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有步寫有路:第12屆巴克禮文字事奉學校

台語場後手備忘

2017年9月23日早上,台南青年路上顯得特別綠意盎然,因為台灣教會公報社書房正透出一大片生機——寫作營講師王昭華分享自身在台語園地的耕耘,激勵學員走進自己荒蕪已久的台語園地,重拾開墾的心志!

(本專題相片提供/陳惠淑、陳逸凡、郭慧姿、劉曼肅)


◎王昭華(台文創作者)

有步寫有路

咱濟濟人台語 lóng 真 gâu 講,卻是一 ē 想 beh寫,筆 soah 頓 teⁿ,寫無路。

這是咱無機會受台語文讀寫 ê 教育所致,欠造就,失栽培。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ê 白話字傳統已經有百外冬,照講會友讀台語聖經 kap 寫白話字 ê 能力,應當 lóng 無問題 khah 著,實際情形 soah  是 àn-ne。這點真可惜。有想 beh 學寫台文 ê 朋友,白話字是隨身寶,也是必要 ê 基礎。

第一步:一定 ài 學白話字

漢字是「圖像思考」ê 文字,羅馬字(白話字)是掠音記音 ê 文字。先 kā 白話字學會,練 hō͘ 熟手,beh 記錄人講 ia̍h 是咱講 ê 話 ê 時,跤手 khah 會自在,khah bē tī「到底 tō 用佗一字漢字 chiah 著?」 ê 束縛 –nih 歹伸縮。

Beh 學白話字,khah 困難 ê 所在是聲調 ê 判斷,m̄ 知調符該標第幾聲。台語音 ê 本調 kap 變調真複雜。從細漢 lóng 講台語 ê 人,講話一定會曉變調,只是  知竟然有規則。beh 學白話字,上好也是有老師牽教,報名去上課。

第二步:知「教羅」kap「台羅」ê 差別

「教羅」,是教會羅馬字,也就是白話字(簡稱POJ)。「台羅」(TL)是台灣 ê 教育部頒訂 ê 「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目前國小課本 kap 教育部 ê 文學獎,lóng 是用「台羅」,而且有一 ê 學習網(www.ntcu.edu.tw/tailo/)提供參考。

咱先學「教羅」ê 朋友免厭氣,「台羅」kap「教羅」差無 gōa 濟,主要是咱 ê 「ch」、「chh」,in 寫做「ts」、「tsh」;咱 ê 「o͘」,in 寫「oo」;咱鼻化音細細字 ê n 掛佇母音偏正爿 ê 頂面,in 寫做「nn」;另外就是「oe」kap「ue」,以及「eng」kap「ing」ê 分別。標調 ê 方式 lóng 仝款。

第三步:學「台語輸入法」練 phah 台語

鼓舞 ta̍k-ê 對白話字入門,主要是 koh 有另外一好:咱若 beh 用電腦 phah 台語,ài 會曉拆音、拼音。白話字會曉,拼音一定會;白話字phah有,beh 選漢字 mā 免驚無。對用電腦 ê 人來講,「信望愛台語客語輸入法(taigi.fhl.net/TaigiIME/)」真好用,請 ta̍k-ê 掠落來安 tī 家己 ê 電腦;另外,手機仔 mā 有 thang phah 台語,App tō 有「Lohankha」、「TAIGIME」、「Phah Tâi-gí」,chiâⁿ 利便。

音 phah 會出來,聲調 mā 正確,m̄-koh,若 beh hō͘ 出現漢字,ài 選佗一字?這 tō 進入下一步了。

第四步:文章骨力讀,辭典 tiāⁿ-tiāⁿ 查

初學者先對網路辭典開始,「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twblg.dict.edu.tw/holodict_new/index.html)詞彙 lóng 有附音檔 thang 聽,欠點是「無常用」ê 詞無收,詞庫有限。Koh來 tō 是「台語線頂字典」(thepoj.com/TG/jitian/tgjt.asp),主頁 tō 有真清楚的使用說明。另外,一定ài向各位紹介 ê 是「台日大詞典台語譯本」

taigi.fhl.net/dict/index.html),原書是日本時代日本人小川尚義編著,咱 tī 這當中 ē-tàng 抾著濟濟古早詞。

咱讀台語文章,tō 是 ài kā 唸出聲。若是 tú 開始字認無 siáⁿ 有,建議 ē-tàng 對「有聲冊」來吸收。推薦陳明仁的《拋荒 ê 故事》(前衛出版),有書面文字,對照阿仁唸讀 ê 聲音,某一 ê 詞、某一句話 ē-tàng 按怎寫?漢字可能用佗一字?沓沓仔認真對 leh 聽,tō 學會曉。《台文通訊BONG報》mā 有 bē 少選文掛 tī YouTube,歡迎chhōe 來聽、來讀。

基本 ê 台文讀會順了後,尾手去 chhōe 好 ê 文學作品來讀, àn-ne tō 著 –ah。

第五步:會寫盡量寫

「想 beh 寫 siáⁿ-mi̍h?……」這 ê 問題是咱 ài 心靜–lo̍h 來,ka-tī 問 ka-tī ê 問題,無人 ē-tàng 替咱回答– ê。

台文「寫作」、「創作」,台語 beh 寫會出來、寫會順,tī「文字化」這部分 tō ài 費真濟心神。書面語有才調掌握了後,頭殼內貯 ê 語言 koh 是另外一 ê 困境,無所不至 ê 「華語化」,致使咱 nā beh 寫台語,主要 ê 思考 soah lóng 變做 leh「翻譯」。Tī 這篇千二字 ê 後記,咱無法度探討這 ê 嚴肅 ê 大問題。

會寫盡量寫。有濟濟寫–lo̍h 去才會知影 ê 代誌,已經有友志 tī 路–nih。歡迎加入。

寫作營學員分享

續傳承,陪下一代學台語

◎陳佳佳

自細漢,父母教導我,我 ê 母語是「台語」,等我慢慢大漢,我想欲珍惜–ê 不只是「台語」,更加是「台灣 ê 生活方式」,tùi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來體驗kah學習。對我來講,這確實真困難,因為讀冊和工作 ê 環境攏用華語,我嘛無致意用台語和人對話,致到失去真濟練習 ê 機會。當我生囝了,我kah先生真要緊講台語。但是我 ê 口語實在 siuⁿ 兩光,為著囝仔有母語 ê 環境,我 tō 常常請教厝裡 ê 人,生活上 ê 台語應用,愈講就愈順,嘛看著囝仔用台語和大家互動,互我閣卡有信心操練。

佇此擺寫作營 ê課程,tùi怎樣適當表達母語,以及母語和台灣文化 ê 連結,攏是真趣味 ê 觀察。昭華老師舉例,現在真流行 ê 「草地音樂會」,內底 ê 「草地」kah 台語所講 ê 「草地」意思完全無仝。頭一個是坐佇草地上,第二個意思是「庄跤」,甚至有台語文學用「某人ê草地」,代表這是某人過身後埋葬ê所在。若是咱無致意,就會誤用這些詞。

昭華老師介紹三種台語辭典 ê 網站,互我有閣卡濟資源來學習運用台語。生活中,咱若常常致意用台語表達,台語就會進步真緊。真濟人聽著我用台語和囝仔開講,攏真好奇,我嘛真歡喜回應:「安呢囝仔才會當和阿公阿媽這輩–ê 溝通啊!」另外,我嘛真愛用姪女 ê 國小鄉土教材課文來和她對話,互她所學習–ê ,不是干單為著考試,是真正成作她 ê 思考方式,以及溝通 ê 工具。保留母語(台語kah手語)ê 心志,是我對自己成作台灣人 ê 認同方式,嘛多多用台語來思考聖經 ê 內涵。期待咱用閣卡濟 ê 鼓勵,陪伴下一代尋求 in ê 母語認同感。

寫作營,學寫台文的開始

◎鄭夙良

台灣教會公報社年年都舉辦寫作營,今年已經是第12屆了。每次的寫作營,我幾乎都有參加,除了冠心病開刀那段時間之外,可以說從來沒有缺席過。今年教會公報社又開辦寫作營,一看報名簡章,發現其中一場是學習台語寫作,我猶豫了。台灣話從出生至今講了79年半,「聽」根本不是問題,「講」台語當然也是很自然的事。只不過,要「讀」就沒有那麼快速,要「寫」更是艱難。

曾經有一個退休老師用台語文寫作,要我替他輸入電腦,結果我又是找字典、又學倉頡輸入,還是不行,後來還裝了造字軟體,學起造字來,又拆字、又拼字,把我這個三腳貓打字員搞得灰頭土臉,苦不堪言。
因此想到要用台語書寫,我就心存恐懼。《台灣教會公報》有一大版「台文世界」,內容都是用台文書寫,我會去讀,但是要我用台語書寫嗎?我怕時間不夠了,要是再年輕一些的話,我會去嘗試。

我的母語雖然是台語,但從小讀寫都用「國語」,後來電視各種節目整天用「國語」播放,所以我的華語講得很流利。想當年,剛搬來鹽埕的國民住宅新社區時,各方鄉親都來要與我認「同鄉」,問我來自哪一省分。但就算我華語講得再流利,還是不會影響講台語的「輪轉」,因為台語是我的母語啊,講一輩子了。

只是,後來開始使用電腦,尤其學會用新注音法打字,用ㄅㄆㄇ敲打不停,每天ㄅㄚ、ㄅㄧ地拼寫,幾年下來,整個思考的中央系統都轉化成華語系統了。每次跟人講話,特別是和年輕人講話,講沒幾句,就劈里啪啦地講起一整串華語。每當我和人講台語,發現對方一臉茫然,也會立刻轉成華語。在語言轉換之間,居然發現有的事用華語更容易表達。啊!連一個老台灣人都要被洗腦了,何況年輕人,從小成天與電腦、手機為伍,加上電視的各種節目,哪一樣不是以華語發音?當我外孫女還咿呀學語的時候,女兒交代我要跟她講台語,她說孩子上學時自然會講華語。結果她不到三歲,已經是滿口華語了。再這樣下去,台灣話應該會逐漸被取代而消失了。

今年,教會公報社的文字事奉學校,特別讓學員學習用台語書寫。長老教會一向注重本土文化的傳承,要保留文化需要文字為根本;要有文字,文化才能傳承下去,《台灣教會公報》保留一頁台語版,這麼用心,這是時代的使命,需要多一些人來參與。

我參加了台語場的寫作營,難得年輕的王昭華老師大學念的是中文系,畢業後從事編輯的工作,卻對台文寫作有熱誠,對台語的傳承有使命,光是這份心就值得拍手兼按讚了。課程中,她還自彈自唱創作曲,唱出台語八音──獅、虎、豹、鱉、猴、狗、象、鹿,生動有趣。我不禁想像,要是將這些動物做成動畫,配上生動的故事,一定更能吸引孩子的學習興趣。回想起兒時老爸搖頭晃腦地用台語背唐詩,背《出師表》那情景、那韻味很優雅,很美!

不是講華語、寫中文不好,而是多學習一種語言,就會多認識一種文化。我們都在學英語、日語等外語了,更應該把我們祖先的語言、文化傳承下去。我既然參加這次台文寫作營,我想我也該培養對台語書寫的興趣了。

來參與,學台語的起頭

◎陳惠珍

15年前的一個星期六上午,我曾在屏東基督教醫院大廳唱詩歌,學校同事王老師剛好正在掛號,不禁瞪大眼睛,納悶道:「那不是惠珍嗎?竟然唱台語詩歌!」

我成長於屏東空軍眷村,村內住戶大多來自中國大江南北,我的台語並不「輪轉」。不過,有人說我用台語自我介紹時,「陳惠珍」3個字很道地,我也一直把握可以接觸台語的機會。

我畢業於語文教育系,多年來每週持續接觸國小鄉土語言教學,喜歡接觸台語。以前我曾參加教會公報社主辦的巴克禮文字事奉學校,第6屆到第9屆我都沒有錯過,這一次看到有開設台語課程,我就報名從屏東來參加。

昭華老師聽到我與台語接觸的經驗,就鼓勵我要保持接觸。透過課程,我也體會到讓台語留下文字紀錄的重要性。經由其他學員的分享,我了解白話字的學習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而羅馬拼音也正是我近日學習的功課。

此外,令我難忘的就是課程後,下午的印刷機導覽,方嵐亭社長教我們幾個學員使用油墨印刷,我印的是「平安」兩字。待油墨晾乾後,紛紛拿著印刷作品拍照留念,留下美好回憶。

台語寫有路 Tâi-gí Siá Ū Lō͘

◎Ngô͘ ka-bêng

台語若 ài 讀有路
白話字
Tio̍h 莫 chheⁿ 疏
台語若欲寫有路
白話字
Tio̍h 是撇步͘
6 ê 母音
17 ê 子音
台語 ê 基礎
咱鬥陣來呼
獅 虎 豹 鱉
猴 狗 象 鹿
台語 ê 動物
咱做伙照顧
百外冬 ê 跤步
Hiah-nī 遠 ê 路途
咱 tio̍h ài 覺悟
繼續
作台語文 ê 使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