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基督徒, 你為這片土地做了什麼

眾人尊稱為「耀伯」的前農委會副主委戴振耀於日前辭世,許多耀伯生前片段,因為《鹽水大飯店:戴振耀的革命青春》即將問世,終於得以重見天日。關於過去那段為民主打拚、站上街頭、藏匿於巷弄、被捕後關押在「南警部」慘遭刑求的往事,對許多人來說簡直宛若天方夜譚,連想都不曾想過的經歷。

戴振耀的家中務農,取了「鹽水大飯店」這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書名,背後其實有一段血淚典故。當年戴振耀因為參與國際人權日遊行遭到逮捕,進到牢房第一眼,除了看見5坪大的空間擠了10多個男人,每人赤裸著身體,只穿一條內褲躺在地上睡覺,房內除了馬桶,只有幾碗飯跟幾碗水排列在牆邊。

天真的戴振耀原以為這是祭拜用的物品,直到同房的牢友、鳳山市民代表辜水龍告知,他才知道,原來囚犯們的食物,就是白飯配鹽水,「鹽水大飯店」的名稱就是由此而來。待在鹽水大飯店的日子,即便是寒冷的冬天,囚犯仍只能赤裸躺在地上,更無枕頭棉被,身上僅有一件米袋大小的粗質塑膠袋可覆蓋,許多人因此生病,還不時必須忍受刑求之苦。

前述種種,幾乎是每個政治犯都曾有過的經歷,能夠活著以黑色幽默口吻說出住過「鹽水大飯店」的還算運氣好,許多民主前輩,可能早在世人尚未認識他們的理念之前,就已一命嗚呼,留下傷心流淚的親人,甚至對逝者無法理解,從此對政治噤聲。

前一陣子耀伯受洗,在基督徒社群內引起不小迴響,有許多人是長期關心台灣這片土地,一同為台灣未來打拚的基督徒,其中當然也有不少是過去從不認識耀伯,如今卻為耀伯的受洗欣喜的基督徒。這讓我們不禁自省,每當有名人受洗,基督徒總是欣喜若狂,因他們具有「基督徒的身分」而雀躍,是否有其盲點?
當大家都很在意「基督徒的身分」,而非「基督的形象」時,讓人感到十分憂心。彷彿這是唯一的判準,一張純金的標籤,只要願意受洗,就是我們的家人,而未受洗者永遠非我族類,至於此人身上是否具有基督的形象、並且散發出馨香之氣,則不是基督徒們關心的重點。

許多人做了一輩子的基督徒,雖然每個禮拜準時聚會,享受榮耀與祝福的「小確幸」,卻對土地漠不關心,對周遭的人沒有同情,身上嗅不著基督徒的馨香之氣。比起願意不計代價為土地犧牲奉獻的人,究竟何者才具有基督的形象?基督徒,你又為這片土地做了什麼?

我有話要說