日常,進入他人的生命,在那些被拒絕而生的傷心、被接納的寬慰、似有若無的曖昧、難以彌補的遺憾、生離死別的揪心、決定放手的解脫當中,我們心有戚戚,因而感到被理解、被安慰,了解到人們的相同之處遠比我們以為的還要多,而我們的經歷也如電影般有著動人的質地……。

港區浪花款擺,愛河波光悠悠,40年後,荒廢的糖業碼頭倉庫群開始盛裝創意文化,愛河裡也不再有拖著紮排浮木的拖船,取代的是載著遊人的貢多拉船。1950年代鹽埕區盛極一時的影業隨著大舞台戲院停業畫下休止符,多年後才又在這片河港水岸間慢慢孕育起兩座有別於商業院線的藝文電影院,繼續引領風騷。

世事更迭如後浪推前浪,也同電影膠卷般一幕幕運轉。坐進放映廳,讓凌空而過的光束引領我們投入一個故事,同時也映照我們的故事,這會是一段神奇的心靈旅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